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过来天,我和李韵俩人一起到了学校。李韵在一旁拿着自己以前写下来的笔记在学习,我实在显得蛋疼,游窜在各个班级。

  。。。。。。

  德兴茶楼内,一个步对外开放的房间里。

  主位上坐着一个面目清秀的年轻人,他身边的座位上是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旁边还站着一个跟他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如果当时我在的话,哪怕就是看背影,也能看出来这个人是谁,因为这个人在我的一生当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用一句话说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

  “沈叔叔,我这次来呢,是奉了家父的命令,听说你在这边有些难题需要解决,所以带了些人前来助您一臂之力,希望我们在之后能够很好地相处下去。”青年男子话虽然说的很不错,但是面目上来看完全就是给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

  不过就算是这样,身旁的中年男子脸上显得十分高兴。随即表示十分希望能够跟他们合作。然后给青年介绍了一下站着的那位:“刘公子,这是犬子沈博,以后有什么吩咐随时听你安排,我会让他一直跟着你的。”没错,这个能让我看着背影就能认出来的就是沈博。中年男子就是他的父亲,沈大发。

  “沈兄,以后有什么事我们俩还是商量着来,毕竟我初来乍到,对这边还是不太熟悉。”青年男子十分客气地说了句,不过让人怎么感觉不是那么舒服。

  虚伪的人们,虚伪的面具,也许就是这样的吧。

  同一时间,J区区委书记办公室内,金刚和李阳他爸面对面地坐着。

  李金铭皱着眉头看着金刚,沉默了有一会,然后说道:“上面派下来一个年轻人,叫陆畅,带着一些人下来的,他们已经和徐忠和还有沈大发接触上了。具体的事情还不清楚,但是你需要小心了。不过也不必太担心,J区还是我说了算的,有什么事我会通知你的。”

  金刚却是显得一点都不是很在意:“李叔,只要您这边能没问题,我永远都会给您把其他的事情摆平,不会有任何麻烦,这点还请您放心。”金刚这话说的不卑不亢,而且还让李金铭感到特别舒服的尊重感。

  2'酷匠1网☆首Q|发w◇

  随后李金铭点了点头,还是比较欣慰金刚能有这样的心态。“你后面的事情需要抓紧,光荣那边我也听说了,这个事做的不错,我还是没有看错人。”李金铭点着头说了句,随后就打发走了金刚。

  “老领导,这次我还是有些担心啊,会不会有什么不稳定的因素存在。”金刚走后,李金铭用另一部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一头传来声音:“金铭啊,这次主要是涉及的就是打黑,扫黄,只要这两个方面不出现问题,其他的事我都给你顶着,放开手去做,好吧。”

  就这么一句话,像是给李金铭吃了一颗定心丸,只是心里在默默地盼着“金刚啊金刚,这次的事情会决定你和我的关系,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吧。”说完之后还是有些担忧地摇了摇头。

  “嘀铃铃。。”正在玩着拔腿毛的斗地主,突然口袋里传来的电话的铃声。

  “哈喽啊,社会我刚哥。”我嘻嘻哈哈地跟打来电话的金刚打了个招呼。

  听着我的声音,金刚笑了笑,并没有了刚才从李金铭办公室出来时候的那种沉重感:“放学之后,带着他们去我家,有事安排给你们。”说完这句话之后,随便扯了会蛋,就挂断了电话。

  终于熬到了放学,我就像挣脱了牢笼的小鸟一样,只想飞的更高。我们几个打车到了金刚的家里,由于影城那边的东西,董星刚收拾好,还没有投入到装修当中,所以我们只能把金刚家里当作我们的据点。

  金刚盘腿坐在床上,我们几个进来之后,示意我们坐下,随后就说道:“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可能需要面对很麻烦的事情,这件事关乎到我们以后还能不能在J区站的这么稳,还能不能往市区发展。所以,给你们安排点事情做。”金刚把李鑫他爸告诉他的事情对我们说了一下,随后丢掉手里的烟,站了起来,拿出一个地图。是的,就是地图,就是这么专业。

  金刚指着上面的一块地方,说道:“这里,是世纪黄昏,也就是我们以后的据点。周围有一些环境比较复杂的胡同,所以第一步,让林聪把附近一些地方都装上摄像头,我需要眼睛一直是亮的。这个事小白你去安排,需要多少钱你来找我。”说完之后,又对着尚酷和小刀说道:“你们俩,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主要在职专找一批学生,好好地训练一番,就以你们两个的性格给我打造一支好一点的队伍。场地我给你们,就在世纪黄昏后边的那个厂房里面,水电都还通着,明天开始就着手安排。”

  “小白,你安排好那件事之后,跟王猛俩人负责盯着黄昏的装修工作,一定不能马虎,我需要一个暗道,具体在哪个位置你俩看着办,现在不能什么事都由我亲自去做,我还有很多事情,所以现在压力比较大,你们几个是时候站出来了。”终于说完了,金刚深深地缓了一口气。

  散了之后,我们几个人这就开始安排事情去了,由于时间不是很早了,我给林聪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一个大概的方向,让他去准备材料,随后把资料拿给我,我去找金刚拿钱。

  尚酷和小刀俩人去体育用品和劳保店买了一些训练用的东西,中间我给李鑫和吴洋俩人打了个电话,想让他俩也跟着练一练,就算用不上,哪怕是单纯地锻炼一下身体也好。

  可是他俩的回应就是“你见过哪个政治家是靠身体上位的。”说这话的时候还略带一些鄙视的语气,让我一阵憋屈。

  就这样一直忙活到晚上十一点多,随后找了地方把人叫齐了一起喝了点。喝酒的功夫,脑子里琢磨了很多,就眼前来看,金刚肯定是到了十分困难的地步,但是为什么不找他们那个天哥求援呢?奇怪的很,而且我总感觉他有些什么事情瞒着我,也许是时机未到吧。我却是安慰这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