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闻人无庸

  叶惊蛰的身体已经透支,在几次从地上爬起来的尝试都失败后,便索性躺在地上休养。却忽然听得旁边一个年轻而极度虚弱的声音说:“我因何……而……死?”叶惊蛰心头一紧,不曾想闻人竟还未死,心思一转,又觉得这声音不似闻人,四顾之下,周围又没有其他人,不由心中生疑。他叹了一口气,罢了,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便是闻人没死,他也无力再做些什么,只能任人宰割。“我……因何……而死?”叶惊蛰心思正流转,却听得那虚弱的声音又响起。

  “仇。”叶惊蛰沉默了一会,缓缓道。

  “哪家?”

  “普罗城,叶家。”叶惊蛰声音低沉,声音中的恨意不加掩饰。

  闻人听闻这话,略一沉吟,声音似是很痛苦:“叶家……呵……到头来……我还是做了他们的替死鬼。”

  叶惊蛰方欲怒斥闻人“你以为说这种话就能逃过一死吗?”,却被对方打断。“小鬼,我……咳咳……”闻人虚弱地轻咳了两声,他知道叶惊蛰不会相信他,却仍是用自己最后一丝力气说道,“不是你的……仇人。闻人,不是一个人……而是家族,或者说……组织。我只能……咳咳……控制……两只兽人……”他无奈地一笑,“或许……你永远不会……知道仇人是谁……”

  叶惊蛰心下骇然,那围攻父亲的兽人至少有八只,若闻人所言是真,那叶家灭门之祸的始作俑者便另有其人,可这敌人的话,能信吗?恨意在心头翻涌,叶惊蛰竟是硬撑着站了起来,走到闻人身旁,居高临下,声音冷得似能将空气凝华,“是吗?若是如此,我也只好……一个不留。”他狠狠地再次将骨刃插入闻人的胸口,后者身体一震,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几不可闻地吐出四个字,“闻人……无庸……”

  闻人无庸睁大眼睛望着天空,一动不动,气息也渐渐停止。他忽然想起很多事,家族、命运、朋友、生死、自由……在闻人一族中,他一直都是最弱的那类人,他没有修炼天赋,甚至无法掌握家族世代传承的驭兽术,做事也不够狠厉。他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方,每天与自己的族人一同修炼、比拼、搏杀,他唯一的寄托便是那两只从小跟着他的兽人——阿欢和阿欣,不论对手有多么强大,他们一向都是并肩作战,一同遍体鳞伤,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超过了控制或是契约的关系,这契约仅仅是为能够随时得知彼此的状况而存在。那时,闻人无庸做梦都想带着阿欢和阿欣离开那个黑暗的囚笼。终于有一天,族长亲自召见了他,问他想不想去阳光下生活。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想”。于是,这世间便多了一个“闻人”。

  真正的“闻人”是一个强大的杀手组织,被“闻人”盯上的人最多活不过三个月。“闻天府”在焚天域中勉强算是一流势力,可在魔域大陆最多排在二流势力之末,而真正的“闻人”组织的真实实力却是在整个大陆也可跻身一流势力行列。只是这组织虽然势力强大,却罕为人知,只有同等水平的势力才能隐约感觉到他们的存在,“闻人”组织十分彻底地掩盖了自己的名气,他们杀人不留痕迹,自然也留不下仇家。

  然而六年前,“闻人”家族的高层却不知为何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把闻人势力的冰山一角展现给大陆。于是他们选中了闻人无庸,以药物让他改头换面,变成了一个中年人,隐去了他的本名,只称为闻人。

  闻人无庸当时的兴奋是不言自明的,以“闻人”之名建立闻天府后,他不仅能够生活在阳光下,而且能成为世人眼中独一无二的“闻人”,这是家族中不二的荣光。但是后来,他发现自己错了,他拥有了世人的敬畏,却失去了更多的东西。

  他依然没有自由,一切行动都受制于家族,而家族也开始不再隐匿行迹,杀人灭族后会留下“闻人”之名,这所有的债都被算在闻人无庸的头上。他过上了比童年时期更加担惊受怕的日子,经历了无数次莫名的追杀,对家族的感激也渐渐被仇恨所取代,他开始培养自己的亲信,希望有一天能够摆脱“闻人”的势力,以他自己的本名屹立于世,不必做别人的替死鬼,无庸,无庸,他相信自己本就不该是庸庸碌碌地活着的。

  酷L匠,=网(…正I版首X9发n

  然而,家族在发现他的异心后,对他采取了震慑措施,当闻人无庸看到自己视为兄弟的部下被家族斩杀,阿欢、阿欣身受重伤时,他的仇恨强烈得能烧毁内脏,他却只能屈服。他不敢再挑战家族权威,只希望身边的人能够平平安安地活下去,他给所有的亲信下了命令:若当他不在之时,有人袭击闻天府,所有人立刻撤退,不要与之纠缠,最好不要被人发现行踪,闻人无庸不怕被叫做缩头乌龟,只要他的兄弟能够完好无损便好。这便是叶惊蛰复仇之时,闻天府空无一人的原因。

  只是他没有料到这帮兄弟的血性与对他的情谊,他们竟然埋伏在不远处,决心与敌人誓死一战,以捍卫“闻天府”的尊严,这一生,有兄弟如此,却也足矣。

  只是,他最恨的不是叶惊蛰,而是家族,若非家族派人牵制住自己,他早就赶回来与敌人一战,保护身边的人……没想到“闻人”对自己的族人竟也用这般借刀杀人的手段,他怎能不恨?

  他其实很羡慕叶惊蛰,羡慕那些为家族来寻仇的人,至少他们的家族曾经为他们遮风挡雨,给过他们美好的回忆,而他闻人无庸与家族的羁绊却只有仇恨,不死不休。

  唉,这一生,他注定要辜负“闻人无庸”之名。

  不知过了多久,兽人阿欢四肢着地,缓缓地爬了起来,在力量即将耗尽之时,他爬到了闻人无庸的身侧,静静地趴在主人的腋窝处,像一只新生的小兽般,安心地睡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