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池在一边一竖大拇指,说哥你这一脚霸气,得教我。不然小弟弟我以后就寸步不离,你上厕所我跟着,你打野我候着,你睡觉我盯着,要多无耻就多无耻。

  老三怒气内含,“兄弟,是不是太狠了一点?”

  “不服?”张破上前一步,老三被这股自信的气度不由自主逼退一步。环视一圈,何训等人抱着膀子,一副冷嘲热讽的模样,看样子是真心有帮助张破和马池的意思。

  本来力量对比就不均衡,而张破这种狠角色更是难缠,这一次是踢到了铁板。

  老三也是小风小浪过来的人,看也不看小便池内的长发,当机立断,“成,山不转水转,这事没完。”

  走的很干脆。不走不行啊,打肯定是打不过了,平时也没练过啊。一想到连女厕所都有嘲笑的声音,老三就想屎了。

  这事没完,在学校里,还真人敢将他老三逼成这样。

  “我让你走了?”轻飘飘一句话,直接让老三心头一跳。

  “张破,你不要逼人太甚,我大哥是刘志。”刘志,是学校真正霸主,复读生,听说还复读了两年,学校大小混子没不认识的,毕业的校外几届混子也熟悉。而且家里还是属于有钱有势的那种,学校里的老师平时都不愿意惹,何况是学生。

  搬出了刘志,何训不得不出声提醒一下张破。不管怎么说,他愿意帮张破,但绝对不愿意这个时候和刘志闹翻。做学校老大他也想啊,问题是刘志那逼他拧不动啊。

  “刘志?我不认识啊。几位把我兄弟堵在厕所,这事就这么算了?”张某人淡定开口。

  何训闻言老脸一嘿,心理有些颤抖啊,到底要不要继续给这位撑场子,反正已经得罪了老三,再说了,张破那身手,说不定真有希望帮他一统校园。

  马池心理感动啊,跟对破哥没错啊,破个连刘志这样的一哥都不怕,那自己还怕个卵啊。等等,老大好像说不认识刘志,而且看样子,是真不认识,这怎么搞?

  而老三的面色真难看了,这小子真特么给脸不要脸,自己都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了,甚至抬出了老大刘志,居然还要为难,要不是忌惮你那诡异的一脚,我老三绝逼豁出命给你拼了。

  咬紧牙关,“哥们,这事,你想怎么办,划个道,我老三接着。”

  “啧啧,大家都是同学校友的,太损面子也不太好。这样吧,你们随便赔个三千五千的精神损失费给我兄弟,这事咱也不计较了,怎么样?”

  "◎酷~匠n网id正版首`发

  我计较你一脸。老三几个人闻言脸都青了,麻痹的这算是敲诈勒索?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敲诈自己?真尼玛班主任伴猪头一回,随便三五千?摆明了说大家都是学生,家里有点钱那是家里的事情,三五千他老三拿得出来,不过完全不想拿啊,而且看看长发被揍的那逼样,没跟对方要肉体损失费就不错,反过来还坑自己一把?

  老三真想拂袖就走,转头盯着何训,“何老大,这事你帮定了?”

  突破口就在何训了,他眼睛不瞎,看得出来何训和张破之间因为并不属于从属关系,不知道何训这二逼怎么一改性子,去帮助张破。

  何训也犯难啊,问题是自己已经蹚浑水了,再走也脱不开干洗,当即似笑非笑,“三哥,几千块钱的事情,没啥大不了,我这兄弟脾气很犟,不给的话,万一····”何训不说话了,就盯着都要哭了的瘦子长发,意思是这哥们刚刚多惨不用我说了,来个更惨的也不在话下果然,老三面色一变再变,最终狠下决心,“好,这钱,我们赔了。”

  这一次,绝对是阴沟里翻了船。老三这样的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尤其是上面还有个大哥刘志撑着,张破拿了钱,也没继续为难,真动手打架也犯不着,都是一些大路货,不值得动手了。要不是因为马池,他也懒得跟老三这帮人计较。

  张破直接将三千现金给了马池,说实话,这几个人还挺有钱,凑凑居然凑了三千,马池立刻脸色一正,“靠,哥你这什么意思,这钱我能要吗。”

  最终,还是决定拿三千块钱出去吃顿饭,剩下的就交给马池保管给班级买个扫把簸箕也不错。

  “兄弟,不是我没提醒你,老三那个人心胸狭窄,尤其是喜欢玩背后捅人的事。他轮实力跟我也就一个档次的,不过他上面的老大叫刘志,在我们学校绝对是个硬茬子。平时人虽然很少在学校露面,不过我包括其他几个势力偶不敢轻易招惹他的人。”老三,则是刘志在学校的代言人,这一次既然惹上了老三,不可避免,估计要跟刘志对上了。

  对于何训及时出手帮忙,张破人情肯定是记下了,笑道,“你这人情我记下了,下次有事情找我就行了。刘志的事情,你不用出面,我自己解决。”

  “擦,破哥,你这叫啥话,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刘志虽然牛,兄弟我也未必真害怕他了。”何训这话倒是真心话,刘志虽然很屌,在学校号称一哥,但何训也没正儿八经和他杠上过,内心之中还是挺不服气的。

  “成,你有这个心,我记着了。”饭局就定在中午,拿出了一千,请了何训十几个加上陈飞马池和自己,凑了一大桌,点了五箱啤酒,都是学生,白酒喝着不过瘾。众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尤其是学生崇拜强者,何训能打,加上有钱,所以聚拢了不少小弟。而张破连刀疤刘都敢弄,自然更是崇拜对象,饭桌上不断敬酒,当然是啤酒,张破也不好不给人面子啊,只得陪着喝,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学生酒量不能用一般的眼光去测量,一圈下去,张破都有些头晕了,倒是马池这货量不小,干脆跟何训对着吹了,面不红心不跳,张破不得不服啊。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何训面红脖子粗,说是这顿之后希望破哥你不计前嫌,以后有事直接找我何训,当然一般小事情破哥你也用不着我出手。

  这话太特么抬举自己了,张破还算清醒,叫了一壶醒酒茶,七七八八也醒了差不多,直接回学校。路过篮球场,一帮人联想到之前牛奶盒事件,不由得相视一笑,“破哥,你球技没话说,有兴趣,咱哥几个来一场?不过先说好了,不带隔空扣篮的,不然我跟你急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