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大公子脸红了。

  张破讶异啊。

  “张破,你朋友?”赵雪琪还是第一次看到脸会红的男生,立刻跟看到猴子似的带着一丝兴趣问道。

  “算是。唐阳,坐下一起吃?”张破对唐大公子印象还是挺深刻的,立刻拉开一张凳子。

  “这个···不好吧。”唐大公子扭扭捏捏,屁股却不自觉得挨到了凳子上。

  然后飘给了张破一个你小子艳福不浅的猥琐眼神。

  “介绍一下,唐阳,咦,你高三几班来着?”张破煞有其事的介绍,唐大公子一脸黑线啊,你丫的还算朋友不?

  “唐阳,是不是高三五班的?”对于突然多了个男生,南宫薇倒也并不介意。

  “呵呵,没想到我还有人认识。”唐阳有些不好意思似的笑了笑,张破表示无语了,一个大老爷们搞的跟娘们似的,真心看不下去啊。

  “哦,原来你就是高三五班的唐阳啊,全校成绩排名前三的,恩,也就比我和薇薇差一点。”赵雪琪道。

  唐大公子更加谦虚羞赧了,“比不上你们,成绩好人也好看。”

  张破震惊了,看不出来,唐大公子成绩这么牛逼,而且···夸人还挺有水平。

  南宫薇和赵雪琪很受用啊,平时成绩排名,所以他们知道学校有唐阳这个人,不过这个人相当的低调,平时只是学习学习,当然也就没机会认识了。

  唐大公子说话还是挺风趣的,三言两语就跟两位大小姐聊上了,聊的好像是····如何保持皮肤水嫩?晚上用什么样的面膜比较好?

  操,要不是确定唐大公子下面还有个小弟弟,张破真心以为这货是娘们。

  张破愣是插不上话啊,干脆眼不见心不烦,自顾自的喝了口啤酒。

  里面好像出了点问题,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此刻正畏畏缩缩的站在一边,被一个水桶腰,大脸盘偏偏还涂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指着鼻子骂。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马尾辫小姑娘眼圈通红。

  无意中碰到了水桶腰,结果烤串翻了,一点辣椒和油腻擦到了水桶腰身上,结果水桶腰就不依不饶推推搡搡了。

  “几位客人,真是对不住了。今天这顿,算我们请客了。”外面的妇女拉住闺女,一边道歉一边收拾。

  “请客就算了?我这件衣服是刚买的,阿尼玛,听说过吗?看你这个穷样就没听过,一件大几千呢,弄脏了怎么办?”水桶腰颐指气使。

  几千块。

  中年妇女都要晕了,她是穷人啊,一辈子辛苦操劳也赚不到几个钱,一晚上烤串能摸出几百块就不错了,还得交房租水电,加上老伴身子不好还要买药,别说几千块的衣服,过百的都没一件。

  赔?赔不起啊。

  “哎呀,这可怎么好?”佝偻男人闻言,更是急坏了,不断咳嗽。

  马尾辫眼圈更红了,“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刚刚,是你自己站起来撞到盘子的。”

  “我撞到的?你眼睛瞎了?本来还不想让你们赔,现在不赔不行。”水桶腰丧门大啊。

  里面声音挺大,连南宫薇和赵雪琪都听到了。

  大小姐是出了名的心软,赵雪琪又是出了名的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二位眼睛一对上,直接推门进去。张破本来也觉得里面那个水桶腰挺过分,加上大小姐都进去了,也不得不进去,而唐阳似乎和两位大小姐聊得挺开心,一样跟了进去。

  里面空间本来就不大,这么八九个人在里面,基本上就挪不开道了。

  看到有人围观,水桶腰反而更来劲了,几乎是指着一家三口骂开了。

  “哇,这件衣服是阿尼玛的啊,好几千呢?”赵雪琪冷不丁惊叹道。

  “哼,那肯定是。这件衣服是我老公给我买的,你个小丫头不大,还挺有眼力劲。”水桶腰闻言道。

  “哦哦,我能摸一摸么?”赵雪琪不知道什么心思,水桶腰傲然点头同意。

  “咦,不对呀,这个材料好像不一样,薇薇,上次我们再地摊上看到一件好像才七十多,跟这个一样吧?”

  南宫薇连连点头,配合得天衣无缝,“我说好眼熟,原来是上次那件地摊货呀。”

  “你们两个瞎说什么?”水桶腰闻言,面色顿时不好看了。

  “我们没说错呀,你这件本来就是地摊货,不信可以去阿尼玛专柜检测。跑到这边,欺负一个小女生算什么本事,真不要脸哦。”赵雪琪嘴巴很厉害,几句话一说,直接让水桶腰脸色涨红,她这件衣服确实不是专柜的,而是网上淘宝的A货,虽然不要几千块,几百块总要的,被两个小丫头当众说成是地摊货,而且口气那么嘲讽,等于直接扇了她两巴掌,“你们两个小婊子,再胡言乱语,我抽不死你们。”

  说着,凑身过来,朝着赵雪琪呼过去。

  别看赵雪琪是个女生,也练过几手防狼术,很轻巧的闪开,同时用脚勾了勾,直接将水桶腰勾了一个跟头。

  南宫薇温和道:“这位大婶,你没事吧?我朋友不是故意的。”

  这话确实算关心,不过落入水桶腰耳朵之中,瞬间要命了。

  大婶?

  看正r版章N●节上酷k匠网

  你叫谁大婶,你全家都是大婶。

  水桶腰脸都气白了,“你,你叫谁大婶?”

  南宫薇很无辜的四下看了看,然后很认真的盯着水桶腰,“你不是大婶么?”

  周围一阵噗嗤笑。

  啊啊啊。

  水桶腰要疯了,直接朝着一侧的男人身上凑过去,嗲声嗲气,“刘哥,我被人欺负了,这事,你要为我出面啊。”

  “都笑个卵啊。老王啊,我看你家这个铺子,赶紧关门吧。”叫刘哥的冷哼一声,别说,挺有气势。

  看到这人,张破顿时笑了。

  眼角有个刀疤,不是别人,正是被张破给夺了枪的刀疤刘,之前何训请过去教训自己的道上大哥,也算是学校周边的混子头,小吃街正好在他的范围。

  看到刀疤刘说话了,几个知道刀疤刘分量的,赶紧离开,瞬间就剩下了南宫薇、赵雪琪张破还有唐阳,以及马尾辫一家三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