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哪来这么多废话,都绑了。”两人被七手八脚的绑了,直接扔进了一辆五菱面包车,无牌照的那种,七绕八绕,也不知道绕到什么地方,反正是越开越偏僻。

  “兄弟,我们这是到什么地方?什么事情好商量,要钱就直说,多少都行啊,求求你们别杀我。”身边的绑匪有些结巴,一直色眯眯的盯着南宫薇,闻言眉头一皱,“你、你这小子,废话真特么多。不过老、老子很欣赏你,连、连这么靓的女人都不要了,真很有老、老子当年的风范。你、你要是不想要,我倒是有点兴趣玩玩。”

  “可不是么,红颜祸水啊。哥,我跟你们无冤无仇啊,你们上头要找的人是她,应该不是我吧。”张破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冷冽。

  “虽、虽然不是你,不过你、你既然是她男朋友和表、表哥,那也值钱。”

  “擦,钱的事好商量。唉,命不好啊,他娘的她到底得罪了谁,居然连哥几个都请来了。”

  张破不着痕迹问道。

  结巴男曼联自傲,“那、那当然。哥几个也不是谁都能够请得动的,你们S市也就、那么三四个人有那个资格。这一次要、要不是看在姓马的那家伙以前帮、帮过我们一次,谁他娘的会来这里。”

  “老五,你他娘的闭上臭嘴。”绑匪头头骂了一声,冷冷扫视了身后张破一眼,“小子,最好别耍花样,否则就让你先见阎王爷去。”

  “哪能啊,这不是看哥几个风度不凡,起了仰慕之心。”张破憨憨一笑,一手揽住旁边结巴男肩膀。

  结巴男特爱别人拍马屁,嘴巴咧开漏出一嘴大黄牙,“你,你小子上道,咦,你手上的绳子怎么解开了?卧槽,老大小心。”

  结巴男突然不结巴了,眼神满是惊恐。

  面包车嘎吱一声停了下来。

  一把枪,直接顶在了绑匪头头脑袋上,结巴男手上的枪也直接顶在了结巴男的二脑袋上。

  更√新j9最"u快kn上&g酷n匠#●网P3

  车上一共五个人,除了绑匪头头和结巴男之外,只有一个司机了。另外四个,则在另一辆车上。而这枪,自然是白天从刀疤刘那边捡漏过来的,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兄弟,有话好好说,只要你放下枪,我们放你离开,怎么样?”

  “对、对,兄弟我们放你走,你赶紧拿开枪。”结巴男语速流畅的一塌糊涂,结果被张破一枪托直接给砸晕了。

  “让你的人继续开车。”张破生怕后面那辆车的人怀疑,无意之中伤到南宫薇就不好了。“还有,这事到底谁派你们来的?”

  绑匪头头本来一副悍不畏死的模样,结果两把枪都顶住脑袋,立刻怂泡了,“兄弟,不是我不说啊,关键是我真不清楚啊。”

  保险打开了,“见过子弹同时从左右脑穿过去的画面么?”

  绑匪头头老鸟一颤,麻痹的这小子一看就是个老手啊,枪玩的这么溜,早就该防备,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绑匪头一脸苦逼加紧张,“兄弟别急,容我想一想。哦对了,我们这一次是受了马建国的邀请,这才来的。本来我们兄弟不干这些事的,不过马建国以前帮过我们兄弟一次,所以还他人情的。”

  “马建国是谁?”张破皱眉,S市的大人物他虽然知道的不多,但多少也听说过,而这马建国,简直闻所未闻。

  “这个···我也不清楚了,反正是一家夜总会的老板。”看样子,这绑匪也没说谎,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一看张破沉思的画面,绑匪头头更紧张了,“兄弟,我字字句句都是真话啊,哦,马建国还说了,这事只要办成了,钱少不了,还说必须将这妞活捉,听说是有人指使他这么干的。”

  “谢谢了。”张破抿嘴一笑,绑匪头也被枪托砸晕。

  司机手一哆嗦,两手枪现在直接对准他了,然后,主动晕了。

  他晕枪。

  南宫薇被绑架了,而且还是在市区的一条路上。连自己的左膀右臂阿六,都中了一枪,所幸并不是要害,被及时赶到的巡警送到了医院。

  南宫仆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色真的很难看,原本风度翩翩的绅士气度,完全消失不见,“董局长,话我不多说,一个小时候之后,如果还没有我女儿的消息,我想,你知道后果的。”

  电话那头,市局的董局长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这正是他连任的关头,结果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情,尤其是对方还是南宫集团的大小姐。南宫家的能量,在S市他很清楚,“他娘的,让所有大队出动,挖地三尺,也要找到人。”

  一时间,整个S市风声鹤唳,到处都是警车鸣笛声音。

  此刻张破同学优哉游哉的给南宫仆射打了一个电话,南宫仆射看到号码,顿时精神一震,“小破,你们怎么样。”

  “南宫叔叔,我和薇薇没事。”知道南宫仆射肯定急,看了依旧还在半昏迷之中的南宫薇,报了个平安。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们在什么地方,我去接你们。”

  “不用了,我已经开车朝着别墅方向去了。”

  南宫仆射还是担心更多一点,坚持要带人过来。张破没办法啊,只得告诉了南宫仆射线路。后面那辆车早就被张破三两下给甩开,别的不敢保证,论车技,绝对完爆绑匪。

  “大色狼,你答应过我不会丢下我一个人不管的,对不对?”

  “大色狼,你无耻、下流,明明答应人家不会一个人走,我、我恨死你了。”

  “张破,我恨你。”南宫薇轻轻嗯了一声,仿佛梦呓一般。

  这丫头,做个梦还恨上自己了。张破苦笑摇头,此刻的南宫薇犹如一个孤独无所依靠的女孩一样,脸上带着一点害怕和紧张,两弯月牙儿微微皱起,透着别样的凄美。

  张破心中蓦然一动。

  继而苦笑。

  她又不是她,自己看来出现了眼中的幻觉啊。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秋意渐浓,张破停下车,给南宫薇披上了一件外套。

  南宫薇突然一把拉住张破,“大色狼、我、我害怕。”

  吓了一跳,仔细一看,这丫头还在做梦,不过又终于醒了,脸上带着两道还没干掉的泪珠,看到眼前张破,咬咬朱红唇儿,突然脸红了。

  梨花带雨。

  端的是风华绝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