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慢悠悠的说:“老师,纪检部和体育部我还有点儿事儿,再见。”说着不告而别。径直走向停车棚,我的山地变速车,然后骑上去猛蹬一个5分钟的事儿就到了学生会,因为车棚就在教学楼下,我干嘛走路?掏出灰色的iPhone5S。给几个好哥们儿拨打了电话:“熊子,过来,到学生会,有点急事儿,叫上内什么。秃子,华子。就说瞎子找你们。别打篮球了。”又打了一个电话:“中子山子,叫上东子北子南子西子还有你们这帮四胞胎和双胞胎。你们父母真够能生的,第一个先生了个双胞胎又要二胎的时候四胞胎。真是的不啰嗦了,现在到学生会门口,你们不是检查完了吗。”最后打了电话:“虎子,猴子,斌子,彪子来我的学校的学生会集合,记住。带上家伙事儿。带多点,多带上11个人儿,多带上点家伙事儿。你们不是混的挺屌吗?”

  =最H新&{章节上U$酷匠网‘

  不一会儿先是四个初三这个年级的体育部两个副部长们和一个委员长本来就属于不下170身高彪形大汉叼着烟走过来了。一个大汉开口道:“我说瞎子,什么事儿啊,把我和华子秃子熊子都叫来啊。至于吗?没意思。要不一会儿练搏击的?”徐宝也有点不耐烦:“滚犊子,我要没有急事能叫你们四个人来吗?切,等着吧等人来了再说。”然后十个壮实点儿的青年缓缓走来。他们就是纪检部的所有副部长委员。寒暄了一下就点了根烟,等着。终于,有四辆五菱面包车停在校门口,车上跳下来14个高三混子,领头的有四个青年,这四个人都是再武校认识的兄弟们。斌子说:“我说瞎子,咱都什么事儿啊能让我们来。给,这些家伙事儿满意不?”一个编织袋里面是钢管,砖头,菜刀,甩棍,橡胶辊,发了发,看来不错。我拿着一个电警棍上面的电滋滋作响。然后看了看腰间的警用匕首。赞叹的笑笑。“诸位大哥,啊,我叫徐宝,是斌子彪子,虎子猴子的兄弟。我呢今天我妹妹被,绑了。需要你们拯救。希望大家听我指挥。”一个大个子不服气的说:“你算老几,瘪犊子玩意儿。”说着用手指戳我肩膀,然后,我借着惯性,一拉他的胳膊,然后,把他的脚一脚踢到空中,猛地往外一送然后整个人就一枝利箭似的飞到了3米外的马路上。

  我清了清嗓子:“我不想这样子干,但是望大家听后鄙人的指挥。如果这样会很混乱的。”然后头也不回的说道“分家伙开车走。”让我奔上面包车,哥几个也上了面包车。然后就这么开到了教学楼(有个bug,就是以前的徐景辰的同桌是孙明,然而他不是屌丝但是他是宅男。还有,学生会离着学校很远。)三分钟后车子到站,全部下车冲进了教室然后,看见了徐景辰妹砸成功失踪,心顿时凉了半截。老师也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的说:“你们来干干什么。说。”我上前揪住老师的衣领。“说!徐景辰呢?我妹妹呢!不然我弄死你”龙有逆鳞,徐宝也有!老师也吓了一个哆嗦“让两个同学弄走了。好像是什么信子旅馆”我骂了他一句,然后带着同学们,下楼,也没有一个人能阻拦我们。因为见了我们手里的家伙事儿后都躲的远远的。这是我的所有本钱,这次,我全部押上了。因为我知道,信子旅馆是锦衣卫罩着的,所以我去了那里,不光是营救妹妹还有砸场子。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让面包车开到了一个叫IIS网吧,兄弟们下车,我拿起电警棍就是一下,门口的两个混混瞬间倒下,然后一群人进来砸电脑,然后不到十台电脑就被一群黑衣的人拦住,然后被打了个利利索索。为首的穿着白色唐装,大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攻击这儿。”我不理会继续砸,然后他一拳头轰过来,我轻笑一声,借着劲头一送,一推就趴下了,然后我一脚踩到他背上,他当即昏死过去,我掐了掐他的人中。“不要装了,你根本不是西楼副楼主和楼主冒充什么。”那家伙当即要对我动手,随即就被橡胶棍打了,然后我看着他说,出来吧,你只不过是一个禁卫军,顶楼的人都在那场战争中留了下来。你也是顶楼的最底层的站立,渣渣。一拳头毫不留情的砸了下去。然后两个身影出现。一个一袭白衣,一个一席黑衣。带着黑色和白色斗笠的两个人从网吧二楼的楼梯直接跳下来。白衣人首先开口:“我西楼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不知道为什么阁下来打叫我们。看在我王叶润的请面上就饶了吧。”黑衣人说:“就凭着我李天昊的请面上绕了吧。”我根本像是没听到似的,继续砸。然后白衣人首先一拳头轰过来,然后我就跟他对轰而上,对方瞬间倒退一步,一个踉跄就险些跌倒。我冷笑道“别闹了,渣渣,让黑白无常也就是西楼的副楼主和楼主现身!黑无常是楼主,白无常是副楼主都搞错了。渣渣!”然后两道身影终于下来,我的感觉就是两个气势迸发的真正的西楼楼主黑无常王叶润,白无常李天昊。黑无常是我的老表,因为,我奶奶和他奶奶是亲姊妹俩。亲姐妹,我得叫声姨奶奶,然后他爸爸是我爸的姨表哥。李天昊是他的同班同学兼职邻居,跆拳道黑带三段!也是我的朋友了黑无常无奈地说:“子轩(我的小名),你到我这里砸场子干啥啊。”我说:“不以这种方式你俩怎么可能粗线啊。好了,说正事。内个,我妹,也就是你妹,被绑架下药了,内种药。懂?在锦衣卫地盘的信子旅馆。你们俩保卫后院,把这个地方的锦衣卫连锅端了,然后烧了旅馆。怎么样啊月轩哥。(他的小名)”月轩(就这么叫了)倒是没说话,李天浩就插嘴了:“哎呀,你这就没意思了,你怎么在这里砸场子咧,这样对我怎么样啊,对我的兄弟们产生什么影响啊(主角:你妹,高一了还这么碎碎念)”最后终于到重点了:“好,我们走。顶楼兄弟们gogogo。”跑向了网吧后院,30个人直接从二楼翻栏杆下来,跳上了后院的一辆迷彩皮卡车,和四辆敞篷电动三轮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