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尾辫的母亲见状,顿时慌了,几乎都要下跪了,在小吃街做买卖的,谁敢得罪刀疤刘啊。而且他们家这种要背景没背景要资金没资金的,光是这个小铺子,一年下来的租金就差不多占去了一半收入,加上烧烤手艺不算很好,来他这边吃的大部分都是图个清静和价格便宜。不过就算这样,她也很感谢了,至少有口饭吃。要是关铺子,那他一家三口还怎么活哦。

  水桶腰立刻嚣张了,指着南宫薇和赵雪琪,“还有这两个小婊子,今天也不许走。”

  刀疤刘看到二女,顿时流露出色眯眯的眼神,在外面玩的娘们不少,还真没见过这么水灵动人的小姑娘,放床上,绝对人间美事啊。所以,他也动了心思。

  南宫薇和赵雪琪立刻退后一步,赵雪琪张口就来,“你个水桶腰的心机婊大婶,心也太毒了,出了事就知道找男人,要脸不要脸。”

  然后顺手扯了扯张破衣角,“张破,该你了,我可打不过这个老色鬼。”

  南宫薇虽然心地善良,不过此刻也发挥俏皮和傲娇本色,“张破,等下不用留后手,该怎么揍就怎么揍。”

  张破表示很蛋疼啊,这两个女人一台戏,真闹起来绝对受不住啊。不过大小姐发话了,而且连大色狼都不叫了,这改变,多大。

  “刘哥,挺霸气啊,手好了?”张破笑眯眯的上前一步。

  刚好站在了刀疤刘和二女之间。

  Vc看uK正_w版章w(节'T上√酷c匠P#网~)

  “你特么是····”听到手好了几个字,刀疤刘顿时脸色一黑。手被人拿快差了,而且还是被一个学生,这事算是他刀疤刘人生中的一个黑历史,好在知道的人不多,不过这家伙怎么知道的?

  看清楚眼前青年时,不由自主的菊花一紧,失声脱口,“是你?”

  “刘哥还记得小弟弟我,不胜荣幸啊。”张破笑的有多猥琐就多猥琐,顺手拍了拍刀疤刘肩膀,看着刀疤刘眼角抽动的那道狰狞疤痕,反而觉得特别的蒙。

  “哪、哪里,哪里。”刀疤刘嘴角抽动啊,你当老子想记得你啊。到现在手还痛的要死,所以今晚闲的没事才带着一个娘们吃烧烤,遇到你是老子人生中的不幸啊。

  “刘哥,你要为我做主啊。”水桶腰见状不太对啊,立刻开始装腔作势了,要多恶心就多恶心,连张破都觉得胃里有点翻腾了。刀疤刘心里那个恨呐,你特么的眼睛是长到狗身上去了?没看到老子的腿肚子有些发抖啊。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刘哥,这地方可是您罩着的啊,难道还害怕几个学生?”水桶腰句句诛心啊,另外两个不知道具体情况的混子立刻附和,“刘哥,动手啊,就这几个小臂崽子,还不是想弄就弄啊。嘿嘿,那两个娘们够水灵,上了床来个双双后庭花绝对人间第一没事。到时候刘哥你弄完了,再给哥两个爽一下。”

  感情这两人的眼睛也长狗眼上去了。

  爽你妹啊爽,老子做不到啊。

  刀疤刘是真心有点怕张破,没办法,那一手筷子绝技,真是高手高高手啊。老子左手废了一半,右手坚决不能再废了。

  一直没出声的唐阳突然动了,跟一阵风似的,顺手抄起两根竹签,直接顶在了两个混子的喉头。

  连张破都忍不住叫好一声,拟马,这速度,跟哥有得一拼啊。

  那两个混子还没反应过来,一下子懵b了。

  唐大公子慢声细语,“嘴在脏,就把你喉咙戳破。”

  这绝b不是开玩笑的话,唐大公子这会的眼神很冷,冷的跟冰块一样。那两个混子脸色很黑,跟锅底似的,偏偏不敢乱动了,“小、小兄弟,话可以乱说,竹签不能乱玩啊。”

  “给那两位小姐道歉。”

  唐大公子手上一用力,两个混子内心苦闷啊,酒瞬间醒了。苦b看着刀疤刘,眼神内的意思很明显,老大救我。

  救你大爷啊,没看到老子肩膀被人搭着么,干脆眼观鼻鼻观心当做没看到。

  做人做到这份上,也拟马绝了。

  水桶腰急了,“你们一个个的在床上生龙活虎的,把老娘折腾的几天下不了床,现在怎么跟怂包一样?”

  这话够粗俗啊。

  张破和唐大公子相对一眼,同时竖起大拇指。

  口味真重啊,这也下得去手?

  赵雪琪和南宫薇脸色同时一红,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啐了一声,“不要脸。”

  唐大公子更是干脆拍了拍两个混子肩膀,“行啊,就冲你们这本事,给你们一百个赞。”

  刀疤刘怒吼,当然不是朝着张破怒吼,而是朝着水桶腰,“你乱说什么,再胡说把你扔了喂狗,小搔货,老子连看一眼都嫌脏。”

  “你,你居然骂我小搔货。”水桶腰一手捂脸,突然泣不成声似,搞的跟受了委屈的大姑娘似的,“好好好,姓刘的,亏得老娘白白给你玩了这么多年,你现在居然这样对老娘,你等着。”

  说完,直接扭着水桶腰走了。

  次奥,这当做是在演戏么?

  “兄弟,这事是我的不对,你看,能不能放我们走?”刀疤刘语气变得挺温顺,哪里还有当年叱咤风云的狠戾劲。

  “啊?我拦着你了?”张破习惯性耸肩一笑,刀疤刘如释重负啊,刚要抬脚,脸色又是一僵。

  张破笑眯眯的伸出手拦住了。

  “兄弟,几个意思?”

  “你看,你们把人家小姑娘吓了,至少赔个什么心理啊精神损失费啥的。还有吃了人家东西就跑了,对你刘哥名声不大好啊,总得多付一点表示大量吧?还有啊,刚刚你那个女朋友还是啥玩意的,开口骂我朋友,这问题大了,我朋友都是正经的大家闺秀,别人骂至少赔个万儿八千的再道歉。”

  张破一笔一笔算账,后面的南宫薇和赵雪琪都忍不住笑了。唐大公子更是一脸诧异看着张破,心想这家伙比我还会算账啊。

  刀疤刘脸黑的跟张飞似的,偏偏不敢发作,憋屈啊,“兄弟,你说赔多少?”

  “这样吧,精神损失五千,烧烤五百外加你朋友骂人的五千,你随便四舍五入个两万吧。”

  我信了你的邪,你丫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么?四舍五入两万?次奥,这拟嘛是老子一个月辛辛苦苦收保护费的钱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