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这样看着我,虽然我知道我有点帅···不过兄弟绝不搞基。”张破轻叹了一声,一幅无可奈何的模样。

  南宫玫咬牙切齿。

  不解,疑惑····愤懑。

  必死之局是因为这个带破毡帽的家伙而起。

  似乎又是这家伙破解。

  7酷*√匠Z:网MW唯◇一正!g版~,其他都☆是盗Yn版c

  他有病···南宫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我是不会感激你的,如果让我知道你是谁,我会杀了你。”南宫一咬牙,神色逐渐恢复。

  继而很肯定,“一定会杀了你。”

  鸵老大表示要尿了,人家好心好意要放心,自己这个主子还特么来这么一出威胁,表情跟吃了死苍蝇一样。不过话说回头···也就是形势比人差,要放东南那边,敢在小主子胸口这边指手画脚,那绝对寿星公上吊找死啊。

  张破又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好,我等你。”

  我等你来杀。

  偏偏这三个字出口,在如此萧瑟血腥的夜色之中,有那么一点小风花小雪月啊。

  能杀他的人不是没有,只是真的很少。

  这是自信,却不自负。

  “他有病。”看着不动声色隐入黑暗之中的身影,南宫咬着牙蹦出这么三个字。

  “小姐,赶紧扶着我,我去开船。”鸵老大并没有受重创,那一枪实际上刚好打在了左胸的一个硬币上,虽然扎进了一点,但完全没影响。

  “鸵叔,你没事吧,我来开就行了。”南宫道。

  “我没事,只不过刚刚胸闷了一下。”鸵老大拿出硬币,表示阿弥陀佛了一下。

  南宫和鸵老大带着几个受伤的手下匆匆上了一辆救生艇。

  夜色苍茫。

  南宫面色微白,神情却透着一股冷冽和冷静,显然在思量刚刚的事情。已经笃定那帮该死的闽南土匪必须要死,继而闪过那个破毡帽家伙,“鸵叔,那家伙是不是有病?”

  鸵叔回想了先前一幕,继而烂死在肚里,一本正经点了点头,“不是疯子,就是有病的疯子。正常人,哪能做出那样的事。”

  南宫玫点点头,“这件事情,你们谁都不许说出去。”

  然后一道更洪亮的声音想起来了,“喂喂那谁,你要杀我,咋不问我名字啊?当真把我当兄弟了?”

  南宫玫嫩脸一黑,救生艇明显的一抖。

  ······“一个小时之后,你想干什么,我不拦你。现在,对着夜景,喝喝茶,哦,有兴趣和我聊聊天,也挺好。”张破把玩着枪,精致的沙漠之鹰,有着杀手之神的美誉,全球限量版,射程和爆发力绝对第一流。

  好不容易被弄上岸的光头没敢说什么,道上混的,他察言观色的功夫也是一流的,如果真的要现在翻脸,死的人绝对是他,刚刚那小子秀了他一脸,眼睛不瞎自然不敢胡乱来了。至于手底下那帮混蛋,竹竿三已经湿了一地,指望个鬼哦。

  “还是有点无聊啊,要不再拿点菠萝蜜,我个人觉得这边的味道和台湾的味道一样,很正宗哦。”光头佬像看白痴一样····还能在要点脸么。

  也就是我出枪速度没你快,然并卵···算了还是先拿菠萝蜜吧。

  一个小时后,光头佬刚想说话,突然发现···操,怎么就一个破帽子了?人呢。

  码头远处,一艘孤舟飘荡在近海。

  “老鬼,这次任务有点简单啊,下次能不能找个有挑战的。啧啧,好歹我也算特种行列的第一流啊。”

  张破朝着一个老头发牢骚道。

  老头其实也就五十出头,就是有些驼背,人看上去有些佝偻,带着差不多的破毡帽。张破就觉得自己这个亦师亦友的老鬼除了带帽子有点型,其他不值一文。

  “臭小子,你当任务好找么?这一行不好混啊,你又不是职业杀手出身,当个特种兵还被半路给踢出来了,这一次更好,估计天一亮,闽南帮的人要到处找你了。”

  老鬼猥琐的半蹲在甲板上,抽着旱烟。

  张破老脸一红,“那也不能怪我,鬼晓得队长那么不禁打,其实也还好了,没残废不是?”

  老鬼咳咳一笑,“臭小子,真的还想接任务,要挑战的?”

  “废话,不过先说好了,这一次做完任务的报酬直接给我,不然坚决不干。”

  “奶奶的,说的老子好像坑蒙拐骗你一样。”老鬼白了张破一眼,“这次任务报酬不低,不过很难啊····万一你半途而废,日后老子这块金字招牌可就彻底毁了。”

  “老鬼,你对我还不放心?”张破很熟练的一手勾住老头肩膀,被老头很不客气一烟杆敲开,“既然你决定了,那我就再信任你一次,喏,这是地址和人物。”

  ······S市,作为整个共和国的经济文化首屈一指的大都市,处在东南沿海的核心地带。宽广的道路上,车辆如流人如梭。

  一辆客车车门缓缓打开,旅客纷纷下车。

  张破走出车门,深深吸了一口气。

  入秋的天气,秋老虎的余威依旧存在,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喧嚣。

  “南宫仆射。”张破拿着纸条眉头一皱。想想那天晚上,老鬼眼神不对啊,怎么猥琐味道比平常要重很多啊···不管了,先过去看看再说。纸条只有一个人名以及地址。张破打定主意,叫了一辆的士,直奔玖龙别墅区。这套处在市中心的别墅区绝对属于高逼格的存在,结果的士到了别墅门口,直接让保安给拦了下来,更无耻的是,张破突然发现口袋没带钱···除了车费,老鬼居然没给他一分钱。

  “兄弟,不会没钱吧?”的士司机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张破,从车站到这里,少说一百大几十的车费呢。

  “怎么会,你稍等。”张破挺尴尬啊,朝着门卫道,“兄弟,不能进去的话,那麻烦帮我通知一下C1栋的南宫仆射,是他找我来的。”

  南宫先生?这人是来搞笑的吧。别墅区拢共这么大,姓南宫的也就那么一家,在里面绝对属于前三甲的大门大户,你一个穷小子打秋风也稍微有点眼力劲啊。门卫还是很尽职的,尽管觉得眼前这家伙像神经病,“不好意思,没有业主提前打招呼,我们也无能为力。要不,你在这里先等着,南宫先生晚上回来的时候我知会你一声。”

  城里人真会玩。

  张破很蛋疼,的哥的眼神更让他蛋疼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