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着花钱借用的白大褂,带着口罩,背着手走到了重症监护室门口,跟护士说了句话,然后就走了进去。

  我装模作样地在里面转了一圈,像是检查一样,随后走到了王凯的床前。我看着王凯身上插着的各种管子和仪器,心里越发地难受“凯,安心养伤,有什么事我去帮你解决。等我回来再看你。”就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却没注意到王凯的手指有一丝轻微的颤抖。

  离开医院,我拿出手机,看到了郑广帅发给我的信息“到位。”我又看了下毛杰发给我的地址,随后让郑广帅带着他们来医院门口接我。我看着手机上毛杰给我的地址“市第一接待酒店”,想了一下,但是还是决定要去的,不管面对任何人,任何势力。

  我看到了拓海的另外一辆战车开了过来,我挥了挥手,直接从车窗跳了进去。车上,屠夫还是那样一副死了人的模样,冲我点了点头。豹子却是在跟我开着玩笑:“小白,这是准备摇滚了的节奏啊。”我白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

  拓海告诉我:“不管什么事,不需要你出手,做不到的话我会直接把你带回去,狮子的意思。”我知道狮子什么意思,但是我心里还是决定要亲自为王凯报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告诉拓海往招待酒店附近开过去。

  车子停在了距离酒店两公里的地方,除了拓海,我们几个人下车徒步行进。屠夫背着两个战术背包,豹子已经远远地甩开了我们,前去进行侦查了。拓海一个人开着车去熟悉附近的道理,我让郑广帅带着屠夫到指定的地点去等着我们。随后我就朝着豹子的方向追了过去。

  酒店门口,我和狮子俩人集合。不经意地打量着整个酒店,找寻着进攻和撤退的路线。不过这个事情我接到了毛杰的电话“小白,十点钟他们会离开市区,返回京都。”我把消息告诉了豹子,我俩都感觉这是个机会,不过危险系数也相对较高一些。基本上就敲定了这个方案,然后开始组织安排人员。

  “拓海,你做狙击手,屠夫火力压制,我来突击手。五分钟内,特警和武警就能赶到,四分钟不管事情有没有得手,必须撤离。方白,你去开车。”豹子简单地部署了一番,拓海已经去找狙击点了,屠夫开始捣鼓着他的那些宝贝。而我却愣住了“为什么我不是狙击手或者突击手。”结果豹子一句话我就无语了“狮子的意思。”

  我点了点头,只能负责开了,而且一把火力都没有给我。一直跟着我们的郑广帅此时已经完全傻眼了,口齿十分不伶俐地冲我说着:“哥。。哥,你们这是攻打政府大楼吗?”我瞥了他一眼“告诉你最好不要跟着我玩,还非得不听,尿了就回车上等着我去。”

  “我才没尿呢,给我把枪,我给他们全突突了。”听我说他尿了,顿时就急眼了,等着大眼珠子就冲我喊了句。我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怕别人不知道是吗?”

  “那你给我把枪。”郑广帅小声又说了一句。“给你妹啊,没看我都没有。”我无奈地也说了句。

  一边捣鼓着枪的屠夫突然喊了我一句“喂。”随后扔给了我一把战术手枪,还有一把鲨鱼匕首,然后又不搭理我了。

  “师傅,还是你好,么么哒。”我激动的冲着屠夫说了句,结果这个家伙直接瓮声瓮气地回到:“滚蛋。”我只好一脸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自己站在一边摆愣着。整的郑广帅非得要拿过去玩玩,我实在拗不过他,只好退了子弹把枪递给了他“今天的事情该忘的都忘掉。”

  拿着手里不愿意撒手的枪摆弄着,“恩”地回了一句,也不知道到底听没听进去。

  时间来到了九点五十分。屠夫的耳机里传来了拓海的声音“目标群出现,发现疑似核心目标。”屠夫突然就站了起来,手上肩着一把自动步枪,背后背着四零火箭筒。我看这个家伙真是想攻打政府大楼了,动了枪都不好跑出去了,还想用这么大的家伙。

  “立即撤退,小白十分钟后把车子开到高速口。”豹子突然说了句。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豹子既然说了,那只好撤退,我让郑广帅跟着屠夫,随即扯开两条大腿玩命地朝藏车的地方跑过去。

  十分钟,我得先跑两公里,再开着车到高速入口接他们,真服了。抱怨归抱怨,事还是要做,而且还得抓紧去做,不然就来不及了。

  十分钟后,我驾车停在了高速入口前一公里处,接到了豹子等人,然后开着车直接驶进了前往京都的高速公路。

  ;0最7☆新d3章节^#上酷F匠网\j

  一上车,豹子就给我说着刚才的情况“市委一把手都亲自去送的人了,能是一般人么?在他的地头动了人,天哥还怎么回来。把他们放进京都去,完事直接从南头窜回基地,我会让狮子接应咱们的。”豹子说完就给狮子打了个电话,把情况跟他说了一下。

  半个小时后,我们跟着一辆别克子弹头下了高速,进了京都。高速附近是一片并不繁华的区域,我们准备在前面一千五百米处动手。我一个加速超了过去,先把豹子和屠夫放到了一千五百米的地点,然后又开了一段,把拓海放到了横向距离五百米处的地方。

  我又返回那条路上,慢悠悠地开着,见到子弹头已经开了过来。耳机里就听到豹子的声音“动手。”我瞬间就“不经意”地蹭了一下那辆行驶速度不算快的子弹头,然后一脸地不好意思就下了车。

  车上一名身材壮硕的大汉走了下来,我一看就是跟狮子他们差不多的意思,小平头,紧身T恤,肥款休闲作战裤。我走过去一脸的歉意“哥们,实在不好意思。这样,你要是不着急咱就走保险,要是着急的话我就赔你点钱,你看行吧。”大汉打量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我的车,车上任何东西都没有。“算了,以后开车注意点吧。”大汉说了句,转身就要上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