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不同行也无所谓了。

  而马池则是住校生,刚好陪张破一起攻克难题,于是不断传来马池同学惊呼,‘咦,这题我做过啊,怎么结果和学委的不同。’‘这种题目小菜啊,哥这你都不会?来来,让小马哥发挥八大解法的精神···好像又错了。’反正一晚上,马池同学的精神可嘉,关键题目你特么倒是给我做对几道啊。

  “哥,我觉得晚上不上我发挥的时候,明天白天上语文课的时候给你讲这道数学题如何?”马池很认真。

  张破充耳不闻,干脆自己看答案上的解题步骤。

  一直学到十点半,张破这才揉了揉眼睛,收拾东西回家。住的地方离学校不算很远,刚好小跑回家,权当锻炼身体了。二十分钟,以他的速度妥妥的。这一次保安小哥看到张破,立刻点头哈腰,要多亲近有多亲近,就差跟张破称兄道弟了。

  张破也没点破,人嘛,这种攀富贵心思很正常。可惜自己只不过是南宫家的小保镖啊。笑着打了招呼,来到别墅。路灯下的门是关着的,显然南宫大小姐小脾气上来了,铁定不让自己进门。

  翻墙进去好像也不太妥当,只好硬着头皮给南宫薇打电话。

  南宫薇很客气道:“我今晚住雪琪家,你自便。”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张破很蛋疼啊,什么赵雪琪家他也不知道在哪里啊,大晚上打扰南宫仆射也不太好,算了,翻墙头吧。

  电话那头,南宫薇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和赵雪琪一人喝一瓶饮料,“琪琪,我们这样会不会过分?”

  “咦,薇薇你是不是心软了?可是你让我给你出主意的哦。要是你心软的话,可以现在回去给张破同学开门呀。”

  赵雪琪一脸坏笑,南宫薇听到这里哼了一声,“我才没心软,那个大色狼,让他冻死算了。雪琪,你穿的这么少,万一···他摸到这里怎么办?”

  “不会吧,他又不知道我家在哪里。”赵雪琪赶紧将贴身的睡衣领口紧了紧。

  南宫薇嘿嘿一笑,“那家伙手脚挺灵活,翻墙头进去不成问题。不过嘛,会不会被吓死,可就难说喽。”二女同时哈哈大笑,家里面的布置,一定能够吓到张破的。

  张破成功翻越进去,里面的门并没有锁,进了门,一股独特的香水味充斥客厅。不对劲啊,张破从没喷香水的习惯,可能是那两个妮子喷的?也不应该啊,难打是其他人进来了?

  张破也没多想,直接推开房门。

  香水味更浓,还有一股血腥味。

  不对劲啊,那两个丫头,不会无缘无故跑到自己房间喷香水。除非是想捉弄自己?

  而且,血腥味是怎么回事?

  天然的警觉。

  若是放在平时,他肯定是迅速掏出那把随身携带的沙漠之鹰。可惜的是,沙漠之鹰并没带在身上,而且没等到他做出躲避,一把带着消声器的柯尔特直接出现在眼前,跟着一声清冷声音,“不许发出声音。”

  声音冷归冷,却说不出的灵动悦耳。

  张破双眸眯起。

  眼前是个女人,持枪的女人,无论是握枪姿势还是眉眼这种流露出的一丝冷厉和老练,绝对是个很厉害的女人。黑暗的房间之中,那对透着冷静睿智的眸子,格外动人,目测身材不会差,饱满的胸部借着月色,也足以称得上浑圆饱满,是个很有韵味的女人。

  唯独左肩一滩触目惊心的血红,让张破挑了挑眉。

  枪杀,被追杀,不知道怎么摸到了自己屋子。

  同行啊。

  而且还是个女同行。

  最无情是同行人。

  脑海之中,迅速作出判断。受了伤的杀手,就算在如何厉害,在反应速度上,肯定会比巅峰时刻弱一点,张破有信心在对方开枪前躲到障碍物后,然后伺机夺枪。

  但张破没躲,很怂的举起手,“你、你想干什么?我可是好人。”

  枪口好像近了一点,似乎能够看到贴近的红唇。

  红唇如胭脂,“废话很多,枪口不留情。”

  空气有点冷啊,瞬间判断这女同行估计是个性冷淡,这么帅气阳光的一个小伙子在面前,居然无动于衷,“你肩膀的枪杀应该有一个小时了,再不处理,肩胛骨的问题就严重了,甚至整个左肩废掉都有可能,到时候别说拿着枪,恐怕拿一根狗尾草都不行。给个建议你,赶紧取出子弹。”

  “你说什么?”枪口更近,女人声音更冷,明显带着一丝慌乱。显然,被张破说中了心事。

  张破缩了缩脑袋,“我是个医生,听医生的建议总归没错。”

  “你真是医生?”

  “如假包换,我房间里还备有一套急救装置,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

  女杀手似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考虑到肩膀上的伤势,一咬牙点了点头,“你要是敢唬我,这里面六颗子弹,都归你了。”

  啪,大厅光亮四起。穿着黑色衣衫的女子枪口依旧没挪开的意思,冷冷打量着张破,显然想从张破的眼神之中找出哪怕一丁点的虚假,她会毫不客气的开枪。

  可惜的是,那家伙眼神真的不能再真,就跟深山泉水似的,搞的她都不得不相信。

  等到张破真的拿出一个备用急救箱,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医疗工具时,楚海棠的疑虑也打消了九分,一般人不可能准备这么整齐的急救箱。

  但她还是有点不太明白啊,这别墅,应该是一号目标的别墅。眼前这小子,无论和一号还是二号目标完全不符合。

  他是谁?难道是私生子?恩,还真有可能,楚海棠自顾自的点头。

  被美女盯着感觉是不错,不过,被一个随时可能开枪的女杀手盯着,有点小尴尬啊。

  “你,会不会取子弹。”楚海棠咬了咬牙,最终开口道。

  “取子弹问题不大,不过拿着枪对着一个医生,有点不太妥。”张破略带紧张的笑道。

  酷!Y匠网{B永Tt久#免费A看+小3;说s4

  “废话很多,取不取?”楚海棠枪依旧没收,对于任何人,哪怕最普通的人,她也会带着一丝警惕。

  张破苦笑耸肩,“取。”

  让楚海棠坐在沙发上,张破拿出医用刀具和酒精,伸手刚要碰到楚海棠肩膀,柯尔特枪口更近了。

  张破一僵,“取子弹总得把衣服撕开,不然没办法看到具体情况?”

  这家伙表情很认真,神态也很专注。

  想了想,楚海棠脸色稍霁,“管好你的眼睛,要是你乱看的话,我杀了你。”

  张破一本正经,“放心吧,我这个人定力还是不错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