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你是说,两个校花当中有一个叫南宫薇,还小家碧玉?”

  “南宫薇真的是校花?”

  “等于说南宫薇在你们学校人气很旺?”

  “追的人很多?连外面的人都知道她?”

  ······唐大公子算了一下,和张破谈到校花一共而是几句话,有十句那家伙一直带着南宫薇。确实是个很让人无语的家伙,偏偏怎么有点志趣相投了?

  “咳咳,张破,说了半天,你到底哪个班的?”

  “额,额,我刚转来的,还没分。”张破好整以暇,对于南宫薇是校花,依旧有点消化不良。不过看过南宫薇的模样,确确实实也挺好看的。

  尤其是挺白呀。

  这话发自肺腑。

  “刚转来的,要不你转到我们班。”学校属于私立的,所以转校生很正常,而且高三这一年面高考,凭着二中一流的教学资源,确实有很多家长愿意多花一点钱,让小孩来这边学习。

  唐大公子很明确的表示自己和南宫薇不是一个班的,让张破考虑一下。是选择美女还是朋友,重色轻友还是重色轻友,权衡一下。

  侧重指出我唐阳平素不交朋友。

  唐大公子的性格确实很孤傲不群,难得和张破对脾气。

  张破挠挠头,咂咂嘴,很认真,“问题是,我这个转校生,是南宫薇家替我安排的,估摸着是和她一个班····”

  唐大公子愣愣的看着张破。

  突然觉得很没脾气。

  口里有点苦苦的,一拍桌子,“老板,再来一碟咸菜。”

  唐大公子还算尽心尽职,将张破一直带到了教务处门口,“里面就是教学主管了,你直接找他就好了。哦,有什么事情可以电话联系我。”

  唐阳是个有趣的人。

  张破自顾自的笑了笑,敲门,进门。

  然后直勾勾的盯着办公桌前的身影。

  “李主任,你好。”张破尽量让自己目不斜视···问题是,李主任不算太高的身子上,略显圆润的脸,配上极具身材的眼睛鼻子嘴巴,也算是风韵犹存,缀着接近36左右的大D杯,怎么看也忽视不掉那种第一眼的视觉冲击力。

  李主任很鄙夷了张破一眼,好在这种胸脯过大的困扰,她早就习惯。准确来说,眼前这小子第一眼能够做到心神不乱已经很不错了,“你就是刚刚转校的张破对吧,请坐。”

  张破是学校董事那边交代的学生,她自然要好好安排一下。让张破来这里只不过是办一下手续,“好了,你直接去高三一班报道,班主任徐老师我已经打过招呼了。”

  “谢谢主任。”张破很客气的一笑。

  “哦,对了,你把这些教材顺便带过去吧。”李主任尽心尽职的指了指身后柜子上的十几本书籍,应该是早上刚刚凑齐的。张破恩了一声,抱着书,突然发现柜子角落,有有款很经典很时尚的女性专用品····很大很粗的那种。

  张破眼角一挑。

  玩味一笑。

  少妇寂寞?

  更新SU最2,快上酷匠h网N

  看不出来啊。

  可能是察觉到张破的异状,李主任也瞥了一眼,结果····“张破,等一下。那个,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笑意如花,张破接触过不少人,这种明显的笑里藏刀而且是软刀子的眼神,自然也接触过,“主任,你说什么?”

  张破很纯的看着李主任。

  “哦···没事了。好好学习,不要整天胡思乱想。”李主任胸口略平,刀锋尽敛,“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

  张破很认真的哦了一声,匆匆离开。

  李主任脸色真的很古怪··没看到?臭小子装疯卖傻的演技派啊。

  ······高三一班,强化班。

  班主任徐爱华已经收到了通知,虽然对最好的班级插入这么一个不明根底的学生,徐爱华表示很蛋疼,但是学校的决定,他也没权利过问,只好忍气吞声。

  在班主任简单明了的介绍之后,张破又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班级大部分人都是没啥兴趣的表情。至于坐在前面的南宫薇以及赵雪琪,更是连看都没看一眼,一幅我们完全不认识的感觉。

  张破自顾耸肩,直接坐在了最后面。班级也只有最后面一排有空位置了。

  而且还是靠垃圾桶的位置。好在班级卫生搞的好,没什么太大异味。第一节课可能是照顾张破,班主任只是讲了很少一部分,之后都是一些班级纪律之类的废话,尤其说到上次考试班级居然有人拖了后腿,没能够在三个强化班之中排第一,老徐表示很生气。当然,下一次如果再有人拖后腿,谁的关系也不好使,直接转班。

  很明显的针对啊。

  张破听不听无所谓,翻了翻课本,高一到高三的基本上是一些基本函数概念以及几何证明,张破偏科,数理化问题不大,大的是文科类。

  “兄弟,你来了真好。自我介绍一下,马池,老马识途的马,金麟岂是池中物的池。”同桌是个不算胖的小胖子,个子也不算高,长相普通,属于站在人群中,一眼看过去不会在看第二眼的那种。

  张破搞不懂马池哪来的一种‘金鳞池中物’的自负。不过既然放下了一切,自然不会颐指气使,微笑点头,“张破。”

  稍微一聊,原来这小子就是所谓的‘拖后腿’,当然,用那货的话说,是自己一不小心失手。继而拍了拍张破肩膀,“兄弟,不懂的,问哥。”

  班级的学习氛围很浓厚,虽然下课了,除了上厕所的,来回走动嬉闹的还真没的。

  “张破,这是高一到高二的课堂笔记,我想看懂没问题。哦对了,马池的数学不行,还喜欢讲话,你别被他带坏了,不懂的,可以问我,不要拖我们班加后腿。”南宫薇一下课直接递给了张破一个本子,还挺亲切,搞的张破愣了一下。和丫头是不是昨晚上被看傻了?对自己有这么好?

  马池老脸一红,但似乎对南宫薇有些怕,愣是没吭声。

  至于南宫薇一离开,马池立刻竖起大拇指了,意思是我们学习委员还真没主动给谁笔记,你小子有福气啊。

  话音刚落,一个比马池还要胖的胖子拍了拍马池的头,示意马池让位。

  “嘿,罗哥。”马池点头哈腰,立刻站了起来。显然口中的罗哥挺屌。

  “新来的?懂点规矩,那个女生,不是你能够接触的。”罗正很霸气的蔑视一眼张破,小骨架子还不够他一拳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