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刀疤刘

  李主任还特地将那位老人家历史提了一遍,各种牛叉。

  心想你跟我解释这干什么,找我来就为了让我看看你围棋段位多牛逼?这老头境界多龌蹉?“李主任,不知道您找我干什么?”

  瞥了张破一眼,“少跟我装迷糊,我知道你打架蛮厉害。这一次你跟罗正的事情,就算了。下一次再犯,绝对不轻饶。”

  张破立刻一副感恩戴德。

  “别来这些虚的,我看着不舒服。今晚六点,在学校门口等我,不需要问我原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等的话,你明天就不用来学校上课了。”李主任挺着酥胸,相当的霸气。

  张破弱弱开口,“李主任,我晚上要学习。”

  “那意思是不去?”李主任凤眼一等,杀气逼人。

  张破嘿嘿一笑,“去,去,包晚饭不?”

  李主任揉了揉脑袋,也不知道找这小子行不行,似笑非笑,“饿不死你,还愣着干什么?要不和罗正他们一起去跑圈圈?”

  李主任酥胸乱颤,这家伙也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一点也不怕自己,仔细看眼神的话,感觉比自己人生阅历还要丰富似的。

  也就是在学校不好动手,否则的话···李主任拿出那根大大粗粗的玩意,俏脸微红,用力一折。

  张某人表示小老二一颤。

  “哥,李主任找你没事吧?”马池一脸紧张,不过看张破这幅气定神闲的表情,好像完全无恙啊,害的自己白担心一场。

  陈飞也凑过来略表关心,对于后排这位不露山不露水的哥们,那是相当的佩服了。

  中午,张破拉着马池一起去吃饭。老兵饭店在学区附近算是高档了,里面的湘菜一绝,听说主厨是正宗的炊事班老兵,马池一连串的赞口不绝。

  到了饭店,何训小弟朱不怕已经站在门口了。

  朱不怕头上的还缠着一点绷带,看样子伤势没有完全好,一脸谄媚,“哟,张哥,小马哥,你们来了。我们老大在楼上包厢等着呢。”

  “擦,朱不怕你头还没好啊,不碍事吧。”马池同学见状忍不住笑了。他娘的,看到朱不怕这幅吊样,真几把爽啊。

  “嘿嘿,小马哥说笑了,我这头是铁打的,没卵事。”朱不怕干笑一声,心想特么的现在让你笑,等一下老子一定要给你丫的开瓢。

  楼上,何训正给一个中年点烟,“刘哥,等一下的事情,就靠你了。那小子有些真本事,是个练家子,我打不过他。”

  “呵呵,既然你二少发话了,这事简单。要是那小子敢逼逼,打的他连屁都放不了就是。”中年阴冷一笑。

  “有刘哥这话就行。”何训松了口气,这一次花了大力气请了狠人过来,一定要让那小子知道自己的厉害。

  上了楼,果然,何训和六七个狗腿子已经在了。同时,还有一个看上去气质有些阴冷的中年,大概三十五六岁,额头上的一道刀疤异常现眼。

  绝对是个混世的,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底层小混混。

  何训请自己来吃饭,又请了这么一个不简单的混子,这顿饭不好吃啊。

  “哟,破哥,来了?来了就坐啊。”何训坐在刀疤脸中年旁边,抽着烟,盯着张破一脸调侃的笑。

  “哥,好像不对劲啊,这顿饭怕是鸿门宴。”马池也不傻,相反相当的有脑子,见状立刻反应过来。

  “怕什么?坐下来,吃饭。”张破拍了拍马池肩膀,率先坐下,马池刚要坐,何训将烟头一弹,刚好弹到了马池凳子上,“操,老子请的是张破,你这逗比哪来的,让你坐了?”

  赤裸裸的嘲讽。

  马池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相当的尴尬。

  张破眉头微微一沉。

  一边的朱不怕立刻嚣张嚷叫,“老大,那逗比叫马池,是跟着张破混的,挺牛逼的呢。”

  “老大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条狗嚷嚷了?”张破风轻云淡扫了朱不怕一眼,朱不怕心头一凉,话到嘴边愣是没敢说出来。

  他娘的,这眼神有点冷啊,还有点杀气。

  马池很感激的看了张破一眼。

  “呵呵,你就是高三一班的张破?”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刀疤中年开口了,点燃一支香烟,一幅大佬派头。

  张破不动声色,“不错。”

  “呵呵,听说挺拽,连何少都敢动手。”刀疤脸斜睨张破。

  眼前青年,还有点意思,至少面对这一圈人,这么冷静,气度就不简单。难怪何训在他手上,吃了亏。

  “何训,几个意思?”双筷绕指,张破没去看关上的包厢门,也没去看那几个狗腿子围成一圈。

  “张破,你还真以为我怕了你?呵呵,就你这样的,我随便都能玩死几个。学校里我不好动你,外面,还真没什么好怕的。不过你敢来吃这顿饭,我还是挺佩服你。”何训冷笑,“你要是同意以后跟着我混,之前的事情一笔揭过。”

  “我要是不同意呢?”话音刚落,刀疤刘已经插口,“不同意很简单,今天卸掉你一条胳膊,当个教训。”

  混社会的就是不一样,说话气势架势绝逼的比学生要强很多倍,至少这刀疤刘很有气场。可惜这种气场在张某人眼中,就跟一只苍蝇站在大粪上耀武扬威一样。

  “年轻人,有脾气是好事,不过也要分场合。托大了,不是好事。”烟头一甩,直奔张破脸上,看准头和力量,绝对是经常玩这种把戏。

  只可惜,这一次断定要让刀疤刘失望。张破双指夹住筷子,猛地一弹,直接将烟头弹开,不偏不倚,打到了何训脸上。

  “哎哟我操尼玛,烫死老子了。”何训龇牙咧嘴。

  马池在一边嘀咕,“活该烫死你丫的。”

  刀疤刘眉头一皱,刀疤拧动,挺吓人,“有点本事。”

  话音刚落,两支筷子跟长眼似的,嗖的一声窜过去,直接朝着刀疤刘双眼刺去。

  速度极快,刀疤刘心头一震,刚要躲开,却来不及了,只得伸手一挡,只觉得手臂如同被根钉子戳进去似的,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

  两根筷子居然直接插进了刀疤刘手臂,鲜血顺着筷子滴落。

  操,小李飞刀啊。

  马池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何训在一边更觉得菊花一紧,麻痹,今天阴张破到底对不对,搞不好要阴沟里翻船啊。

  %e酷X3匠网‘首发s

  无论是从力道还是从准头上,都绝对要比刀疤刘扔烟头来的更胜一筹。刀疤刘眼光不差,尤其是当年被人在额头上砍了一刀之后,眼力劲越发炉火纯青,单单这一出手,就知道眼前学生很不简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