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叫罗正,班级的第一小霸王,也算校级的小风云人物之一。

  罗正继而又是一笑,“当然,你要是识相的话,大家还是好朋友呀,刚刚薇薇给你的是什么,拿过来看看。”

  “好说好说,我这个人很喜欢交朋友。”张破不动声色,至于南宫薇鬼鬼祟祟朝后面观察的表情,自然被张破一览而空。对于南宫薇的小动作,张破也没点破,反正自己的任务就是负责南宫薇的人身安全,至于扫除障碍什么的,顺手的事情啦。

  “我就喜欢聪明人。”罗正点头表示这小子上道。

  罗正突然觉得很有必要和这小子聊聊人生啊理想啊,刚刚抬起来的屁股再度坐下,顺带着拍拍张破肩膀,结果···面容一僵。

  就跟掏螃蟹窟被夹住一样,表情瞬间精彩。

  然后痛苦大呼一声,捂着屁股乱蹦乱跳。

  有钉子······马池目瞪口呆,罗正连蹦带跳到医务室,也没整明白,莫名其妙的怎么就被钉子扎到了屁股,哪来的钉子啊,马池同学很无辜的摸摸头,直到瞥见同桌很温和的一笑,拍拍凳子,“马哥,来,坐。”

  马池悚然。

  “怎么回事,罗胖子怎么鬼哭狼嚎的跑了?”正等着看好戏的南宫薇皱眉无语。

  赵雪琪也是一脸莫名其妙,“好像被钉子扎了。”

  “哪来的钉子?”南宫薇恨恨开口,“笨得要死。”

  “薇薇,你不觉得应该是张破动的手脚么?还挺有趣的,一来就让罗胖子吃瘪。”赵雪琪观察细致入微,那家伙的笑容很自信啊。恩,不过想要成为我们家微微的贴身保镖,这还不够哦。

  张破很不合时宜的对上了赵雪琪目光,微微一笑示意。

  笑容挺和煦,犹如阳春白雪,尤其是牙齿很白,眼睛很有神彩。

  莫名的,赵雪琪觉得这家伙也不像微微说的那么无耻啊。

  不过···昨晚上是挺过分的,居然看到了本姑娘的那个。

  “雪琪,你不会是看上那个破人了吧。”南宫薇瞄了赵雪琪一眼,这小妮子有点不在状态啊。

  赵雪琪脸色微微一红,一闪而过,“怎么可能,薇薇你别乱说,不然我不给你出主意了。”

  “是么,那你脸红什么?”南宫薇好奇问道。

  “我···薇薇,那个什么张破的,应该有点本事哦。你的笔记本,要不要拿过去?”转移话题果然有效,南宫薇南宫薇撅起小嘴。“借给他就借给他好了。哼,我不信治不了他。”

  ······在马池同学心中,人畜无害的张破成功的晋级为不可惹一列。

  刚刚那一出不显山不露水的手段,真特么绝了。

  班级众人显然都么明白,罗正怎么突然一阵狼嚎。前桌的眼镜男诧异问道,“怎么回事?”

  张破摇摇头,“可能是马池把钉子忘在了板凳上,那小子不巧,命不好啊。”

  马池咬牙切齿,不过考虑到玩意张破一不高兴给自己来一出爆菊,只得一言不发充耳不闻。眼镜男盯着马池一笑,“马池你死定了。惹了罗胖子,你日子没法过了。”

  “不是我,我怎么会那么缺德。”

  “你别狡辩,你初中还拿胶水沾过人家凳子。”

  “貌似还在人家的汉堡里面放过芥末····哦,还有胡椒粉。”

  眼镜男陈飞和罗胖子初中就是同学,也是猥琐级别的大人物,说上瘾了,滔滔不绝的将马池初中英勇事迹罗列出来,完全没顾及到一边的马池同学已经要撞墙了。

  好不容易陈飞说完了,张破一把搂过马池,“马哥,教我几招?”

  马池:“哥,你是我亲哥,刚刚那个钉子真的不是我放的······”

  接下来一节课是语文课,也是毫无文学细胞的张破同学最蛋疼的类型,刚好马池同样蛋疼,于是乎两个人交头接耳,头就差埋到桌子下面,虽然是最好的班级,但每个班总缺不了一两个搅屎棍,恩,很显然,马池和去了医务室狼嚎的罗正算两个,而刚来的···好像也算一个。老头精力有限,在扔了几次粉笔无效之后,也懒得管了。

  “哥,那个钉子的角度是怎么放的,为什么先前罗胖子做下去没事?”

  “破哥,貌似你惹上了罗正了,要不你请我几顿饭,我负责帮你摆平这事···”

  马池充分发挥了无解的啰嗦能力。

  张破抬头很无辜,“你的意思是,那钉子真不是你放的喽?”

  马池:“·····”

  第三堂是体育课,也属于二中不多的几个最受学生欢迎课程,虽然是体育课,实际上体育老师就吹个哨子,集合一下,然后大手一挥,“都特么自己玩去,别玩单杠摔死就行。”

  然后直接隐身。

  “哥,走,打球去。”马池虽然有些胖,却喜欢打篮球,速度杠杠的,一个小助跑,单手一勾,很准的进去了。

  “马肥,这个场子归我们6班了。”另外一帮男生很不客气的将马池篮球踢开。其中一个高个很轻松的来了一个扣篮,顿时迎来一帮牲口的狼嚎。马池本来还不服气,一看到高个男生,顿时蔫了。

  “矮胖猪也学人打球。”那帮人当中显然不少人都认识马池,骂骂咧咧的一顿嘲讽,马池就是个天生的乐天派,虽然老受欺负,依旧一副无所谓的神态,“破哥,咱去那边的场子。”

  b酷M匠m网永ja久yZ免W费i看R小说

  “就这样走了?”张破道。

  “不然呢,那是六班的人。那个高个子叫何训,也是学校一霸,跟罗正一样,咱小胳膊拧不动人大腿啊,让一步海阔天空嘛。”打架打不过,打篮球也打不过,何况人多,马池很无奈啊。

  张破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了一根秋狗尾,在嘴里嚼了嚼,“也对,把球给我。”

  马池给球,“要球干嘛?”

  然后····惊呆了。

  球在张破手中谈了几下,突然被张破以一个古怪的角度扔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

  砰。

  正中篮筐。

  “哥,你牛啊,这可是中场外啊,绝逼的高难度长远球啊,比科比还牛。”

  话刚落,看到了篮筐下面一帮面色不善的校友,面色再度变了,“哥,惹事了,快跑。”

  球确实进篮筐了。

  而且很直接的撞在了高个子何训头上。

  这特么太岁头上动土的节奏啊。本来何训刚准备来个暴力大扣篮,让一边观看的女生疯狂叫,结果被这一球砸懵了。

  丢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