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难度传球,何训轻松卡位,接球。

  然后强打一班中锋,“不想死就给老子滚开。”

  一班中锋面带怒容,却真的不敢用全力防守。

  何训撕开了防守,轻松挑起,扣篮。

  一旦扣进去,他就要等着那两条狗吃牛奶盒,然后拍视频,传到朋友圈,发到各种网站,狠狠羞辱那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但下一刻,他笑容彻底凝住了。

  球居然偏了。

  准确的说,是被突然冲过来,然后一个挑起的身影,狠狠打开。

  是张破。

  球被断了,张破抢到球,持球反攻。

  球场众人屏住了呼吸,刚刚那一手断球太精妙了。

  “搞死他。”何训一咬牙,速度居然也不慢,在张破两次晃人的功夫,已经杀到了自己家的篮下,等着一记大火锅。

  “小子,有种你倒是来个扣篮。”何训嘲讽。

  一道身影如同暴风,猛然逼近,然后狠狠跃起。

  噗通。

  盖帽。

  球进了。

  何训被人骑扣了。

  直接骑翻在地。

  球场爆出一阵疯狂吼叫。太特么精彩了。

  六班的精英呆住了。

  不可思议啊,副队长被人扣翻了,本来盖住的时候已经忍不住笑了,鬼晓得直接连队长给扣下去了。

  “牛奶盒,牛奶盒···”不知道是哪位仁兄看不惯何训那帮人,离开将最初的赌约提出来。结果跟风的时代····球场声浪如潮。

  六班的人真的傻了。

  “老大,真吃?”

  “吃特么卵,走。”

  ······何训那帮人自然不可能真的吃牛奶盒,开玩笑,那特么丢人丢到家了,就跟丧家犬一样,夹着尾巴跑了,当然,最后肯定是狠狠的瞪了张破马池等人一眼,放出一个狠戾的‘你等着’。

  “哥,太屌了。特别是最后一个骑扣,简直爽爆了。”马池一个跳步,兴奋的手舞足蹈。很显然,压抑许久的愤怒,在此刻释放,确实爽快多了。

  “你也不错。”张破对于马池的球技还是肯定的。

  至于最后一球,本来张破真的不打算这么暴力的,随便一个抛射就好了,真的是···一时失手啊。

  至于彻底得罪何训,张同学表示搞笑了,哥以前好歹是个特种兵,甚至还兼职过杀手唉,得罪的绝对都是一方大枭级别势力,何训?不好意思,真的是小朋友啦。

  赵雪琪也忍不住鼓掌了。

  南宫薇不高兴了,“雪琪,你到底站在哪边?”

  “唔,我这不是为班级高兴么,整天看六班嚣张不爽哦。”赵雪琪笑道。张破最后一招骑扣术太厉害了,真看不出来,居然有这样的爆发力,“不过薇薇,就张破这样的人,好难找哦,有脑子有力量,看来叔叔这一次是下功夫了。”

  “死雪琪,你说什么呢。”南宫薇追着赵雪琪一阵打。

  不过···好像是有那么一丁点厉害哦,至少穿了校服之后,也没那么挫了。

  南宫薇暗暗想。

  一直到吃午饭,马池絮絮叨叨要拜张破为师,这技术真碉堡了,要是学会了,啧啧,骑马射箭,泡妞也容易啊。

  结果被魁梧的中锋一个指头弹开,什么话没说,只是比了比身高。

  “不带这样啊,你这是身体攻击啊。”

  ······马池家境小康,难得出了一口气,很开心啊,立刻掏腰包,请大家吃一顿。学校食堂有私人和校办,私人的质量更好,有包厢,不过价格也贵。

  隔壁包间。二中一霸何训和几个狐朋狗友也在吃饭。对于上午篮球场的失手,自然一肚子郁闷。尤其是何训,特么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人骑扣,还是被自认为是弱者的一班人骑扣,当时暴走的心都有了。

  从来只有他何训何二公子欺负人,什么时候,路边随便蹦跶出来的小蚂蚱也开始在他头上动土了?

  “老大,不就是一次篮球赛,小意思啦。等下午哥几个给你找回场子,让马池那几个小子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来,哥几个,干杯。”作为何训的头号走狗,朱不怕拍马功夫一流,“何况也就是老大你心慈手软,不然的话哪能轮到那小子蹦跶。”

  何训属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那种,气归气,不过被这么一顿马屁一拍,也舒服多了,“那小子叫什么名字?”

  “张破,刚刚来的转校生,具体的来历不清楚。”朱不怕消息倒是灵通。

  “麻痹的,一个刚来的转校生这么嚣张。”何训咬牙切齿。内心之中,已经将张破判了死刑。

  “老大,一班的那几个崽子···好像就在隔壁吃饭。”某个刚刚上完厕所的小弟指了指隔壁。

  ······马池几个人依旧在高谈阔论,张破实在兴趣乏乏,自顾自的吃饭。还别说,虽然是学校的食堂,味道还挺好,就是有点贵啊,肉疼啊。

  酷Iq匠)5网正3R版H_首!发|"

  突然马池不说话了。

  陈飞几个人也不说话了。

  目光都聚集在了包厢门口,几个人脸上的表情也挺丰富多彩。

  “恩?上硬菜了么?”张破背对着门口,突然很无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门口的何训脸色不善,身后五六个高个则带着似笑非笑的嘲讽。学校敢惹他们老大的没有,因为敢惹的人,基本上都喝了几口马桶水,彻底闭嘴了。

  “何哥,你想怎么样?这里可是餐厅。”陈飞也在受邀行列之内。

  “陈飞,这没你的事情,赶紧滚蛋。”何训没鸟陈飞,因为陈飞只是小角色,朝着身边朱不怕努努嘴。

  朱不怕充分发挥狗腿子精神,走到桌边,盯着张破冷冷一笑,“小子,刚转来就喜欢替人出头,挺屌啊。我们老大说了,念你是初犯,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是以后碰到我们老大恭恭敬敬叫一声‘训哥’,要么吃完饭后,学校后操场小树林那边,老大和你谈谈心。怎么样?这颗是我们老大难得开恩了。”

  朱不怕装逼一笑。

  麻烦不断啊,张破依旧自顾自的吃菜,仰头露出一嘴大白牙,“你说什么?哦刚刚在吃饭,没听清。”

  “你找死么?”朱不怕好歹也算学校的风云人物,当然是因为跟着何训混的原因。张破这家伙摆明了是没把他放眼里啊,“还想在学校混,劝你老实点,我们老大不是你能惹的起的。”

  盛气凌人啊。马池心想也就是你特么背后有个何训,不然你马爷爷一个大鞋帮子抽的你认不出爹妈,一个冲动,指着朱不怕骂道:“你特么算屌啊,找我哥麻烦的人多了,你老大算老几啊?”

  马池居然爆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