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尴尬,拯救错误,老徐?

  黑白无常裤兜里装着两个电警棍,黑无常双手各持一把警拐,白无常拿着一个橡胶棍。两人开着车。高一混子们拿到手的都是西瓜刀,甩棍,钢的棒球棍。轰轰烈烈的窜到了后院,等着徐宝用警用强光手电打爆闪灯就代表可以在后院进攻了。一帮混子严阵以待。

  (信子旅馆)

  初三混子甲:“乙,你说说老大这样做合适吗?”初三混子乙:“切,我们管不了,苏哥马上就到了。等着吧绝对挺好的。”两个混子正在门口把守着,如果徐宝没认错就是厕所里两个杀马特混混。然后两个混混感觉强光照了过来,赶紧捂住眼睛然后,被两个电警棍电的浑身抽搐。然后被一群混子的橡胶辊和木棍惨烈补刀,瞬间昏死过去扑街。然后两辆闪着强光的面包车一路直撞装进了旅馆,前台的服务员直接被撞飞,但是确认的是才6米,绝对死不了。一些锦衣卫混混开始反抗,但是面对着徐宝的26个混子强烈攻击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钢管菜刀等东西打得血肉横飞,甚至有的即刻求饶,段骨头,骨折,伤筋动骨的不在少数,而且一楼就16个混子在抽烟,然后就被撞飞8个,一群人下来就开始群殴。才八个人当然打不过了,开始被打懵圈了,然后就被顺利冲上二楼,一个个全被绑住。一个锦衣卫对着我的脑袋就是一棒子,我管都不管,直接拽住脖领子扔了出去,尤其是秃子,熊子,华子,打得最凶,一个矮个子直接被提起来扔了出去,从二楼稀里哗啦的摔倒后院子里的床垫上,有的被狠狠摔在地上一脚蹋到胸口上,昏死过去。终于有高手出面了,一两个人开始出现,然后我请来的外援倒下了一两个,然后一大群人开始反抗,导致我们打平了。楼道里是一片混乱,我被敲破了头,右手胳膊上有一道血痕。但是我依旧轮着甩棍,然后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锦衣卫的有砍刀。”更是激烈了,我左手一拳头砸到了一个看到刃上,手指骨折了,甩棍一脱手就砸到了对方的面门。然后看到了大战只好让兄弟们撤到后院里。诸位兄弟们都挂了彩,那帮人还有痛打落水狗的意思,也追到了后院然后我打了个唿哨,照了照爆闪。一帮人开着三轮车和皮卡车进了后院,疯狂的高一学生开始一场狮子搏兔的对战。两颗爆震弹在人群中炸开,然后就被棍子和片刀,砍得血迹累累,尤其是两个拿着警拐和橡胶棍的疯子杀的非常强悍。一会两个锦衣卫头子躺地上。被电棍电倒下的人被橡胶棍的白无常补刀。

  这是我们腾出手来,冲上旅馆。看着周围的房间我让外援们一个搜,终于在一个房间内搜到了。但不是我妹妹,是徐玉含。“喂喂,老徐。怎么样啊。”看小脸微红,摸摸额头。看来这妮子还没有发作,但是我一摸额头的时候,瞬间暴走了。一把抱住我的肩。我闪电般的推开,然后抄起根绳子,把她绑住。然后,让一个兄弟用我的5s录像。我跑到楼下,看着被我的车撞到废掉的饮料机,从里面掏出来一捧可口可乐和雪碧,都是冰凉的。然后不由分说的灌下去。还有用冷水泼。终于折腾了五分钟后。有8个摁住她的人扑街后。。。。某只乌鸦客串跑龙套。然后我被摔了一巴掌。“徐宝,我真是看错你了,~~~~(>_<)~~~~”然后跑了出去,别闹啊。苏利马上来了,我一把拽住她,拉回来。让它看了5s内的录像,之后洋洋得意的说:“咳咳,徐玉含童鞋,你干了什么啊,本尊我都有证据不要酱紫咧。”然后一阵脚步声。我说:“哥几个,走了。”

  校园门口

  uv酷$匠L网√正版首}发O

  夜晚下的灯光照亮了校园的大门口,更显得有一份凉意。苏利喝了不少酒,满嘴醉话的走到了校园门口,一名去上晚自习的学森在昏暗中隐隐一群戴着红袖标的人摁住了苏利。没错就是学生会纪检部人员,火速逮住了他,摁住,并扭送到学生会的纪检部。孙明则安静的学习

  苏利被体育部和纪检部的人摁住,然后扔到学生会纪检部的某处小房间里,有一个宣传部的人看见了跑回宣传部叫上一个委员和找了人要“劫狱”可是学习部,纪检部,体育部,生活部,卫生部的一些男生围住了他们,然后暴打,扔了出去。

  教室内

  徐景辰左等右等,用5s打不通。也不来,心里郁闷的咬着笔尖,孙明还不停的批评她不认真学习,好麻烦的屌丝,真是的。然后一个身影慢悠悠的溜达进来,还貌似扛着一个人,跑到徐宝座位上点了根硬中华烟,四十多块钱一包的啊!班里抽得起的就那么用一只手指头就数得出来。徐宝呗。没错这个穿着黑唐装,带着瓜皮帽,粘着假胡子,戴着圆片墨镜,翘着二郎腿,扛着一个女生的“算命先生”就是徐宝。终于,被孙明发现了,一把扯下他的胡子,和瓜皮帽.吼道:“徐宝,你违犯校规校纪,什么样子,抽烟,早恋,喝酒。看看你那满身酒气,逃课,你的那一条没犯过?说啊!”我打了个哈哈,嬉皮笑脸的说:“哎呀,你孙哥大人有大量,我就抽抽烟,就跟着内啥出去和我的一个老表吃了点羊肉串儿,和鸡翅中之类的烧烤,喝了两瓶黑啤和一瓶清啤。还有一扎扎啤。也就那么点儿。没事儿。抽烟纯属我烟瘾反了,就这一根,没事儿。”说着,一脚把同桌蹬出去。然后把徐玉含同学放到自己同桌的位子。继续翘着二郎腿抽烟,一副民国时期的财主样子。得瑟的看着孙明。孙明倒是气不打一处来,然后继续骂:“你特么的怎么着?这么嬉皮笑脸,还这样跟我称兄道弟,正经点儿,一根烟儿也不行,还有学生喝什么酒。信不信我告诉老师去。”我是慢悠悠的吸了口烟,说:“孙明啊,你别给脸不要脸,我现在知道,以前的谦和就跟狗屁似的。善怕恶的,恶怕横的,横怕愣的,愣怕胆子大得,胆子大的怕不要命的。我就这么着了。反正你爱咋地咋地,我不管,”刚才一副谦卑小弟样子,马上变成了痞子流氓,因为傻子都知道人家前边客套,给脸不要脸,活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宝 说:

本作者大大感觉文风突变的说,逗比向文风下章节恢复。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