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啊。”光头佬一拍大腿,不过看到某人的睡相,手一抖差点就蹦出去,好在某人总算有点反应,迷迷糊糊看了一帮大眼瞪小眼,“到我了?”

  光头真的不想讲话了,只能点头。

  “这么快?还以为能多睡一会。”将帽檐拉低了一点,猫着腰缓步上前,结果被石子绊了一跤,哎哟一声,老脸一红,“抱歉抱歉,天太黑,没看到。”

  光头佬一帮人晕倒。

  “老大,那··那小子能行么?”

  竹竿三缩回原地。

  “你觉得呢?麻痹的,不管了,就当堵枪眼了,等下听到那小子惨叫,让大伙立刻开火。”

  “放心老大,我就算死也拉一个垫背的。”竹竿三一听不用自己出头了,立刻拍着胸脯保证。别说光头佬了,就连竹竿三也觉得,那戴帽子的傻小子撑死了就算堵枪眼的料,不过···这样也好啊,不然堵枪眼的就是自己了。

  突然传来一阵哎呀哎哟的惨呼。

  光头佬一帮人群情激奋,打起来了,麻痹的兄弟们起来搞。

  咦····那小子怎么还在甲板上没倒下来。

  对面怎么哑火了?

  “老···老大,好像不对劲。”

  “我特么不瞎。”光头佬一脚踹开竹竿三,带着疑惑,刚要开口,结果戴帽子的轻轻一回头,露出一口大白牙。

  光头佬表示小心肝噗通跳了一下。

  ······一帮人小心翼翼爬上船,然后再度震惊了。

  对方剩下的九个高手,每个人的手腕全部一枪命中,但只是失去攻击能力,却不致命,而且每个人中枪的位置一样,这表示开枪的人太准了。

  好牛b的枪法。

  光头内心一阵复杂。

  扮猪吃老虎的···真特么是高手啊?

  光头无话可说了,看着甲板上略显单薄,但绝对很酷炫吊炸天,装b无边的身影时,也彻底服了,然后认认真真打量了这个带着破毡帽的家伙。白天的牢骚一扫而空。真人不露相啊,一开始也没真打算指望这家伙,鬼晓得对方的反应这么快,差点阴沟翻船。

  同样的,南宫玫也是一脸苦涩。

  难得有兴趣出来走一次,结果阴沟里翻了船····如果不是那个突然走出来的破帽子,他们肯定有把握全身而退,就码头这帮废物,如何能够拦得住他手下这帮高手。问题是,那家伙就跟走亲戚逛街似的走上来,结果就让九个训练有素的保镖没了行动能力。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对方没对他开枪,但他知道,对方绝对能够在零点一秒之内,让自己同样丧失行动能力。

  这是基于一种实力信任的判断。

  他冷冷的盯着那家伙,如果不是这个家伙,以他的能力,离开绝对没问题,只要他一离开,这些该死的家伙,全部都要死。

  但现在·····青年的眼神很复杂,一句话不说。

  失望,绝望····还有一些,嘲讽。

  恩,确实是在嘲讽。

  张破反而有了一些兴趣。

  静静看着青年。嘀咕一句灯光有些刺眼啊,便又走进了几步,蹲下来,近在咫尺的观察了一下,似笑非笑拍了拍对方肩膀,“你真像我一个朋友。”

  继而很认真的解释道,“可惜她是个女生,胸比你大了一圈。恩,还是两年前了,现在应该更大了。”

  隐隐有一些失落。继而又拍了拍南宫玫胸前,“啧啧,肌肉还是不错的···有点软啊。喂喂兄弟你这什么眼神,你现在是在我手上唉。”

  “呸,色鬼,你在碰我一下试试。”狠狠的朝着张破啐了一口。就好像是···某个女生洗澡被色狼偷看后的嘲讽以及鄙夷。

  这不应该啊。

  l最n新,章m#节上酷$G匠(b网U

  张破忍不住摸了摸···本来是想摸头,结果摸到了帽子。

  一边的鸵老大倒吸一口凉气。

  南宫玫面色铁青,一片杀机啊。

  场面确实有些古怪。

  剑拔弩张到生死相见的两帮人,因为一个带着破帽子装酷的家伙,有些···莫名其妙。

  某人被人连续啐了三口不得不起身远离一些。

  “兄弟,我们是东南南宫家的人,以你的身手,怎么甘心在光头佬这个赤佬手下做事。只要你愿意跟着我们,代价是他给的两倍,不,三倍。”鸵老大强自镇定,脑子里却全部是刚刚张破拍南宫玫胸脯的凶悍举动啊。

  “老弟,别跟他们废话了。这一次的任务我会和上头说,酬劳可以加一倍。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好了。”光头佬忍不住哈哈大笑了,拍了拍张破肩膀,却被张破不动声色的避开,也不介意,“兄弟们,都扔下海喂鱼。今晚回去一条龙哥包了。”

  一帮人跟土匪一样的放肆大笑,各种肆无忌惮。鸵老大面色死灰,比枪打死还难看。南宫玫则咬着牙,死死盯着张破。

  眼圈居然红了。

  泫然欲泣?

  好奇怪的感觉啊。

  张破再度摸摸帽子,想不透啊,“兄弟,做买卖遭暗算很正常啊,你别这幅大姑娘受委屈的架子,唉唉算了,谁让我心肠软,最见不得男人红眼圈。光头老大,这次算了,放了他吧。”

  光头佬一愣,继而面色一冷,“老弟,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你管了,大不了这一次的收入在多给你一份···喂喂,你想干什么?”

  当黑漆漆的枪口,无声无息的对准光头脑铮亮脑门的时候,光头佬长大了嘴巴,然后识相的闭嘴了。

  因为他发现这家伙的保险是开着的。

  只要手指一勾,他就要脑袋开花。

  用对方的话说,就是零点零一秒之内。

  “老、兄弟,有什么话好说,动刀动枪不太好吧。况且上面····”

  “说太多话,我会心烦,心烦手就会抖。哦,我这个扳机很松的,你这眼神意思是不信喽?”

  淡淡的···霸气侧漏。光头突然觉得对方和煦的笑容很冷,不错,该死的对着自己笑,很纯洁的样子,偏偏透着一股冷冽。

  “放,立刻放。特么的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下去,竹竿三,你发什么呆,赶紧的卸子弹啊,再不卸老子崩了你。”光头佬背后冷汗直冒,度过一劫是一劫。

  人在枪口下,不得不低头啊。光头佬毕竟是一方大佬人物,对方又软硬不吃,只得见机行事了。手下人也很识相,纷纷下了船。

  接着传来了光头佬一阵呼天抢地,水花四溅,居然被张破直接一脚揣下了船,手下一帮人速度的上了小船去捞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