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好好的一顿家宴因为这件事情,最终没吃成。不过张破倒也不会介意,反而是南宫仆射有些不好意思,说下周一定再安排,这顿饭跑不了。以南宫家在S市的势力,查出一个马建国当然没问题,问题是马建国鼻子灵通的很,当天晚上就已经销声匿迹。线索断了头,而那几个绑匪也实在不入流,根本挖不出有用的信息。导致这一件大事情进入了僵局。

  阿六的伤势没问题,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同样的经历这件事情之后,大小姐的态度果然转变了,至少不再冷冷清清,在家还能够和张破主动聊几句,大抵是张破老家哪里的家里几口人之类的老生常谈,倒也融洽。

  当然张破也绝对不敢得寸进尺,大小姐刀子嘴豆腐心不假,底线的事情坚决不行,更何况还有个奇尺大儒的赵雪琪盯着。

  “薇薇,你没事情吧。今早上看了新闻才知道,昨晚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那些坏蛋都该死,连我们薇薇都敢绑架,让南宫叔叔弄死他们。”赵雪琪一脸关心,最后一句弄死他们直接让这个看着甜美如画的女孩瞬间多了蓬勃杀气。

  “雪琪,不要老说弄死弄死的,太粗鲁了。”南宫薇白了赵雪琪一眼,“我没事的,就是受了一点惊吓。”说着,想到了那个家伙。

  大色狼归大色狼,校服反正挺暖和的。

  “薇薇,我听说昨晚是张破那家伙救了你?”赵雪琪压低声音,半带调侃笑道:“半路上有没有对你····”

  “雪琪,你坏死了,脑子里老乱想。”

  “哈哈,还说我乱想,你看你脸都红了。孤男寡女的在一起,难免会···”赵雪琪掩着娇唇,南宫薇立刻恼羞成怒,“雪琪,你在胡说绝交。”

  “好啦,我逗你的。既然张破救了你,要不晚上请他吃个饭?”赵雪琪的建议还是挺中肯的,南宫薇犹豫了一下点点头,给张破发了个消息:晚上别走,一起吃个饭。

  大小姐居然存有自己号码,还给自己发消息了。

  吃饭。

  对于张童靴而言,有人请客吃饭绝对不会拒绝啊,能省点是一点,大中华从古到现在不是提倡节俭是没得嘛。

  给大小姐南宫薇回了个好,南宫薇立刻回了一句:不见不散哦。

  我擦,这几个字好暧昧啊,刚想着要不要回一条,发现手机一震,又来了一条消息:刚刚不是我发的,是雪琪发的。

  张破不由自主看了前排前排的前排的大小姐一眼,刚好,南宫薇也做贼心虚似的朝后看了一眼,立刻如同触电一般转回头。

  脸红如胭脂,浅黛含怒道:“雪琪,就怪你,让大色狼误会了怎么办。”

  赵雪琪笑靥如花,“怕什么,误会就误会,还能吃了你?何况你们两个都同居了。”

  “要死了,不许胡说。什么同居不同居,只不过暂时他住在我家。”

  南宫薇也是无语了,急忙捂住了损友的嘴巴。

  赵雪琪这古灵精怪的性子,她是了解的,再说下去估计要把她气个半死。

  班主任的课也没啥意思,以张破的理解能力,该懂的也差不多懂了,不懂的只能耐着性子问边上的马池,捅了一下,结果没反应,仔细一看张破笑尿了。马池这货鬼点子绝对不少,上课太困了,直接在额头贴了两眼睛,瞪得跟张飞似的,远处猛一看,还真察觉不出异状,仔细听还打呼了。

  张破给跪了,也懒得打扰这家伙,唯独觉得一道目光很冷,转头一看,是罗正。

  这家伙也在最后一排,在看到张破眼色的时候,立刻转了过去,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搞什么鬼?

  罗正那货摆明了欺软怕硬,要是再惹上自己,大不了让这家伙彻底躺上十天半个月,好好面壁思过反省反省。张破自认为不是什么善茬,新时代的三好学生算个屁,自己撑死了也就是个有尿性的三无青年,没爹妈没房子还没对象。

  一下课,刚要上厕所,结果李主任直接杀到了班级门口,一个招手,直接将张童鞋给招了过去。

  “行啊,敢放我鸽子。”李主任眼神之中绝逼透着杀意啊,而且是很杀很杀的那种,估计一般人被这目光就给吓尿了。

  “我打电话没人接,发消息解释了呀。”张破面不红心不跳。

  “发消息了?”李主任冷笑,杀意不减。

  张破突然有些不妙,主动拿出手机,然后···次奥,为毛是存草稿箱而不是发送?

  更$g新p最快上@s酷\7匠_网

  难怪李主任这幅杀机涌现的态度,感情以为自己耍她了。

  李主任的神态很明显,你最好给我个解释。

  然后一字一句:“我不需要你解释。”

  真的很操蛋啊,张破尝试着问一句,“那啥,要不,李主任你再定个时间?不过先声明,今晚肯定不行,有人请客吃饭了。明天应该也没空,我有点私事。要不后天?”

  李主任冷笑。

  张破挠挠头,说大后天也行,反正李主任你有空就是了。

  “这周日,哪里不要去,等我通知。再敢放老娘鸽子,你等着好果子吃。”李主任霸气侧漏。

  老娘?

  李主任自己都被自己给吓了一跳,什么时候自己居然这么忍不住气了,而且只是因为眼前这个普通的学生?哦,好像不是很普通,资料写的很含糊嘛。

  张破哪里敢惹李主任,夹着尾巴赶紧出了教务处,到了班级,就看到陈飞一脸焦急,跟要吃屎一样。

  “哥,你总算来了。”看到张破,陈飞好像找到了主心骨,立刻凑了过来。

  “怎么了?”张破有些不太美好的预感。

  “马子被人堵厕所了,那帮人指名道姓要你过去。我找你半天了,再找不到,估计马子要被人给灌尿了。”陈飞火急聊骚。

  张破挑眉,熟悉他的人就应该知道,张破有些不高兴了。

  “带我过去。”

  ······“三哥,罗正那小子把那谁吹的跟二太爷似的,他到现在也没来,不会是害怕了吧。”厕所里,七八个穿校服的正堵在厕所门口,吞云吐雾,开口说话的是个留着非主流长发的瘦子,眼神挺猥琐。

  “再等一下,还不来就给马池灌尿。”长发瘦子口中的三哥个子不高,还有点肚腩,长的一幅老子天生就屌模样,瞥了一眼被堵在里面的马池,啐了一口吐沫,“还以为是多牛的人物,小弟都这么怂了,看样子那什么张破的也是吹出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