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即墨流飞心头一慌,用全力抽动自己的手臂,兽人却纹丝不动。流飞眸光一冷,指尖泛出幽冷的青光,兽人狞笑着开口:“没用的,我要他死在你面前。”兽人很精明,这是一个无论如何都不吃亏的计策:若是流飞无法脱困,那么叶惊蛰之死将给他沉重的打击,影响他的战斗状态;若是即墨流飞侥幸挣脱自己,那么冲向叶惊蛰的那一刻,他的背后必然出现破绽,足以让自己给他致命的一击。

  “是么?”即墨流飞戏谑的笑容中染上一丝惨淡,他将青刃落在自己左臂的肘关节处,在兽人诧异的目光中,沿着两根臂骨间的缝隙,瞬间斩断了自己的小臂,断臂处血流如注,鲜血染红了兽人灰黑色的狼毛,甚至有几滴射入了兽人的眼睛。

  兽人在反作用力下凌空倒退了两步,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睁开眼后,愣愣地看着手中的小臂,自己全力一击都没能废掉的手臂,竟是被手臂的主人眼都不眨地斩下,如此的魄力,令敌人也不由心惊。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2!说9+

  即墨流飞没有时间等待彻骨的疼痛缓和,他趁兽人愣神的瞬间,迅疾地冲到叶惊蛰身前,此时地面上袭来的兽人与他的距离已经不足五尺,且这距离仍在飞速缩短,若是流飞再晚到片刻,怕是叶惊蛰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青木斩!”青光撕开了空气,直接将迅猛冲来的兽人斩成了两半,上半身的嘴唇还在抖动,发出微弱的呻吟。

  即墨流飞喷出一口鲜血,单膝跪地,视线也有些模糊。这青木斩确实威力巨大,但会对使用者造成反噬,即墨流飞刚刚开始修习这一术法,甚至没有五成的把握顺利地使出它,更不要说还要用伤重的躯体抵抗那强烈的反噬。只是如今,他自断一臂,双手结印的术法无法使用,这青木斩是唯一掌握的唯一不需结印的绝杀术法,即使反噬再剧烈,他也必须用这一招保护叶惊蛰。

  “阿飞,你的手臂……”叶惊蛰盯着即墨流飞的断臂,声音有些颤抖。

  “回去躺着,”流飞的声音有些森寒,掩饰着他的虚弱,“等我的战斗结束,你必须恢复到能帮我撤退的地步。”

  叶惊蛰没有反驳,躺回到叶床上,他知道此刻的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会成为阿飞的负累。内疚和痛苦甚至超过了身体的伤痛,勒住了他的五脏六腑,以至于他没有发现那叶床上附着的灵力比刚才更加浓郁,甚至将要化成实体,而黑暗中,流飞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而黯淡。

  “只能速战速决了。”流飞看着发狂的兽人,暗想道。妻子的死亡让兽人失去了理智,他甚至忘记丢掉手中流飞的断臂,就狂奔而来。兽人的拳风变得更加凌厉,攻击却毫无章法,即墨流飞在他攻击的间隙闪到他的身后,青光刃刺入兽人的身体,却微微偏离兽人的心脏,兽人终于倒在了地上。

  “恢复好了?”即墨流飞转身,看着缓缓走来的叶惊蛰,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并无异样,挑眉开口。

  “嗯。”叶惊蛰声音未落,即墨流飞一拳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这一拳的力道有些虚浮,却还是让叶惊蛰头一偏,他没有抬头,低声嗫嚅着,“我……”

  “复仇怎么能不带兵器呢?”即墨流飞的语气严厉,像是训斥徒弟的师父。

  “我的回风镖用光了……”叶惊蛰没有说完,像是猛然想起了什么,抬头望向即墨流飞的眼睛,后者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包含着愤怒、忧虑和难言的……失望。

  三年前,相识不久的两人曾合力与十几个强敌进行一场恶战,背靠背,将自己的身后交给对方。在击倒最后一个敌人后,两人浑身是血,精疲力竭,跨过地上敌人的尸体,躺在一棵巨大的槐树下。叶惊蛰先睁开了眼睛,他侧过头,注视着仍在佯睡的即墨流飞。那日晴空万里,空气中漂浮着青草香,阳光舒服地透过槐叶的缝隙洒在他的脸上,从槐叶上垂下来的游丝轻软地搔着他的鼻翼,恬静又温暖。叶惊蛰忽然想起战斗时脑海中一闪而过的问题,脱口而出:“即墨流飞,我们算朋友吗?”

  即墨流飞一愣,倏然睁开眼,盯住叶惊蛰的眼睛,半晌后开口,声音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我们是彼此的兵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狼之舞说:

大家一定要点击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