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人打了个喷嚏,对面的李主任也有点哑然失笑。这小子,果然是天生演技派啊,自己好歹还没老眼昏花,罗正虽然是学校有名的小混子,不过看着架势,明显属于弱势一方啊。尤其是那一脚,真当她没看到?

  练家子啊,有空还真要好好查查老底。一个中学生,突然就插进了最好的班级,这本身就是个问题。

  不过,一想到那小子好像看到了自己无意中的隐秘····该死的,这笑容是在提醒自己么?

  李主任压低声音,“你真以为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就敢威胁我了?”

  张破眨眨眼,“李主任您说什么?我不明白。不过今天我被打了,明天可能是别的同学被打,希望主任能够严格治理学校的不良氛围。”

  李主任闻言一滞,张破同学依旧一副无辜加无奈模样。

  “行啊罗正,消停一段时间,又开始欺负同学了?跟我去办公室。”

  李主任发现那小子太镇定了,只得转头盯着罗正。罗正揉着屁股,一脸愕然,“李主任,你有没有搞错,是那小子踢我的啊。”

  张破的眼神更无辜,“没啊。”

  李主任一挥手,“都不要讲了,这事我知道怎么回事了,罗正,不要啰嗦了,跟我去办公室。”

  罗正几个被李主任带走了。

  真的是罗正被带走了。有没有搞错?

  议论纷纷。

  连赵雪琪和南宫薇都有些诧异。“薇薇,不会是南宫叔叔提前打过招呼了吧?”

  “没有的事。就算我爸爸打招呼了,李主任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谁都不理的。”南宫薇摇摇头,二女好奇啊,以李主任性格,应该是两个人都带走啊。

  马池彻底松了口气,“哥,你不会是李主任私生子吧?”

  一声惨呼,马同学抱着菊花飞奔回班级。

  马同学是越来越佩服张破了,陈飞推了推眼镜,乘着老师没注意道:“破哥,你这也太霸气了吧,一来就得罪了学校的两大霸王。不过刚刚那一脚,太牛叉了,不服不行啊。有机会,教兄弟几招散手,也好泡泡妞啊。”

  “猥琐,你就不能有点正经心思么?”马同学义正言辞,陈飞老脸一红。结果马同学更猥琐一弯腰,“哥,教的时候多教我一点。”

  陈飞,“马池你忒不要脸了。”

  马池傲然,“你什么时候见我要过脸?我这老脸已经给破哥了。”

  张破霸气两个字:“滚蛋。”

  语文课的老头子突然扔过来一个粉笔头,推了推老花镜,“后面三个不要再讲话了,在讲话全部滚出去。那个叫张破的,去一趟主任办公室。”

  学校主任不少,张破也就认识一个教务李主任。李主任叫了不去不行啊,也不知道那老娘们想干什么。

  到了主任办公室门口,发现罗正一帮人很认真的跟体育老师跑步,听说至少要十圈,跑超时的还要加圈数。不跑?行啊,第二天卷铺盖滚蛋,哪怕你老子是市委书记···还勉强说说情。差一点的,真就滚蛋了。

  酷}匠¤网首`发√U

  张破摇头啊,敲门喊了声报告。

  推门进去,只见一个满头花白的老头,身子骨略显精瘦,此刻真神采奕奕的和李主任对坐,盯着围棋一动也不动,根本没看自己。李主任和自己点了一下头,也没出声。

  张破不知道这李主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站在一边看两人下棋。

  老头手执黑子举棋不定,继而眼睛一亮哈哈一笑,落子如风,“哈哈,小李啊。我这一招袖里乾坤绝对妙极啊。你这架势估计得崩了。唉,技术越来越好,对手越来越少,连你也不是我对手了,这日子有点难过了啊。”

  李主任一言不发,秀美的眸子盯着棋谱,同样落下一子。

  “哟,这一手算得上妙手回春了,啧啧,大意啊大意。咦,好像要死棋了,呵呵,李丫头啊,也不知道让让老人家,容我悔一步。”

  老头很无耻的悔棋。

  一开始张破还饶有兴致看一眼,毕竟这老头看上去很有精气神啊。李主任怎么说也是秀色可餐,尤其是胸前两朵桃花开,开的人眼花缭乱啊。结果···这特么是下围棋?

  烂到顶了,照真实水平,李主任估计要赢好条街。

  李主任还真是好脾气,陪着老头左悔一步又悔一步,愣是悔了十几手,结果还是被李主任杀的全军覆没。

  老头丝毫没有谦虚觉悟,“你这丫头技术见涨啊,下一次还真不能让你。”

  李主任难得客气,“颜叔叔说笑额,轮棋艺您算得上国士无双。”

  老头哈哈一笑,“还是有几个人能够和我下几盘的。”

  相当的不谦虚,张破以前觉得老鬼够不谦虚的,眼前老头好像比老鬼境界高上一筹啊。

  “呵呵,你这个学生,有没有兴趣跟我下一盘?”颜老头技痒了,李主任朝着张破使眼色,张破心领神会,“老爷爷,我不太会。”

  一听这话,老头更来精神了,“无妨无妨,下着玩。实在不行我让你几手,下棋下的是个心情,不一定非要分出个输赢。”

  连拉带拽啊,老头硬是将张破给摁下来,滔滔不绝侃侃而谈,不说其他光是这架势,绝对高手模范。老头还真让了两手,下到一半又开始高谈阔论。张破本来还忍着,和老头杀的难分难解,结果一时兴致来了,连续来了几招后手,将老头给堵死了。

  然后····“你这个学生一点都不懂得谦让,还有落子别那么快啊,老夫我人老了有点眼花,刚刚那一子落错了,容我挪一下重来。咦,那一颗是不是被你挪过了,怎么被你围住了。啧啧,这一手妙极妙极,当真以为我没防着你。”

  一百手后,老头大手一挥,直接和棋,义正言辞,“老不欺少,今天我还有点事情,不然一定杀的你人仰马翻。李丫头,有时间带你这个学生去我就家,好好杀一场。”

  厚颜无耻啊。

  明明再来一手见血封喉,这老头···当真是国士无双了。

  张破表示震精了,连话都说不出来,老头就这么堂而皇之走了,临走前还连连摇头。

  “唉,可惜了,还打算提携几个晚辈,今天估计没空了。算了,下次再来。”老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终于离开了办公室。

  张破很蛋疼的看向李主任。

  李主任相当的和气,“颜叔叔是我的长辈,是个臭棋篓子。不过人还是不错的,有机会我带你去他家下棋。”

  张破一头黑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