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不太好吧,我还是叫你王叔吧。”张破瞥了一眼边上小马尾,越发觉得可爱动人,尤其是眼圈儿还有一点红,让人生出一股莫名的保护欲。

  王大叔会心一笑,拉过身侧闺女,“一尾,以后他就是你小叔了。”

  小叔。

  噗,南宫大小姐还有赵雪琪真心忍不住想笑了。

  小马尾脸色涨的通红,她比张破也就小个五六岁模样,无缘无故的自己低了一个辈分,让自己喊他小叔,确实很委屈啊。

  “你这孩子,难道不听我的话了?”王大叔急道。

  张破也挺不好意思,摸了摸头打趣道:“王老哥,一码归一码,我就叫你老哥好了。不过一尾姑娘,跟我私下还是同辈。”

  /酷#匠网●首发

  “这怎么行,不是乱了辈分么。”王大叔立刻摇头,他那个年纪,对于辈分还是看的很重要的。

  张破也无语啊。

  还是赵雪琪解围,“那不成,王大叔,我们和张破都是同辈的,你家闺女跟我们差不了几岁,叫张破小叔,还不得叫我们小姨,把人喊老了。”

  南宫薇立刻点头附和。唐大公子再度和两位大小姐一个节奏,点头如小鸡啄米。

  张破蛋疼啊,难不成跟你也喊小姨。

  最终,王大叔没说得过嘴皮功夫一流的赵雪琪。虽说还是坚持辈分不能乱,不过也没让闺女喊小叔了。

  计划一定,张破给王大叔留了号码,也要了对方号码。看看时间,晚自习都快要结束了,好在有南宫和赵雪琪提前请了假,倒也没事。

  王大叔让闺女王一尾送几人离开。

  一路上,王一尾姑娘愣是低着头,挺羞赧的,略显消瘦的身影在路灯下,显得挺单薄,挺无助,让人发自内心感到一种凄凉。

  到了小吃街路口,张破让王一尾回去。王一尾却喊住了张破,当然,是单独的,南宫薇赵雪琪唐大公子还是隔开了一段距离,王一尾一脸认真外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你是真的想帮助我们家吗?”

  从小吃了不少苦的小姑娘,对于外人外物还是报以警惕的。对于她而言,除了父母之外,那个一家赖以为生的店铺,就是她的命了。张破突然的出现帮忙,并且答应要投资小吃店,她虽然没经历过多少社会上的勾心斗角,但从直觉上,还是有疑问的。

  张破有心逗逗王一尾,“万一我是骗你爸爸的呢?”

  王一尾眼圈微红,娇躯一颤,一双纯净到如同山泉的眸子紧紧盯着张破。

  真是丧尽天良啊,“呵呵,逗你的,我这个人别的不敢保证,助人为乐还是有几分信誉的。当然,给你家店铺做投资,我自己也算是股东啦,到时候还能够分钱,多爽快。”

  王一尾神情松了下来,“那,谢谢你了。”

  张破大气一笑,“回去吧,别让你爸妈等急了。”

  王一尾一动不动,张破纳闷,“还有事?”

  王一尾似乎考虑了半天,终于做了天大的决定一样,很认真的看着张破,声若蚊蝇,“小叔。”

  脸红如胭脂,转身飞一般的跑开。

  娇俏的身影,透着活力,让人看着又多了一丝温暖。

  张破懵了,呆在当场,继而嘴角一翘,居然真的喊我小叔了。

  我是她小叔。

  自己居然做人小叔了。

  “喂,张破,连人家小姑娘都不放过,过分了啊。好歹这里放着两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呢,你看也不看啥意思。”赵雪琪不满意道。

  唐大公子文质彬彬,继续保持跟二女一个频道,“不错,张破,不是我说你,人家还小,你可不能因为帮了人家一次,就产生邪念。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王一尾虽然挺好看,不过你真的不能这样。”

  说的跟真的一样,张破表示蛋疼啊,白了三人一眼,“胡说八道什么。”

  “那人家小姑娘脸红着跑了,还不是你调戏人家了。”赵雪琪似乎觉得调侃张破很开心,“请记住自己身份,我们家大小姐没开口,你可不能够对任何女孩子动心思。”

  “雪琪,你胡说什么。”南宫薇俏脸微红,白了赵雪琪一眼。

  不过,好像说到自己心坎一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真以为上一次救了自己,然后产生了兴趣?呸呸,怎么可能嘛,大色狼就是大色狼,我南宫薇怎么会对大色狼感兴趣。南宫薇胡思乱想了,俏脸更红。

  斗嘴肯定不是赵雪琪对手,张破干脆眼不见心不烦。

  ·····刀疤刘很郁闷啊,两个混子跟在后面同样一脸郁闷,“刘哥,这事就这么算了?往后咱们在小吃街还怎么混啊。”

  “那小子有点邪乎。”刀疤刘这个人还挺迷信的。

  “邪乎。刘哥,那小子对我们指手画脚也就算了,居然还敢敲诈刘哥你。这事孰不可忍啊,哥几个喊人,直接将那小子堵了,到时候那两个妞给刘哥你先用。啧啧,桃子大馒头肥,还高挑靓丽,看样子绝对是个雏,弄到手绝对是极品啊。嘿嘿,到时候玩剩下了再给哥两个乐乎乐乎。”这两个混子脑子始终放不开南宫薇和赵雪琪。

  刀疤刘还真被说动了。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混迹一方的大人物啊,在S市虽然不能够一个屁炸一个龙卷风来,不过扑腾个小浪花的能力还是有的。不过一想到那家伙邪乎劲,又有些犯怵啊。

  看出了刀疤刘的顾忌,两人立刻又道:“看样子那小子缺钱,刘哥,这事我们也可以借刀杀人啊。到时候只要····”

  刀疤刘一听,眼睛一亮,“成,这计划不错,就这么干了。”

  张破打了个喷嚏,有人算计的样子啊,难道是老鬼闲的蛋疼,又在准备什么勾当整自己?

  阿六住院,接大小姐的是另有其人,因为大小姐受惊的缘故,赵雪琪决定这段时间好好陪着南宫薇,于是两个女人一台戏,在楼上肆无忌惮啊。

  张破泡了一壶茶,正宗的紫砂泡极品铁观音,茶壶和茶自然都是南宫家里的,讲究人就是讲究人,段泥汉方壶霸气侧漏,以茶养壶壶面光泽温润如玉,上面刻的是一首毛泽东的一首北国风光,大师手笔,一把壶估计就得上万。

  “咦,张破你挺有闲情雅致嘛,居然泡茶喝。”赵雪琪和大小姐闻到茶香,蹭蹭蹭下了楼。因为喝了点酒,加上刚刚洗完澡,脸上红扑扑的,跟红苹果一样,加上紧身的睡衣,将曲线完美的展现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