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认为以王朝的速度这球肯定进不了,结果我这一脚竟然踢空了,踢得是球旁边的草地,正当大家震惊的时候林泽飞起一脚,把球向了和王朝扑的完全相反的位置,球被踢进球门了,王朝却不干了用粗犷的嗓子喊道:“你们这是耍诈,你们这是耍赖,”

  我向投去了唐贝贝一个微笑后对王朝说道:“哪条规则规定不能这么踢了?记住一句话‘玩球也是要智商的’。”王朝被我这样一说直接恼羞成怒,冲我就走了过来直接一拳冲我打过来。

  我知道他练过两年八极拳,不过这点实力在我这种从小练形意拳的练家子眼里根本不够看的。

  我直接一闪身,闪到他胸前,同时捏住他的肩膀,用力顺着肌肉的纹理向下捋,到了肘关节处用力一捏他的胳膊直接脱臼了,王朝还没喊出来我就右脚向前一步,同时两掌屈肘上提,经腰侧同时直臂向前插掌把他打倒在地,这一招正是八极拳的经典招式开门式,也是王朝最自信的招式。王朝再一次被打脸,我要让他知道,敢惹我就要付出代价,就算你斗得过我看到王朝那近乎扭曲的表情我走过去,把他脱臼的胳膊又接上了,毕竟是从小习武,所以受伤在所难免,师傅也教了我不少接骨疗伤的技巧。

  不用说,王朝又被打脸了,不过他看我的眼神不是刚才的惊恐,而是充斥着怨恨和恶毒。

  不过这时我听到李昊还在大喊“北哥,揍他啊。”我没有理李昊,走他身边说了句“我做的已经够过分了,你不要在上去羞辱他了,毕竟是我先嘲讽他的,是个男人就受不了吧?”说完我就拉着唐贝贝走了。

  半路上我骑着自行车,唐贝贝坐在后座,因为害怕掉下去死死地搂着我的腰,我先说明,我骑得并不快,只是她没坐过自行车,第一次坐自行车有些害怕罢了。

  骑着骑着唐贝贝问我“你为什么还要帮他疗伤啊?明明是他先攻击你的。”

  “我说的就有些过分了,是个有血性的男人就受不了,而且我这一下他的手直接脱臼了,就算是我也受不了吧。”

  “看你打架时那一副可怕、冷酷的样子没想到还这么多愁善感。”

  “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别管多么残酷,多么冷血的人心底都有一丝没有湮灭的人性。而且他是个男人,是个有血性的男人,只要是个有血性的男人都忍不了吧。”

  “那你呢?”

  “我应该能忍住。”

  i更X8新"L最快*上2P酷O匠;网SI

  “为什么啊?”

  “因为我以前经历的太多了,如果连这都忍不了我早就不知道怎么死的了,不过我忍着是为了洗刷这种屈辱。”

  “好深奥啊,小北哥你经历过很多吗?感觉好有学问啊。”

  “经历的不多,但是也不少。”

  “小北哥,你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好吗?”

  “怎么了?”

  “感觉你说的好伤感。”

  “没有啊,我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答应我好吗?这是我的第二个要求。”

  “我答应你,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会告诉你的。”

  我说完,唐贝贝就不再说话了,不过我感觉她抱得更紧了,今天和她这么一聊天让我想起了以前在那边的事情。

  回到家唐贝贝说觉得有些累就回房休息了,客厅里就剩下我和王亦馨了。

  我刚一坐在沙发上王亦馨就走了,就算在不食人间烟火也不至于这样吧,我也没想这些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过了一会王亦馨从卫生间出来了对我说道“林北一,你那一身臭汗赶紧去洗洗吧,给你放好水了,我先回房休息了。”说完她就走了。

  看来我还是没这么招人讨厌嘛,一边想着一边向卫生间走过去。

  到了卫生间,用手试了试水温,正好合适。没想到这丫头看起来这样还挺有心的。试完了水温就开始脱衣服,不过我没注意门没锁,因为家里一直是我一个人,都习惯了。

  脱下上衣,看着我这一身伤疤,我身上的肌肉和这一身伤疤倒是有一种另类的美,我这伤疤有刀伤,有擦伤,甚至还有两处枪伤,这伤疤对我来说丝毫不狰狞,因为它是那段日子的回忆,相反我还觉得很耀眼。那时候的额日子虽然很危险,但是活得真实,活得痛快,我还记得那个小酒馆,哪里有最纯正的德国黑啤,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真的好怀念那段日子,不过我也痛恨那段日子,让我们这么多兄弟死在那里,真不知道现在还有几个人活着。

  我正在回忆着,没有注意到进来的唐贝贝,她看到我先是一惊,看到我的后背上的伤疤之后直接扑到我这,抱着我哭了起来。

  我知道她在哭什么,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她肯定已经在我答应了她之后她已经在她那单纯的心灵里给了我一个位置,不过到底是朋友,还是同学,还是室友我不得而知。

  她看着我这一身伤疤什么也不说,就是一个劲的哭,而且声音愈来愈额大。

  王亦馨听到了她的哭声也过来了,一般走还一边喊“林北一,你如果敢欺负贝贝我跟你没完!”

  不过他进来之后看到这一幕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而是很吃惊,还结结巴巴的说“林北一,你身上的疤是怎么弄得?”

  “你先安慰下贝贝吧,我洗个澡,一会在和你们聊,我保证以后会把我的事情都告诉你们的。”

  “恩,贝贝先和我出去吧,天龙都这么说了。”

  “我知道了,小北哥,你以后要小心,我不想让你身上再多任何一道伤疤了。”听到这里我心里感觉从未有过的温暖,王亦馨下一句话让我觉得心里更暖了。

  “北一,我先带贝贝出去了,你以后受伤让贝贝不开心我和你没完。”没想到都这时候了王亦馨还这么傲娇,关心我都不肯说出来。

  这么一折腾水都凉了,我只好重新放水,放完水洗好了发现这身衣服上都是汗,想先回房找身衣服穿,结果裹上浴巾出去后意想不到的事情法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