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海棠果然挪开了枪,但保险依旧开着,手指头也依旧放在扳机上。以柯尔特的性能和这女杀手的本事,估计一秒钟之内就可以发射。

  “等会估计会有点痛,那啥,你不会开枪吧?”弱弱的看了枪一眼。

  楚海棠咬咬牙,最终将枪放在了一边。

  依旧是触手可及。

  不过张破终于松了口气,只要没在手上,比速度,他自信可以更快。

  刺啦一声,衣服被撕开。

  香肩袒露。

  很白,犹如雪莲花,触手微凉。

  就这样的一抹白,让张破忍不住一阵别样心动。

  而女子,依旧冷冷盯着张破,搞的张破都有点不好意思下手了。

  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感觉。

  “信不信,我扣掉你眼珠子?”察觉到某人眼神好像不太正经,楚海棠冷道。

  张破立刻一本正经。

  面不红心不跳,给伤口消了毒,整个过程,女杀手愣是没发出一声,也就是在取出子弹时嘤了一下,似乎松了口气,单单是这魄力,就让张破不得不竖起大拇指。

  “差不多了,保持休息的话,最多一个月就可以了。”张破很专注的将最后一块纱布粘到伤口上,笑道:“美女,来这杀谁啊。”

  面容一僵,楚海棠双眼冰冷如秋水,立刻摸枪。

  她是个杀手。

  这一次意外失手,连二号目标都没找到,反而碰到这么一个透着古里古怪的家伙。说实话,挺有趣的一个人。可惜啊,她楚海棠字典里只有两个字:冷酷。

  既然是不相干的人,又见过她真面目了,唯有一死。

  哪怕他帮她取了子弹。

  不过,楚海棠的两道月牙儿紧跟着一皱。

  枪不见了。

  “这枪有点意思。”

  张破不傻,早就有防备,几乎在她动的同时,一手朝着楚海棠身子一摁,另一只手迅速夺过枪。

  “柯尔特双鹰、45ACP型,七发单排弹夹。啧啧,挺牛气的。话说以前我有一把9MM口径的,比你这个应该稍微快一点。当然,女孩子嘛不建议玩枪,万一走火了,怪谁?”

  张破吹了吹带有消声器的枪口,眼神透着一丝调侃。。

  好整以暇看像楚海棠,“嘿嘿,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不夺枪,估摸着你就要拿枪盯着我脑袋了。怕死啊,没办法。咦,你这眼神很不对劲啊,我又没把你怎么样。”

  楚海棠死死盯着张破,完全没在乎这把柯尔特落在对方手中。

  仔细看,苍白脸上泛起一阵微红。

  犹如酒醉后的一抹。

  张破觉得这眼神很熟悉啊,好像在闽南的码头,有个挺俊俏的家伙也是这么一副要死要活的表情。

  楚海棠咬牙切齿,“你,手拿开。”

  愕然,张破这才感觉到左手好像···一团软软的。

  刚刚光顾着夺枪,没注意手居然摁在了楚海棠的胸之上。

  无怪乎这娘们表情这么难看。

  “咳咳,那啥,不好意思,摁错了,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哥真不是那样的人,纯属失误。”

  楚海棠:“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实人。”张破很和善一笑,“听你口音,西北的?”

  楚海棠冷哼,“不想死的话,把枪给我。”

  张破同样冷笑,“柯尔特世面流传的不少,不过一个西北的女杀手带着这把柯尔特可就不多了。我想南宫家应该能够查得到一点东西。”

  楚海棠终究没出声。

  张破有点无奈了,手刚放下立刻条件性拿起。

  又怕摁错被骂色狼啊。

  “成,我也不喜欢为难女人。你们西北出来的一个个都傲的很,张扶云以前跟我在一起,总喜欢吹嘘熬鹰隼多牛多厉害,养杀手跟熬鹰隼一个道理。我看也未必有多行,回去告诉他,这把枪我归我了。”

  “还有,其他我不管,南宫家的大小姐安全归我负责,你们爱打打爱杀杀,别来砸我饭碗。”

  楚海棠脸色终于变了,良久,才憋出一句话,“你怎么知道的。”

  这话意思有很多,你怎么知道我是西北张扶云的人?或者是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杀南宫家的人?又或者是张扶云喜欢熬鹰隼你怎么知道的?

  但总而言之,这话确定了楚海棠确实是西北张扶云的人。

  西北张扶云,枭雄啊。

  而且还是个非常年轻的枭雄霸主。

  都姓张,第一次见面就互相拿着枪对顶着,结果一起喝了酒之后称雄道弟,恩,还一起迎风尿十丈,比比谁更长。

  张破嘴角一翘。

  算算都两年了哦。那家伙,确实有手段啊。

  最v新!%章节m;上z/酷匠网

  “你肩膀上面那道浅浅的莲花印记,是张扶云特别信任的人才会有的。而且这枪,当年张扶云准备送给我,我没要。没想到,他会送给一个女人。”

  楚海棠终究信了。

  不过口气依旧冷冷,“你的话,我会带到。”

  接着口气更冷,“下一次,如果再碰到你,这枪,我会讨回来。”

  说完,直接走了。

  张破也没拦着。

  既然是张扶云的人,他不会阻拦。西北想在东南插手,这事两年前张扶云就和他说过,估摸着也布局了很久。本来和自己屁的关系没有,但自己既然接了这次任务,总得尽职尽心。

  这一次碰到此女是个意外。

  不过还没一分钟,楚海棠又回来了。

  张破讶然,“咋的,还想在这过宿?明着跟你讲,楼上是不可能让你去的,万一被发现蛛丝马迹我脱不了干系。楼底下就这么一间客房,你要是乐意我也不反对,不过到时候我一个把持不住,嘿嘿,那就怨不得我。”

  楚海棠真无力了。眼前这家伙,和自己那个主子性格还真有几分相似,单单是这份正人君子般的猥琐·····然后直接躺在了沙发上,“外面应该有不少人在找我,我行动不方便,在这里睡一晚。你要是敢偷偷摸摸的,我会杀了你。”

  睡姿挺优美。

  张破暗叹一声,毫无此刻应该睡觉去的觉悟,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似眼观鼻鼻观心心中小九九直冒。

  楚海棠冷笑,“想看人身子,又鬼鬼祟祟的,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三说:

继续扔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