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发走了孙浩,然后自己就躺下休息了,下午还有课要上的。不过这个时候毛杰突然跑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把我拉起来,我穿上鞋跟他就跑了出去。一中校园门口,毛杰竟然带我来看热闹,而且也没什么看头,就是十几个外校的学生在围着一个一中的学生骂着。我无聊地看着,不过毛杰却显得十分有精神。

  R酷uj匠网永久免m(费O%看小Z说(&

  “咦,小白,这不是你们宿舍的那小子么。”毛杰突然头也不回地说了句。我向前又走了几步,仔细地看了看,发现竟然是郑广帅。想了一下,估计是那天给他打电话的那伙人吧。怎么说也是一个宿舍的,看见了不帮忙也不好,随即走过去冲郑广帅喊了一声:“喂,进来。”我的意思就是告诉他,你是一中的,在外面跟里面是两码事。

  郑广帅看见我之后,皱了下眉,然后就要往学校里面走,不过对伙可不想让他就这么走进来,几个人直接拦住了他,身后一个人直接一脚踹在了他的腰上。郑广帅回头就跟那个人打在了一起,不过瞬间就被十几个人淹没了。

  我皱着眉,想了半秒钟,摇着头冲了上去。因为我实在不是一个看到自己身边的人被人这么揍,而不去帮忙,虽然只是一个宿舍没说过什么话的人,看来我体内还是有一种侠义风格的。

  毛杰见我主动上去,他兴奋地吼叫了一声,也跟着冲了过去。对面十几个人围着一个躺在地上的郑广帅打,估计都没有注意到他们身后,我跑到一人身后直接飞起一脚,踹趴下他之后,跟着鞭腿,横踢,侧踹,踢翻了几个人,然后靠近去拉开正在打着郑广帅的人群,一把将他拉了起来。

  毛杰此时就在一旁帮我把关,防止别人伤到我,我看着他一脸的认真,心里感觉暖暖的。然后看了郑广帅一眼,他冲我点了下头,然后就朝着对伙的人就冲了上去,由我在一边帮他解决麻烦,他打的还是比较顺手的,而且他的战力在同年级人当中算是比较强悍的了。

  没什么意外,几分钟,我们三个人,其实主要是毛杰和郑广帅俩人,就解决了眼前的十几个人。本来不会这么轻松的,不过开始被我几脚踢的那几个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力了,所以他们俩打的很轻松,我只是负责外围想要偷袭的人。

  郑广帅走到一个躺在地上的人跟前,朝着脑袋“咣咣”地踹了几脚,看出来他是用了全力了,真不知道这群学生什么样的仇能这么狠。不过突然想到我现在也是个学生。

  “回去告诉那个婊子,老子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呸!”郑广帅说着,最后朝地上那人脸上吐了口痰,顿时把我恶心的不行。我摇着头看着他,心里嘀咕了一声“这个家伙。。。”

  然后又看了看毛杰,他却在向我炫耀着他的战绩“小白,看到没有,我一个人搞定了四个,牛b不。”我挺配合地说了句“恩,杰哥属实牛b。”顺势冲他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我们三个就往学校走着。由于是中午,刚好是快要上课的时间,所以人还不算少,周围有人冲着我们指指点点说着什么。

  路上,郑广帅小声对我说了句:“谢了啊方白。”然后就头也不回地向水房走去。我笑着看着他的背影,感觉这个人挺有意思的,准备跟他好好聊聊。上课铃响了,我和毛杰俩人都去了教室。

  路过毛杰教室的时候,看到他们班的一个人,就是中午去找我其中一个,竟然迎着毛杰走了上去,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就回到了教室。刚进到教室里面,竟然看到李东带着人正在殴打着我们班的一个男生,也是中午其中一个去找我的人。我进去之后有人叫了我的名字,李东听了之后停下手笑呵呵地朝我走了过来“吗的,这小子竟然在外面造谣,说方白兄你给他们出招对付我,这不是扯淡呢么,所以我就把他揍了一顿,想挑拨我们兄弟的关系。”李东一边说着,一边死死地盯着我的双眼,好像要看出些什么一样。

  不过我大小算是经历过事情的人了,怎么会被一个学生看出我眼中的思绪。我同样笑呵呵地回了句:“这样的人实在该揍,你先忙你的。”打发了李东,我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也没有了想学习的心思。没想到孙浩带去的一群人当中竟然有人给李东通风报信,看来以后要叮嘱孙浩一番了。

  李东走到那人身前,这次没有打他,而是将他拽到了讲台上,冲着下面的人说着:“这就是挑拨我们兄弟之间感情的下场,谁再看有这样的心思,最好收起来,不然下场肯定比他还要惨。”说着,顺势看着我,整的我心情挺复杂的。我冲他点了点头,然后李东就带人走了。

  稀里糊涂地混了一下午,刚下课的时候,孙浩就跑了过来,说是今天要用斗地主的那些钱请宿舍的人去吃饭。我跟他说了下,顺便把毛杰也叫上了,然后集合齐人就走出去了学校。

  由于一中距离南大根本不算远,他们就提议让孙浩大出血一次,去凡宇酒店,听到这个名字,我就乐了,难道我跟这些人都有缘吗?不过也没有反对,跟着就去了。我没有给耿一凡或者耿大发打电话,因为只是个普通的寝室人聚餐,没有必要折腾的这么麻烦。不过就当我们刚走进凡宇酒店的时候,一个经理竟然认出了我,冲我打着招呼:“小白哥,过来怎么也不打声招呼。”经理显得挺客气的,我回应了他一下,顺便嘱咐他不要麻烦耿大发了,经理还是比较给面子的,安排了一个比较上档次的包间,按照宴席的标准把酒菜都上来了。

  我心想,人家给我面子,我不能当鞋垫子,所以就准备叫经理过来喝一杯,不过他以工作不方便喝酒的原因给推辞了。其实,跟我们坐在一起喝酒还是挺不好的,除非只是单独的跟耿一凡还有他爸一起,那样还会好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