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个学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了,刀疤刘脸色发青,无视手臂疼痛,“你今天,死定了。”

  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刀疤刘手上多了一个东西,黑漆漆的枪口,张破并不陌生。

  手枪。

  一个混子手里,居然有枪。虽然这枪跟他的沙漠之鹰以及楚海棠的柯尔特不能比,但在枪械管理这么严的地方,能够掏出枪,本身就代表了不简单。这刀疤刘要么是背后有大靠山,要么是走了狗屎运到黑市上弄了一把枪,在卧虎藏龙的S市装b吓唬人。

  枪口就这么直直的对准张破眉心,隔着一个桌子距离而已。

  旁边的几个人看到枪顿时吓傻了,马池感觉要尿了。麻b的从小到大快二十岁了,连玩具枪都没玩过,这会突然看到这么一把黑漆漆的玩意,要不是考虑到枪口一转崩的一声,都想摸摸看啥感觉了。

  连何训都忍不住咽了口水,“刘···刘哥,犯不着吧?”

  包厢里再严重,大不了是学生之间的斗殴。一旦掏出枪,性质完全不一样了,哪怕一个私藏枪支的罪名,也可以让刀疤刘吃不了兜着走。

  “二少,既然要玩,那就玩大点。这位小兄弟看样子是不给面子,那就让我这把家伙跟他聊聊。”刀疤刘玩味似的瞥了张破一眼,结果发现这小子好像不怎么害怕啊,甚至是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还好整以暇的盯着枪观摩了一下,咂咂嘴摇摇头,一幅可惜的样子。

  刀疤刘是真有些怒了,好歹是货真价实的枪啊,你一个毛头小子什么表情?在评头论足?还是觉得假的?就算你有些身手,在枪面前顶个卵用啊。

  枪口直接顶在了张破的眉心上,一点距离没留。

  “我挺讨厌别人拿枪对着我,尤其是男人。”张破挑眉,刀疤刘哈哈一笑,“本来还以为是什么角色,原来是一个只知道放嘴炮的玩意。老子今天,就拿枪对着你,你不服气?”

  氛围有点紧张,尤其是一只手臂插着两根筷子,另外一个人眉心被枪顶着。无论是马池还是何训那帮人,此刻都不敢随意乱动了。毕竟只是学生,就算何训接触不少社会上的人,但动真家伙是头一回。“刘哥,这事要不算了。”

  “算了?二少?现在不光是你和这小子的事情了,还有我和这小子的恩怨。”刀疤刘阴狠的盯着张破,混了这么久,除了年轻时候被人砍了额头一刀,还真没受过多少伤。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饭局,让这小子给秀了一脸,传出去,他刀疤刘也不要混了。

  刀疤刘的愤怒,张破能够感觉到,只是报以冷笑。他有把握在刀疤刘开枪的零点零一秒前闪开。

  气愤凝滞到了极致,刀疤刘也愤怒到了极致。

  突然的,一直不懂的马池,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涨红着脸怒吼一声,操起一个烟灰缸,直接朝着刀疤刘脑袋砸去,看着架势也是蛮拼的。

  本来刀疤刘和张破之间,也就隔着一个马池了,这么近的距离,加上很突然,无论是谁也没想到,一直怂怂的马池,会这么勇猛的出手。

  而想阻止,也根本来不及。

  张破见状,不敢怠慢啊,在马池出手的同时,身子一闪单手递出,直接在刀疤刘的手腕上轻轻一拍,用了巧劲加正宗的擒拿,力度和准头不偏不倚。刀疤刘只觉得手腕一阵酥麻,握枪的右手无论如何也握不住了,直接被张破顺手抄住。而马池的烟灰缸也跟着来到。

  本来,以刀疤刘的实力,马池这种小角色一只手都能够搞定。问题是,左手被两筷子插通,根本没法用力。右手又被张破给弄的酥麻,软软的提不起力气,眼睁睁看着烟灰缸砸到脑门上。

  砰,鲜血直流,在道上名声不小的刀疤刘居然直接被一烟灰缸给砸懵了,直直的倒地。

  一动也不动。

  “不会死了吧?”马池绝对用了全身力气,差点脱臼。

  “死不了,昏过去了。你小子,下次别这么冲动,换成其他人,估计真得死人。”张破没好气白了马池一眼,“不过被你砸成脑震荡什么的,还是有可能的。”

  马池憨憨一笑,“干,当时我也就是脑子一惹,看到破哥你被这家伙威胁了。”

  马池还特意踢了两脚,看那家伙确实没动,终于松了口气。

  麻b的,刚刚太特么的吓人了。

  何训朱不怕等人懵了,站那边连屁都没敢放一句。实在是太特么的快了,从刀疤刘拿枪顶着张破,到此刻躺地上,估计五六秒钟。活生生的一个威猛大老爷们,这会跟死猪似的一动不动,脑袋上胳膊上呼哧呼哧留着血,咋一看吓人的一比。

  这么一个大人物,特么就这么被干翻了?而且还拿着枪的情况下?就算脑子差一窍也不会这么差吧?

  张破和马池同时转头盯着何训。

  何训小鸟一颤,强自笑脸,“那、那啥,都是误会啊。我也没想到,刀疤刘会动枪。喂喂张破,大家都是同、同学,你别乱来,枪别对着我,对着朱不怕他们。”

  “老大,我也怕枪啊。”朱不怕脸都白了。

  酷w匠gK网唯%`一{正√版,其他o…都F是p盗…5版k●

  张破把玩了一下手枪,吓得何训朱不怕几个人就差尿了。

  “张、张哥,有什么话好好说。动刀动枪的,不太好。”何训强自镇定,“那个啥,饭还没吃呢,要不,先吃个饭?”

  “成啊,说了半天,肚子也饿了。马池,你饿不饿?”马池笑了笑,居然毫不客气点点头,“哥,确实是特么的饿了。”

  两个人真的就这么坐下来,你一块鸡腿我一块牛肉的吃喝起来,还不时招呼何训,意思是大家都同学,难得何训同学你好心好意请客吃饭,一起啊,我俩又吃不完。

  何训内心那个苦啊,想硬气一点转身就跑,不过张破那家伙老把玩那把破枪干嘛?还有马池那小子,你特么的吃饭就吃饭,干嘛时不时踢刀疤刘几脚扯呼啥还不醒?

  吃饱喝足差不多二十分钟,张破咧开大牙一笑,“何同学,这饭不错,以后还有机会,多请几次兄弟不介意的。”

  何训都要哭了,这一次心都累了,还要请,这一次算是倒了霉了?嘴上笑道:“成,张哥你啥时候有空尽管说,兄弟随时奉陪的。”

  “哥,我们每天中午好像都挺空的,晚上貌似也不忙。”马池神补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