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十二点,终于完成了今天的训练任务,回到宿舍,简单地吃了口东西就疲惫地躺到了床上,睡了过去。

  此时,狮子的训练室,三个训练室的负责人齐齐地站在他的面前。

  “不错。”

  “还可以。”

  “这个人我想要。”最后这句是猫头鹰和豹子一起说了句,说完之后,俩人相互对视了一样,眼中带着不满。

  正在低着头写着东西的狮子,突然放下手中笔,抬头看着眼前的五个人。

  “哦?这个小白看来很不错嘛。”狮子说了句,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对猫头鹰和豹子说到:“这个人你们就别想了,回去吧,明天开始加量。”驱散了众人,狮子拨通了一个电话。

  “大哥,还不错。嗯嗯,比想象当中要理想的多。是。。明白。”

  睁开双眼,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整整睡了五个小时。然后起身去了狮子的训练室。

  狮子见我进来之后,示意我坐下,然后将一本他亲自书写的笔记,丢到了我的面前“第一周期的时候,这个时间来我这,你的任务就是把整本书都吃进去。”说完之后就走了,带这其他人去训练了。

  对于学习来说,我的接受能力还是比较不错的。一直看到晚上十点钟,眼睛已经有些干涩,随后走到他训练室的大山中,眺望远方,放松一下眼睛。然后就回到宿舍睡觉了。

  期间,金刚和我的兄弟们都给我打了不少电话,都很担心我,我只是告诉在外面散散心,短时间内还不准备回去,随后就把手机关机,丢到了一旁。

  周而复始,每天都是重复着同样的事情。为期一个月的第一周期终于过去了,用师父们的话说就是“你的水平已经完全不亚于一般特种兵了。”这一个月的时间,我的变化真的是非常大,虽然没有夸张的肌肉,但是身材却是十分协调,浑身充满了爆发力。

  接下来就要进行第二周期的训练了。第二周期主要就两个任务,一般架势和特种工具驾驶,中午一点钟,我到了车神和拓海的训练室。

  一辆拓海自己改装的翻版“送豆腐车”就停在我的眼前,拓海示意我坐上去,最后带着我到了物流公司不远的一处已经报废的厂房内。

  里面已经架设好了各种不规则行驶路线,他坐在车上,手把手地教我各种操作,让我反复地练习了几遍,随后开始进行架势训练。

  十分钟后,我跳下车,弯腰,双手扶着膝盖,“哇哇“地往外吐着苦水。这个家伙开车真是太变态了。吐完之后,重新上车,继续”享受“着这种速度与激情。

  看了拓海的驾驶之后,我就感觉某电影里面简直就是渣渣。每个男人对于车的爱好都大于其他事物,我也不例外。

  当我坐上主驾驶的时候,显得异常兴奋,模仿着刚才拓海的动作。踩离合器,挂挡,给油门,加速,转弯,漂移。。。撞墙。。。被拓海拽下来一顿猛k。。

  拓海看着他的战车心疼的“嗷嗷”乱叫着,我尴尬地挠了挠头站在一旁不知道说什么。随后我就看到拓海深吸了一口气,面带微笑地冲我说了句:“小白哥,您稍微在意一些好吗?算我求你了。”拓海说到最后,双手合十朝我拜了一拜。

  看着他的样子,我只能尴尬地说了句:“我尽量吧。”然后又重新回到了车上。

  经过了几次撞墙式地练习之后,驾驶技术越来越娴熟,虽然做不到拓海那个样子,但是最起码跟最开始比还是进步挺大的。

  。。。。。。

  “三点一线,瞄准目标果断射击,不要有任何犹豫。”一旁传来狸猫的教导声。此刻的我正在跟着礼貌和屠夫俩人进行这枪械射击训练。

  酷匠h$网首发n5

  “嘭。。嘭!!”之前跟阿虎训练的时候就有关于枪械射击的训练,所以我很准确地就打中了目标。

  胸型靶子,还是相对容易一些的。

  接下来,无非是一些步枪,手枪的射击。这部分完成之后,由屠夫单独训练我。

  他的科目我有些驾驭不了,都是一些机枪,四零火,RPK之类的东西,最后我选择了放弃这一阶段的训练。

  晚上,还是到了狮子的房间学习理论知识。

  。。。。。。

  二十多天过去了,第二周期的训练终于是完成了。这个期间,再没有人能找到我。

  厂房外部,加上我和狮子,十七个人,全副武装,站在厂房门前。

  “今天,是方白加入到我们这个队伍当中的第一次整体行动,将近一个月的行动时间,我希望在接下来的任务当中,我们能够尽早地合作到一起,达成相对的默契。”狮子站在前面,大声地吼道,说完之后,把我单独叫到一边,拿出电话说了句:“跟‘家里’联系一下吧,这次出去不同以往的。”

  我顿了一下,然后接过手机,拨通了金刚的电话,几声等待音过后,对面传来了那个我熟悉的声音:“哪位。”

  听着金刚熟悉的声音,我突然有些发不出声来,竟然有些抽泣。

  “小白,是你吗?你在哪,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跟我们联系。。”我这边一时间没发出声音,电话一头的金刚有意识到了应该是我,说了句。

  “哥,是我。。李韵走了,我这么长时间没跟你们联系,我有自己的事情做了,可能以后不能再跟你们一起辉煌,一起喝酒,一起玩,一起闹了,希望你别怪我,我挺好的,帮我跟兄弟们说一声吧,就说我对不起他们。哥,再见。”我边哭边说着,随后没等金刚回话,直接挂断了电话,交给了狮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回到了队伍当中。

  看着我离开的背影,狮子站在原地有感而发“唉,委屈这个孩子了。”然后带着我们等车出发了。

  两天后,通往缅甸的河床前,我们一行人站在岸边,等待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故事的回忆说:

今天是回忆生日,开一章不挣钱的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