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来到近前的队伍,我一马当先走了过去,带队的是一个面目清秀的青年,应该就是金刚跟我们说的那个陆畅吧。看着他满脸的笑意,我皱了皱眉,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我一旁的吴洋好像知道我的难处一样,突然站了出来:“哎呀呀,这不是世煌的队伍么,挺壮大啊,来来来,赶紧里边进。哦对了,别忘了随礼啊,给少了我可不乐意。”说完之后不等着别人有什么反映,直接拽了一下陆畅,就要往里边走。

  这个陆畅突然有些呆愣,可能没想到眼前的吴洋能这么对他,虽然他现在站在这样的一条路上,但是骨子里还是那种官宦家庭出身的东西。在世煌跟他们接触了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好像还是没能太适应这样的环境,突然就有些不太乐意了,甩了一下拽着他的吴洋。

  “什么意思啊,不给面子呗?”吴洋歇愣着眼说了句,脸上已经露出了寒意。

  陆畅整理了一下着装,向后边摆了摆手,跟着上前俩人,抬着跟戴方来时候差不多大的东西。陆畅直接掀开红布,同样是一块牌匾,不过当我们看到上面四个字的时候,全部都炸了。因为上面写着的是“永世长存”,了解的都直到,这四个字一般是参加葬礼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所以结果不言而喻。

  就当一旁的王猛就要上手的时候,我和尚酷俩人拉住了他,随后我向前走去,接过牌匾,递给了一旁的醒狮(就是之前的二十人小队,起名叫醒狮)的一名队员。他直接两只手向上一提,抗在了肩膀上。

  “把它放到世煌的大门口,三天之内,如果我看到它不见了,后面的事你自己看着办。”我比较淡定地对旁边的队员说了句,随后他招呼着几个人就朝世煌的方向走去。

  陆畅给了身后人群一个眼神,随即就有人准备跟着往回走。没等我说什么,做什么,尚酷直接拦住了几个人去的去路:“怎么的哥几个,我们黄昏的酒不好喝吗?别急着走啊。”说完之后直接把这几个人就推了回去。

  他们都在等待陆畅的指令,不过陆畅皱着眉头看着我,我回应他的就是一张笑脸,心里暗道“小b崽子,我看你今天怎么跟我玩,哈哈哈哈。”心里不免一阵暗爽。

  “小子,出了个事你能说了算么?”陆畅两眼带着怒气瞪着我说了句。

  如果是之前,我肯定不能就做主了,但是金刚之前给我们开会的意思就是告诉我们,开业当天就是跟世煌开战的时候,所以我一点顾忌都没有。

  “怕了啊?世纪黄昏就摆在这,有什么想法随时接待你。不过你们那世煌可要小心了啊,说不准哪天我的兄弟们就过去打个招呼认认门,呵呵。”我一点没把陆畅放在眼里,说了句。

  其实我都纳闷,金刚说这是上边安排下来的人,过来就是为了给某些人和某些势力制造麻烦的。可是就现在看着眼前的这个陆畅,我一点都不明白,这个所谓的“上面”人是脑残么?

  不过想归想,但是做什么事情我都会小心一些,不再像以前那样,认为只要是在J区就没有摆平不了的事,毕竟现在“上面”多多少少都会被牵制一些。

  “我不跟你计较,你跟我也不对等,金刚呢?”

  ‘酷X匠网'“首发az

  我正好不知道怎么找茬呢,听他喊着金刚的名字,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了上去“刚哥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就在我动手一瞬间,我身后的醒狮队员直接把对面的人群都围上了,好像是在等我的命令。醒狮队员经过训练之后还没有参加过实战,就跟我们当时差不多的心情。

  盼着能打一架,练练手。

  陆畅左脸明显的五个手印,双眼喷火地看着我:“你敢打我?信不信老子把你送到笼子里面去?”

  我顿时一阵无语,这也是混社会的么?不过我直到他能做到,但是我也不害怕,虽然他有能力把我送进去,但是我上边还有金刚呢,最起码能保我在里边安然无恙。随即我又是一个大嘴巴子:“我不敢打死你,再来黄昏门口,我还揍你。带着你的人,赶紧滚。”说完之后又是踹了陆畅一脚,他身后的人竟然就没敢动手,干巴巴地就跟着陆畅回去了。

  我顿时心情好的不得了,感觉这个世煌的人也不怎么样嘛,至于让金刚紧张成那样。

  本以为一场闹剧就这样散了,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这只是个开始,因为我,出了很大的麻烦,同样因为我,刚好把一些潜在的问题都解决了。

  赶走了陆畅等人之后,我们继续在门口等着,过了不一会,李阳终于出现了,据说他是去了市区报道,这是刚赶回来,我们也没在意,然后感觉也差不多了,就让门口的人都散了,留了两个收账的,就准备进去喝酒了。

  进门之前,我们几个看了一眼账本,几个人都有点傻眼,没想到开个业就能来这么多钱,竟然六位数的就有七八个,其他的更是不计其数。我当时就有一种收了礼钱就关门跑路的想法,不过后来被自己脑残的心思雷到了。

  放着眼前价值上千万的地方不要,却拿着几百万选择跑路,我也是没谁了。

  找了个包房,我们几个“小朋友”坐了下来,一边喝一边扯淡。过了没有多长时间,金刚为首,身后是戴方等人,我竟然看到了自从训练回来就没有见到过的阿虎。激动的不得了,随后站了起来跑到阿虎身边:“虎哥,终于看见你了,想死你了,赶紧坐下喝点。”阿虎竟然不可思议地开了句玩笑:“你大哥站那呢,你这么明显地跳槽好吗?”

  阿虎的玩笑话让我愣了一下,随后缓过来大大咧咧地说了句:“没事,他是我哥,你也是我哥,他要是在乎这点东西我就不跟他玩了,咱俩找个深山老林练武功修仙去挺好。”我说完之后,一屋子的人都笑了,金刚冲着戴方笑着摇了摇头,随后都坐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