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死亡

  叶惊蛰迅疾地冲向逐渐缩小的冰棺,却只能在距离冰棺不足五丈远处,眼睁睁地看着冰棺压缩到极致,然后爆裂,即墨流飞的身体在一瞬间变得一片模糊,零星的血肉飞溅到叶惊蛰的脸上。他看到的最后一幕,是即墨流飞轻轻地动了动唇,像在对他说些什么。叶惊蛰倏然停住了,像死尸一般站在原地。

  另一边,青棺也在同一时间炸裂了,爆炸扬起的沙尘一时间遮挡了外面人的视线。过了一会儿,沙尘慢慢散开,闻人浑身是血,单膝跪地,显然也受了重伤,他啐了一口:“差点被一个小毛孩炸死,还是死在自己的招数下。”他撑住膝盖,缓缓站了起来,“不过这小子的修炼天赋还真是惊人,居然能够操纵木灵复制我水属性的术法……幸好死了啊……”

  闻人看向仍然呆站在原地的叶惊蛰,不出声地冷笑了一下,扬手随意挥出冰剑,手臂上传来剧痛,“该死!”看来这伤比自己想的还严重,现在的他不仅无力凝聚充足的灵力施用术法,甚至连动一动,身体都像被撕裂了一样。“结束了。”闻人道。

  冰剑直射向叶惊蛰胸口,却被其胸口处的什么硬物挡住了,“叮”的一声脆响,那冰剑竟碎成两段,叶惊蛰也被这声音震醒,他左手颤抖着从怀中掏出那硬物。那硬物竟是即墨流飞的的断臂。刚刚接到这断臂时,他痛苦而茫然,不知该如何处置,阿飞便从他手中夺了去,直接塞在了他的衣服里,恨铁不成钢地剜了他一眼,“收好了,这兵器,不知要引来多少人的觊觎呢。”

  这一贯冷漠的少年怔怔地落下泪来,眸光却变得愈加清朗,双眼隐隐浮现出双叶交叠的印迹,“青魂”术法在这一刻释放了全部力量,此时,叶惊蛰越是悲痛,心神便越是清明,记忆向洪水一般向他涌来,连他之前未曾听出的弦外之音都在他脑海中回荡,掷地有声。

  “我们是彼此的兵器。”在实力为尊的魔域大陆上,朋友会相互背叛,亲人会反目成仇,夫妻也会大难临头各自飞,唯有用心去炼化、生死与共的兵器才不会背弃自己,甚至宁愿自毁,也不肯改换主人。这承诺,是即墨流飞誓死守护的心意。

  “阿飞,对不起。”叶惊蛰握了握拳,喃喃道,“其实我不是个生命力强的人,因为连我自己都想放弃自己。”他知道,即墨流飞在催动“最后的尊严”前,对他说的那句无声的话是“活下去”。愧疚之情在心中翻江倒海,若不是因为自己的冲动任性,阿飞就不会死。叶惊蛰其实从没有把握杀死闻人,只是他已经无法压抑仇恨之火,便使它肆意燃烧,哪怕烧死自己也好。他甚至隐隐有着一种以死来逃避责任的念头:即使无法报仇,如果我死了,也便不用再受这仇恨的折磨了吧。他之前从不肯承认这种懦夫的念头,但这一切却在“青魂”的作用下变得明晰,叶惊蛰的瞳孔发出耀眼的青光,“只是如今,我却不能再辜负你!”

  叶惊蛰迅速用指刃刮去那断臂上仅存的血肉,眸光凝聚着悲痛与生机,他知道,这也是阿飞所期望的,他一直都知道。“我们会一直,并肩作战。”

  叶惊蛰身形一闪向闻人冲去,“飞蛾扑火。”闻人冷笑,九把冰剑飞向叶惊蛰,后者却不避反上,任冰剑刺穿自己的身体,却没有减缓速度,这样的伤本会让人痛得失去理智,可在“青魂”的持续作用下,叶惊蛰却是愈加清醒,甚至五识都变得更加灵敏。

  叶惊蛰终于接近了闻人,他一跃而起,从上方向闻人的头部攻击,闻人手握一把冰剑刺入叶惊蛰的左眼,叶惊蛰却没有闪避,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闻人刚想抽出冰剑,叶惊蛰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竟是让那冰剑刺得更深了。闻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叶惊蛰便将附满了灵力的骨刃插入对方的心脏,“啊!”闻人一声惨叫,身上仅存的灵力爆破而出,叶惊蛰被震得摔倒在地,吐出一口血来。

  刚才那一致命一击固然强悍,却是将闻人最后的顽抗激发出来,给叶惊蛰也造成了不小的伤害。然而,也正是这种灵力爆破的顽抗,让叶惊蛰确认,这一击之后闻人必死无疑。若那一击用的不是阿飞之骨,而是寻常兵器,怕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了结敌人。

  闻人倒地,中年人的面孔奇异地发生了变化,竟是变作了面色苍白的青年模样。

  12酷6◎匠@H网永ju久rZ免p费看小df说Z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