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疤刘想哭啊,不过好歹也是做老大的,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自己身边没带几个兄弟,加上枪都被眼前这小子给弄走了,万一掏枪出来不太好啊,咬牙下决心,“成,两万就两万,我回去拿钱。”

  唐阳突然插口,“这两人刚刚踩我脚了,顺便再赔个三五千的意思一下,一起拿来啊。”

  刀疤刘脸色黑了又红。

  那两人欲哭无泪啊,踩尼玛啊踩,是你踩我们的好不好?不过感受到喉咙微微一痛,屁也不敢蹦一个。

  人在屋檐下啊。

  张破连脚都想竖起来了,唐大公子一点不娘啊,还尼玛鬼精鬼精的,坐地起价就来个三五千,比自己还狠呐。

  张破很认真点头,“刘哥,我给你打个折,两万五就算两万四,怎么样?够意思了吧?”

  刀疤刘真心很委屈啊,比小马尾姑娘还委屈。

  “会不会,太多了些?”

  “我已经给你打折了呀。”

  “我只有两万。”刀疤刘几乎是咬着嘴唇说的,憋屈的难受。

  “也行,那四千先欠着。欠条什么的也用不着,我想以刘哥的声望,还不至于贪了小弟弟四五千块钱。更何况小弟弟我以后会经常来这边吃烧烤,碰到的话还可以请刘哥你一顿,管够管饱。”

  管够管饱你妹呀。这话的意思是这个店铺你照顾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刀疤刘眼神有些不善,不过张某人眼神更不善,意思是老子我就是威胁你,咋的。

  刀疤刘很蛋疼啊,最终掏出一张卡,递给了张破。其实,他是想直接摔的,不过考虑到左手还疼的不行,最终忍了。

  h更8新…i最快Y上4酷“#匠◇网

  银行卡里两万,欠四千。

  在这条小吃街,敢这样明目张胆跟刀疤刘开口要钱,哦,这应该是勒索了,真没见过。偏偏,这个年龄不大的家伙就是一个。

  小马尾姑娘眼圈依旧通红啊,不过这会还是不由自主多看了张同学一眼。

  不高不帅,属于很容易淹没在人群中,都不带多看一眼的那种。

  唯独在略显刺眼的灯光下,确实挺有魅力的呢。

  小马尾愣愣出神。

  刀疤刘终究带着两个混子走了,当然,是捏着鼻子走的。张某人唐某人以及那两个确实比自己美很多,胸前两朵桃花也开的很旺的姐姐,淡定自若。

  小马尾也不知道是该激动还是该激动。

  至于佝偻的中年以及两鬓显白的妇女,确确实实感谢到无以复加。

  “小兄弟啊,这一次,真亏了你啊。唉,姓刘的在小吃街横行霸道,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啊,没想到小兄弟你这么勇敢,居然让姓刘的吃瘪,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佝偻中年长吁短叹,他年轻时候也有一腔热血,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加上有了老婆孩子,这股热血早就随着一泡尿冲的干干净净。

  这辈子活到现在,也算是窝囊啊。

  姓王的中年大叔亲自给张破等人整理好桌子,拿起酒瓶敬了四个人每人一杯,反正因为之前刀疤刘和水桶腰的事情,没几桌的客人都走了,干脆做了下来,跟张破等人聊起了往年旧事,不胜唏嘘。

  小马尾姑娘默默的在一侧倒酒,然后亲手来几分烤串。

  张破和唐大公子认真听,反正这会也没啥事情,就当听一个不惑之年的中年掏心窝。南宫薇和赵雪琪同样认真听,并没因为对方窘迫模样而生出丝毫鄙夷,这对于高高在上的凤巢子女来说,确实不容易,那股娇贵气可能还有,却很好的收敛。

  酒喝了十几瓶,实际上,王大叔一个人就喝了一半,酒入愁肠,说到自己越活越没用了,得了一场大病,连带着老婆闺女跟着受苦受累,生活难啊,唯独就是对不住身边两位女子了。

  小马尾眼圈又红了,压低声音:“爸,你又喝多了胡说。”

  王大叔喝了口醒酒的浓茶,闻言哈哈一笑,“老了,老了,让你们几位见笑了。今天这顿啊,我请。往后,你们来,依旧免费。”

  至善之人啊。

  张破几个人自然不会答应,不过大家心知肚明,没当面跟王大叔争来争去。

  “大叔,说真话,你这边的烧烤口味很普通。而且又不算专门做烧烤的,起早贪黑还赚不了多少钱,没想过其中原因?”平心而论,这边的烧烤口味一般,而且又是兼早点铺子的,加上位置又不算好,生意不行也在常理之中。

  “唉,这也没办法的事情。烧烤是专门做夏秋两季的,我们也算是半路出家,手艺不正宗。这烧烤,还是闺女百度出来的配方。”王大叔叹了口气。

  知道也没用啊,想去学,没人教。

  张破点了点头,“大叔,我对你这个铺子挺感兴趣。”

  王大叔眉头微微一皱,小马尾立刻如临大敌一般,警惕的看着张破。

  唐大公子南宫薇和赵雪琪也是一愣,张破说这话什么意思?想把人家店子给盘下来?

  “咳咳,大叔你不用这样看我,我说我感兴趣,并不是想让你们转出这个铺子,而是想来个技术和资金的投资,让你们这个店做的更好一些,有钱一起赚,不是挺好?”

  这样啊,王大叔顿时松了口气。小马尾握紧的拳头微微一松,感情要是张破真有夺铺子的打算,小马尾一定会一命换一命。

  “这样,不太好吧?”王大叔算是个明事理的人,技术加资金,对于他这种小铺子而言,真心是没必要,完全可以自己另外搞一个铺子办,投在自己这边,赚钱还要分一半出去,换谁也不会这样做。

  “没啥好不好的,我们毕竟还是学生,没时间打理,难道王大叔和大婶不乐意?”张破微笑道,他确实是想给出一点帮助。技术嘛,以南宫薇家的能量,随便从南宫集团的一家餐饮集团搞几个高档次配方,还不是小菜一碟。资金,身后有两个能住在玖龙别墅区的,还缺钱?

  哦,自己好像真缺点钱。

  “乐意乐意,张小兄弟,你要不嫌弃的话,我就叫你一声张老弟,你就叫我一声王老哥,这份恩情,你王老哥铭记在心,日后有什么事情,只要你老哥我能够做到的,刀山火海,照去不误。”王大叔眼圈也有些红了,他人虽然有些老了,不过眼睛却不老,眼前四个人,抛开张破不说,无论是南宫薇还是赵雪琪或者唐阳,身上就有一股不寻常的气质,至少,属于富贵人家的气息,或许,这几个人,就是他一家人的贵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