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训真想拿双筷子,丫的拼老命了。

  张破见状,也知道差不多了。何训此人虽然有些纨绔,不过总归不算社会上的混子。从刀疤刘拿枪,他开口劝阻就能够看出来。他们之间,撑死了算是学生之间的矛盾不对味,不可能向对付刀疤刘那样对付何训。

  而且,自己今天故意秀了这么一手,何训也应该收敛一点了。

  “何训,话我撂下。以后还有这种事情,光明正大点,我接着就是。真要请道上的人,也成,不过下一次地上的可不再是刀疤刘了。”

  说完,很霸气的走了。

  何训终于松了口气,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得打完啊。

  “老大,这事就这么玩了?”朱不怕跳出来,声线都变细了,估摸着被吓的。

  “不然怎么办?”何训看着地上的刀疤刘,头疼啊,好不容易从大哥那边请出来的高手,刚说几句狠话就撂挑子了,也不知道大哥哪来的底气说是双花红棍级别的角色。

  朱不怕想想也是,人家两个人就敢跟拿枪的动手,所谓横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真要和那两个神经病对上,确实可怕啊。

  “老大,那你的意思是妥协?我看也成,那家伙绝对是个练家子,马池那怂泡也敢拼命,我们要是和他们两个交好,称霸校园指日可待。”

  何训:“容我想想。”

  “还想毛线啊,我看成。”朱不怕双眼发亮。

  “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

  “咳咳,当然是训哥您是老大。”

  “恩,你的提议也不错,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不过不是我妥协,而是互惠互利的合作。”

  “老大···不要吧,我跟马池有过节。”

  “你的意思让我去喽?”何训摸摸脸,哎哟一声,烟头烫了个泡。

  要是真能联手····说不准在学校还真能成为绝对的一哥。一哥啊,这是他的终极梦想。被一个刘志压在头上,相当的不爽。何训很想做老大,没办法,天生就是做老二的命,家里一个何老大,学校一个刘老大。

  何训脑子里开始盘算起来了。

  ······“哥,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不绝,犹如长河落日般不止,又如同飞马奔腾锵锵有声·····。”

  “说重点。”

  马池憨憨一笑,“哥,你刚刚说那话的意思,是你认识道上的狠人?”还比划了一下,特别狠的那种?

  “那是吓唬何训的,你也信?”

  “我擦,我还以为是真的呢,搞的我瞎激动。”马池口水乱飞,“说真的哥,刚刚看到那鸟人拿枪出来,我差点吓尿了。现在背后都还是汗呢,哥,你说何训会不会还来找我们麻烦?”

  “不清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小子刚刚敢拿烟灰缸砸刀疤刘,还害怕何训找麻烦?”

  “那倒也是,别的不说,跟破哥你混,我胆子也大起来了。打架也没啥大不了,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何况就我这身板跟速度,真打起来我觉得跟何训也是有一战之力的,哥,你说是不?”

  张破突然露出一口雪白大牙,带着笑意,“对。”

  马池信心大涨,“真想再好好干一架。”

  校门口方向突然传来一阵怒吼,“我说人去哪里了,原来躲外面吃饭了。”

  罗正罗胖子领着几个小弟气势汹汹的奔过来,上午跑十圈,差点没把罗胖子给跑断气,跑完之后带人就去堵张破,结果放学张破和马池溜的太快,没堵到,把他给憋屈的。

  结果在校门口碰到了,也不知道是张破的不幸还是罗胖子的不幸。

  张破推了推马池,“小马哥,你觉得罗胖子和何训谁厉害一点?”

  “当然是何训打架牛b一点。”马池很自然点头,“而且论小弟的实力,罗胖子也玩不过何训的。”

  “那这项光荣任务交给你了。”张破似笑非笑。

  “哥,啥、啥任务。”马池突然觉得张破眼神很不对劲啊,一拍脑袋,刚刚自信心爆棚,好像讲过一些话。

  再看看人多势众的罗胖子等人,马池咽了口吐沫,“哥,这不太好吧···你看我这小身板。”

  “我还说你英姿潇洒打算给你介绍两个美女的,唉,没想到····“张破故作叹息,马池同学顿时来了性趣,“哥,记得美女,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马爷爷好歹也是敢跟刀疤刘叫板的人,区区罗胖子怕个卵。

  罗正七个人已经围上来了,罗胖子满脸横肉咬牙切齿,“跑啊,继续跑啊,看你们特么的还能跑哪里去。”

  张破好整以暇,用肩膀撞了撞马池。马池同学发狠一笑,哈哈哈哈,“罗、罗正,你想怎么地?”

  “马肥你滚开,等会再和你算账。”罗正目光瞄向张破,阴冷加嚣张。

  感情是专门针对张破的,无视马池同学。放以前马池同学绝对开心笑十天,不过这会,马同学觉得很受伤啊,罗正是赤裸裸的无视自己?

  冲过去就是一脚。

  实实在在的一脚,直接踹在了罗正的腰眼子上。

  显然,罗正没想到马池敢动手,而且是率先动手,这不啻于是太岁头上动土。

  -r酷$匠网{^永$√久Md免费~,看小说i

  那帮小弟自然也没想注意到马池。

  偷袭之下,根本没防备,被踹的一屁股坐地上,懵了一下,然后脸都红了,“老子今天搞死你。”

  “马池你特么敢踹我们老大,找死。”

  几个小弟也反应过来,立刻在罗正面前表现起来,围住马池。而马池倒也不傻,立刻和张破保持统一战线。

  兄弟嘛,得同生共死。有饭一起吃有妞一起泡有架当然也得一起打。他一个人小胳膊小腿的,根本禁不住人家一轮踩的。

  “都特么让开,让我来。”罗胖子一声怒吼,龙骧虎步,很有下山猛虎人见人怕的派头,就这架势,一般人还真被唬住。结果,到了张破和马池两人面前,突然停了下来,表情难看的跟吃了屎一样。

  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身前。

  黑漆漆的,枪口啊。

  这家伙哪来的枪?假的?不会的,他罗正有个叔叔是在部队的,以前经常去部队玩,偶尔也会让他摸一下枪玩射击,真枪假枪,他能分辨得出来。后来叔叔在警局工作,他也见了不少次。

  而且还是保险上了的真枪。

  张破突然一脸严肃,“罗正,带这么多人,你吓到我了。”

  手跟着一抖。

  裤子湿了。

  罗正直接被吓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