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回说,事实上,那声枪响是92式手枪发出来的,那位政委中弹倒在地上,营长已经被武警三圈两脚的摁在地上群殴。武警支队的王支队长正在得意的看着眼前的事情,看着一帮发愣的武警心里很得意,直接干挺了,吹了吹92的烟,让他们收队。正在撤退的时候,哪位营长摸起了电话。那帮武警抢夺电话,可怜得他堂堂一个武警营长趴在地上惜字如金的汇报情况,师长一见又来电话了,连忙接起来只听见:叫国,啊啊啊!啊啊,安的啊啊啊啊人来,现场。。。。。。啊!忙音。师长现在一脸铁青,他看见了天空有四架武直十九和六架武直十。以及两架武直九。还有对面一身戎装的解放军,缓缓拨了一个号码,然后说了一些东西。见到了徐宝的叔叔和父亲。以及国安的一个人,那人高鼻梁,肤色很白,寸头,脸色绝对不是什么好脸色他就是徐贝的父亲!徐强!

  王队准备做直升机走时,对面来了两架武直十,截住了这个警用直升机,周围侧面被两架武直九虎视眈眈的盯着,他急忙让驾驶员调头,然而,这么大点地儿怎么调头?只能被迫降落。望了望下面的条子和民兵。以及自己的部下全部被一帮解放军和武警缴械。李副局长直接被野蛮的砸晕。那帮一个营的武警直接反抗,归队,两位差点壮烈牺牲在自己人手里的政委和营长被120带走。

  徐锋即本尊的父亲冷冰冰的问:人质有危险?别特么逗我,全部给我打进去。一帮学生没有什么战斗经验,劳资不玩儿死他劳资不姓徐!旁边的叔叔即徐锋利:我看,直接全特么毙了,顺便查一查谁敢拦我们,只要不是燕京,我保证让他在东北和齐鲁混不下去!旁边的徐强默默的说:我得让手底下的人查查水表,送送快递什么的。况且这还牵扯到。。。。。。没说完就被徐锋打断:好了,不要提他们了。他们如果真和我们联合起来玩儿命,也就燕京那帮老家伙镇得住场子,其余的人,都会以被割麦子的形式全部碾压。

  解放军,武警,特警,防暴警察,民兵对着现场就是催泪弹一通射,然后人都冲进去,野蛮的射击,打仗。那帮学生哪见得了这种战术,一个猝不及防就被打了个闷头转向。周围的人都在乱突围,死冲锋。然并卵。。。。虽然见到解放军和武警有些胆怯,但是还是有了一些牺牲。不过,解放军和武警的职业主要任务是打仗和救灾,锻炼身体素质非常好。那帮混子职业是学生主要任务是混吃混喝,结果就是混子学生被一通军体拳当场杀于马下,but!他们手里拿的是冲锋枪不是烧火棍,伤亡依然很大,然后就被一通杀红眼的民兵和武警用乱挑的刺刀玩儿死了,加上双重的崩溃,第一个被打得溃不成军,完全看不见第二个本来就是招惹上一般警察谁知道连解放军都来了,那帮凑热闹的锦衣卫和黑客当场有些人被乱枪打死或者乱拳干掉。谣言四起,溃不成军,黑客锦衣卫逃得快被派出所民警和民兵以及周围的联防队员和热心群众当场抓获。呱唧呱唧。这里只是批评教育,而现场的所有人都宣布撤退,带着受伤的战友和牺牲战友的尸体撤出战场。正当职高混子以为可以躲过第一轮进攻时不禁欢欣鼓舞,然后就被武直十和武直九的机枪彻底抹杀,没有被干掉的头头被逮捕,徐宝被他爸爸带到了一个古朴的寓所,然后服下了一颗丹药,慢慢的睡了三天。

  某个监狱

  三个幸存职高混子头子,也就是这次事件的所以策划人五分之三,另外两个被武直干掉了,所以仅剩下了三个。两个解放军把三个人拖死狗似的被扔进了一间铁房间,被两个解放军关上铁门。看着房间里的四个人,一个高大的中年人和三个初中生,一个是我,一个是徐贝,另一个是景宸妹砸。中年人自然是我的大伯:你们问话,问出答案来。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式,问出有价值的来这些人随你们处置。说罢,便扔在地上三把带三棱军刺的五六冲。我拔下弹夹看了一下,啧啧,子弹辣么满,又对着铁门撸了一发手感不错。而旁边的三位仁兄,吓得差点尿了。马丹可是真枪啊,而且不是空包弹。因为铁门上有非常清楚的一个弹孔。要是崩到老子脑子里,那特么的还不彻底挂了。徐贝典型的一个疯子的样子,拿起56冲乱刺,上面三棱军刺的刺刀尖差点洞穿某一个个仁兄的脑袋,谁叫他们差点干掉我们。正是审讯,我笑嘻嘻的说:哪来的武器啊?他们显然知道什么不刑讯逼供,体谅犯人,诱导犯人自己交代,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在这里统统没有。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当然两个人知道,一个人不知道,这个人估计是个二傻子大骂道:你们又不能刑讯逼供,劳资拒不交代,你能咋地。然后就被景辰“碰!”的一枪打中了腹部,我心有余悸的看着这个从小跟在屁股后面的小鼻涕虫,一起荡秋千的小女孩这么残暴。简直是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我也笑嘻嘻的说:你丫再不交待,等着找死。然后这个二傻子继续执迷不悟,破口大骂,下一秒就被三棱军刺贯穿了脖子。我把56冲轻松的拔出来,对着剩下的两个人就是一梭子:谁特么的再不说,就特么和他一样。火速交代了原来有一帮社会混子给他们的武器,好像叫什么鸟爷在道上混得有头有脸的,我骂了一句:屁!马丹他多么牛b?不就特么一个一中附近的混子头头,上个被四王爷揍进了医院。那个混子问我一句有烟吗?我仍给了他一包玉溪。他让我点着。继续说:我也不知道,他就说一个黑道大佬给他的以后让我们配合他行动,剩下的我也不知道。这次行动就是他搞的,据说好像是孙少的·指示,哪个孙少我也不知道,就知道要抓一个叫徐宝的人。我冷笑一声,“看来你们的利用价值已经没了。抽完这支烟,上路吧。”碰碰!我冲着大伯说:好了,这就是问完了,怎么样啊。

  k看D9正◎5版、章!m节Ii上h酷m%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