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兵器

  此刻,即墨流飞赌气般转过身去,不再看叶惊蛰,而是走向倒在地上的兽人。他蹲下身,抽出了兽人手中之物,随意地扔向了身后的人。

  叶惊蛰接住那物,剑眉微皱,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原来那物竟是即墨流飞的小臂,小臂上的血肉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掉落了大半,腕骨下的手已经被即墨流飞卸下。

  看着叶惊蛰的反应,即墨流飞无奈地白了他一眼,语气含笑,声音中带着宠溺:“你不是没有兵器了吗?送你。”

  叶惊蛰沉默良久,才试探着问:“它还能长出来么?”

  “或许吧。”即墨流飞这样模糊地回答,心里却很清楚,自己的左手小臂是永远失去了,既不可能接回身体,也无法重新长出,他在决心断臂救惊蛰之时,便已有了这般觉悟。

  对于即墨族人而言,只要骨骼还在,不论身上的血肉被毁掉多少,都会在短时间内生长出新的血肉,附着在骨骼之上,因此,除却被斩断的手臂外,即墨流飞身上的其他伤口都会在三天内愈合。然而,骨头却是无法复原的,断掉的骨头已经彻底失去了贯通身体全部骨骼的灵力筋脉,一旦失去,便会成为即墨族人终生的遗憾。

  骨骼奇坚是即墨一族最令世人艳羡的天赋,没有毁天灭地的力量就无法毁掉即墨的骨头。如此强悍的骨骼,一直为人所觊觎,很多强者为了获得这种骨骼以锻造自己的兵器,都争相猎杀即墨族人,导致曾经兴旺的一族如今人丁凋零。

  然而,真正能够有所斩获的人却是极少数。即墨族人对自身骨骼的爱惜甚于生命,他们宁死也不愿让骨骼被夺走。从远古开始,即墨一族便世代流传一种秘术,被世人称为“最后的尊严”,这种秘术不需结印,不需咒语,只要用必死的意念催动,便可使身上的骨骼转瞬间全部化为齑粉,保留自己最后的尊严。

  因此,取得即墨之骨,一般必须在即墨族人自愿或者来不及形成意识的前提下,方可实现。然而,即墨族人的意志力极强,修炼天赋又属上乘,一万个即墨族的牺牲者中,能有一个留下骨头就已经十分不易。

  “不干掉他吗?”叶惊蛰的下巴向那只尚存微弱气息的兽人挑了挑。

  “不了。”即墨流飞粲然一笑,“他的生命力很强。”

  “你这家伙还真是……”叶惊蛰叹了口气,在魔域大陆,轻易放敌人离开是大忌,可是即墨流飞就是对生命力强的东西有着超乎寻常的执念,正是因这执念,他喜欢种往生木,也是因这执念,他在四年前救下了自己。

  往生木,一日一往生,生生不息。这种特殊的植物在一日之内发芽、抽枝、生叶、枯萎,在下一日,重新经历这一循环,在极短的时间内爆发出最强的生命力,它没有真正的死亡,即使在一日之末亦涌动着新生的希望,虽死犹生。在战斗中,即墨流飞种入兽人腹部的树,就是生命循环周期被压缩之后的往生木。

  四年前,叶家被灭门,叶家家主叶南暗中派人送走自己唯一的儿子叶惊蛰。为了给叶惊蛰留下足够的逃亡时间,叶南使用叶家秘传的禁术“天罡劫”设下结界,将所有闯入叶宅的敌人封锁在自己的战斗范围中。在焚天域,“天罡劫”一出就意味着不死不休,因为其形成的结界几乎无人能打破,甚至连施术者也无能为力。逃出“天罡劫”的唯一办法就是杀掉施术者,如果施术者侥幸赢得了胜利,则要被一直困在这结界,永无自由,至死方休。因此,对于叶家人而言,一旦使用了“天罡劫”,不论最后战斗结果如何,自己都是输的。

  纵然叶南付出生命的代价来保全叶家最后的血脉,叶惊蛰仍是被埋伏在叶家之外的敌人一路追杀,身受重伤,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肉,倒在逃亡的路上,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即墨流飞神采飞扬的笑脸。“你的生命力真的好强啊,比阿花还要强。”即墨流飞努力地睁大了细长的睡凤眼,似是想要传达自己的兴奋,他边说边指了指房梁上一只缓缓爬动的紫红色小蛇。后来叶惊蛰才知道,那小蛇阿花是即墨流飞在救自己回来的路上,顺手救下的。即墨流飞说,自己可以感知到它的生命力很强,对此,叶惊蛰不屑地回了他三个字,烂好人。

  二人方欲离开,一股强大而冰冷的灵力从天而降,即墨流飞微微地眯了眯眼,心头涌过一丝悲哀,“惊蛰,看来你真的要失去你的兵器了。”

  W√看正t版¤章Z节6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狼之舞 说:

大家的支持就是我源源不断的动力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