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不久,河中央传来一道光线,闪烁,关闭,再次闪烁。“这应该是暗号吧。”我心中想着。

  狮子拿出手电,顺时针画了圆圈,又反方向画了一个,闪了两下,随后关系了手电“准备登船。”说完之后背上了一旁的背囊,等待登船。

  待船队靠岸停下之后,我们几个分批次地登上了不同的船只。我们这个穿上负责架势的是一个长相猥琐的中年男子,让我看着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的感觉。

  我看了眼一旁闭上眼睛休息的狮子,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船只在行进着,我显得无聊,站在小船的甲板上,同样跟着我出来的还有猫头鹰。

  “小白,这次的任务不同以往,我们都很久没有出过这么愿的门了。到了地方,尽量跟我和狮子呆在一起,不要乱跑,千万要小心。”猫头鹰一脸凝重地对我说了句。

  我感受到了他的关心,这是很久以来都没有过的,虽然之前我跟着他们每个人训练的时候,关系都很好,但是跟这样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对猫头鹰说了句:“师父,我看着那个人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我指着开船的猥琐男子,皱着眉头说了句。

  可能是因为做为侦察兵的原因,猫头鹰同样点了点头“我跟你的感觉一样,狮子应该也感觉到了。”说完之后我俩一齐把目光看向还在闭眼休息的狮子。

  “他应该心里已经有打算了,我们自己上点心就好了。”猫头鹰说着,随后又走进了船舱。

  按照这个行驶速度,我感觉再有二十分钟左右就差不多可以到岸了,现在也是无聊的很,索性闭上眼睛休息一会。

  犹豫很安静,只有船夫一个人划水的声音,我突然听到像是人从水里露头的动静,我突然睁开双眼,看向猫头鹰,突然发现他也睁开了眼睛,只有一旁的狮子还在闭着眼。就在我俩准备起身的时候,一旁的狮子闭着眼睛触碰了一下我的身体,我看了猫头鹰一眼又重新坐了下来。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狮子突然站了起来,轻身走到船夫身后“朋友,快要到了吗?”

  船夫没回头回了句:“再有不到十分钟就到岸边了,安心坐着吧。”说完之后有意地用手里的杆子在水里敲打了两下。

  “快要动手了吗?”狮子冰冷的声音在船夫身后再次传了出来。船夫听了之后猛地回头看着狮子,刚想要说话,狮子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狠狠地捏着。

  突然猛地一提,朝这河里丢了过去。随后大喊到:“下水。”说完之后,发出了一身尖锐的声音,这是我们的战斗号角。

  我和猫头鹰俩人听到狮子的声音后,果断跳到水中,犹豫登船之前我们就已经换上了两栖作战服,所以方便不少。

  刚到水里,就发现水下有几个戴着氧气瓶的男子,我和猫头鹰一人一侧,朝着两个人包抄了过去,在水下没法开枪。我拔出别在小腿一侧的匕首,朝他身后游了过去。这人也看到了我,但是他完全顾及不上我,因为他的队友在面临着猫头鹰的绞杀。

  他好像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就在他犹豫的一瞬间,我已经到了他的身后,左手勒住他的脖子,右手操着匕首,抹过了他大动脉的位置,随后丢到河里,朝着另外的一个人游了过去。

  我们的在水下的功夫不必在陆地上差多少,所以面对几个人还是十分有把握的,就在我解决完一个的时候,猫头鹰已经干掉了两个,随后跟我一起朝这唯一剩下的一个冲了过去。

  同时面对我们俩人,剩下的一人明显怕的不行,掉头就朝远处游去。犹豫我们俩没有氧气瓶,只能放弃追逐,随后露出水面,向狮子做出了一个安全的动作,然后爬上了船。

  同一时间,其他船只上面也都经历了我们刚才的事情,和我们也是同样的结果。解决完了眼前的一切,看着狮子凝重的面孔,我直到事情已经在向不好的方面发展。

  随后狮子拿出一份地图,操控着船只走在最前面,我们身后的几艘小船跟了上来。最开始有些偏差,所以五分钟的水路,用了不到半个小时才到了岸边。

  缅甸掸绑第四特区,十七名全副武装队员站在岸边。此时我们踏进了一个三不管的地域,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都是未知的,只能靠着我们几个去探索。

  金刚拿出一个电话,拨了出去。随后告诉我们“情况不太明朗,我们需要抓紧时间赶过去。”说完之后,又拨通了一个电话,得到了一个地址,我们朝目的地赶去。

  过了几分钟,到了目的地,一旁只有三两重型皮卡停在那里,每辆车车座下面有两个袋子,打开之后看到里面装满了热武器,一人拿了一把适手的家伙,检察了一下武器,随后出发。

  一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到达了一处看上去比较破旧的山寨,站在寨前,狮子打了个电话,我们一行人就站在原地等着。

  时间不久,为首出来一位中年男子,身材魁梧,面色凝重。走到狮子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辛亏了老狮。”说完之后,突然把目光看向我,双眼死死地盯着我,没有说话。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身边没有人任何发出声音,终于我顶不住了,扭头看向一旁的狮子,问他怎么回事。

  .J更3新最h快上$酷Ij匠!!网Qq

  “天哥。”狮子轻声叫了一声一旁的中年男子。

  回过神的中年,突然看着我说了句:“我叫方天。”说完之后就带着人朝里面走去。

  我跟着不对往前走,还在回味着刚才方天说的话,有必要单独对我说一下他的名字吗?不过突然想起来,这是不是就是金刚和戴方嘴里的“天哥”?想到这我突然感觉很多事情正在慢慢地揭开谜底。

  “最近寨子的状况不太好,周围其他的山寨突然联合到一起,准备拿下我手里的地盘。所以这次万不得已把你叫过来就是想感觉解决了这些事情,而且我也要回国了,这里准备交给老鬼搭理。”方天坐在一旁,对狮子说了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故事的回忆说:

感谢祭奠孤冥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