一个物欲时代的精神救赎。

  ——题记

  我把我的心丢失在世界上,你把它捡了起来。

  最新#章rj节S上酷匠网“(

  ——泰戈尔

  越航班机划破云层缓缓下降。

  “胡志明!”“花蝴蝶”俯瞰着机窗外叫了一声。

  “不,是西贡。”我坚持道。曾为玛格丽特·杜拉斯无限伤感、颓废的小说《情人》所感动,我固执地认为这座城市只能叫这个怀旧的名字。事实上近年来我过得颓废不堪,心底伤感无限。

  来接机的是一位高挑、时尚很风韵的女人——“胡志明国际虹桥婚介所”总经理黎姑。她一口广西味的普通话说得呱呱叫,四十多岁了,看上去只有三十多。“花蝴蝶”自然和她相谈甚欢,我只顾一路看风景。

  我觉得西贡同中国的城市也没多大区别,无非是摩托车的车流代替了小轿车的车流,再就是不像中国那样拼命地一座高楼接一座高楼。越南人的长相同中国南方人很相似,衣着几乎一样。若不是偶尔几个戴斗笠穿长衫的女人飘过,我都不敢相信到了异国。

  我们下榻金兰湾大酒店。黎姑请我们在一家特色小吃店吃螺狮粉和虾饼,还真的别具风味。席间她像老-鸨一样拿出一本花名册递给“花蝴蝶”:“你挑一挑,我通知她们明天来面试。放心,你哥对我反复强调了你的特别要求。我整理了一本,保证全是处,绝对是。”

  翻开册子“花蝴蝶”大跌眼镜,美女可真不少,一点不比娱乐圈当红明星差!有像王祖贤的,有像李若彤的,有像林志玲的,有像“四大名旦”的,有像“清纯姊妹花”的。除了挑貌美的,他还尽量挑年龄小的,有几个才十六岁。我说你萝莉控啊,他说越小处女的几率越高,再说现在流行的就是玩小鲜肉,我们也得跟着潮。黎姑也说十六岁不小,他们是正规的大中介要求登记的女孩必须达到十五岁,那些私营的小中介连十岁的都介绍,简直是贩卖童养媳!

  “你也挑啊,帅哥。”她提醒我。

  我解释道:“我不是来相亲的,是陪他来帮他参考的。”

  “花蝴蝶”一口气选定了五十多个!黎姑霸气地承诺“保证处女,三年包赔,跑一赔双”,如同商品保修一般。我笑道这“跑一赔双”好不滑稽,难道跑了一个老婆赔两个?她补充道包赔这一项花兄弟用不上,“假如嫁给你们这样有钱有才的帅哥还想跑,那她脑子坏掉了,让她跑了倒好。”

  黎姑回去时“花蝴蝶”望着她的背影啧啧赞道:“真有女人味啊。”

  “你小子,这老毛病何时能改啰。”我叹道。他又给飞机上认识的空姐打电话煲粥。我说省省吧,别浪费话费了,你是来相亲还是来播种的?

  晚上他在床上翻来覆去,试探着问我:“鸽兄,最近找过女人吗?”

  “你不晓得我的脾性吗?我从不花钱找女人。这半年有过几次one-night-stand,都是美眉主动约的炮。”

  “才几次?你也真憋得住寂寞,”他赞道,“兄弟我一晚不搂着女人就睡不着。——我们还是叫俩越南妞来耍耍吧。”

  “你明天要相五十次亲今晚还要风流?省省蝌蚪流量,早点睡吧。”我斥道。

  “鸽兄,兄弟我一向最佩服你,不仅是你的才华,还有你的定力。”他只得强忍作罢。

  我叹道:“你小子多年长驻天上人间,难道还没玩够?”

  “唉——”他像屈原那样一声长叹息以掩涕兮,“这些年兄弟我搞过的女人没有五百个起码也有三百个,只可惜没有一个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