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过去,没有搭理边上的小混子们,虽然我现在还是个学生,但是我感觉他们跟我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因为长时间跟着金刚在一起玩,他也刻意带着我接触了不少社会上的大哥们,所以他这一号我根本没放在眼里。

  这次出来我就带着小刀还有王猛俩人,李鑫和吴洋在家里说是要安排点事情,所以连续两天都没跟我们在一起了。

  “哎哟,这不是李阳兄弟么,打着呢啊。”我走过去搂着富二代李阳的肩膀说了句。

  李阳还没说什么,一边的几个小混混靠过来挺不乐意地说着:“你们谁啊,干啥的。”听到他的话,我都没搭理他,一边的小刀和王猛俩人直接推开了为首的两个:“没你们事,一边靠着去。”

  小混子好像感觉挺丢脸的,骂骂咧咧地说着什么。我突然放开李阳,冲过去照他脸上就是一拳,身边的王猛和小刀俩人朝一旁的几个人打了过去。见他要还手,我拿起来台球桌子上的球,握在手里,照着脑门狠砸了几下,顿时就见红了。

  简简单单地收拾了这几个人之后,拉着李阳就往外走。李阳本来不想跟我们去的,可是又怕挨揍,只能无奈地跟着。

  我领着他到了一个小饭馆,把他按在座位上,到前台找服务员拿了两瓶一瓶白酒摆在桌子上,随后说道:“阳阳对吧,之前的事是个误会,闹的挺不愉快的,但是我感觉都是大老爷们,没什么过不去的,我叫方白,以后J区啥事找我能办的肯定办了,办不了的想办法也办了。今天找你呢,就是给你道个歉,之前的事别往心里去,要是想交朋友,就干了它,要是看不起我们几个,无所谓,想碰一下,随时接待你。我这个人性子直,说话不会拐弯抹角,有得罪的地方多担待。”随后我干了倒好的一杯白酒。

  李阳看着我,有些迷糊,顿了几秒,站起来端起酒杯一仰头就干了下去,跟着说道:“你说的没错,大老爷们,我也没什么可矫情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朋友的,不打不相识,正式认识一下,李阳,就是J区人。”随后伸出手要跟我握手。

  我握住他的手,说道:“方白,这是王猛,小刀。”我指着王猛和小刀介绍了一下。

  接下来几个人就在这个小饭馆喝到很晚,男人么,什么不好意思说的话在酒桌上也都能放开说。

  李阳还在抱怨之前二子找他的事,不过也没有过多地去说什么,还是那句话,过去的就都过去了。不知道他是喝多了还是怎么的,比比划划地说着:“兄弟,放心,以后在这个区,官方没什么解决不了,道上事有难题我找你,官方有事我给你解决。”喝了半天,我想等的就是你小子这句话,听到之后我终于踏实了不少。

  我们把李阳送上一辆出租车,随后回到kk,跟金刚说了今天的事,金刚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不错,小白啊,我看你小子就是适合这条道,但是我不会主动拉你进来,至于路怎么走,还是在你自己去考虑。”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是说完之后他一直用略微有些期待的眼神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深思了一会,回答道:“哥,我想读完这三年再来帮你。”我想了很多,还是想还是要把学上完的,不管我学习怎么样吧。

  听了我的话之后,金刚也没表现出什么,只是简单地说道:“恩,这样也挺好,以后没事的时候带着他们过来玩。”说完之后,直接朝楼上休息室走去。

  我知道,他还是略微有些失落的,不过我没有为自己的决定而感到不适,我总是要按着自己的路去走的。

  不得不说的是,从这次之后,我跟李阳这个官二代却是交下了深厚的友谊,而且在以后的路上,相互利用的也越来越多,路也越走越远,路走的远了,身边的人也就慢慢地变少了。不过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马上就要过年了,周围显得十分热闹,可是我这个二十平米的家里面,只有简单的几件家具,还有我这么一个大活人。本来说好的王凯过来我们一起过年,可是他突然被金刚叫走做事去了,所以只能我一个人孤独伶仃的在家里呆着。

  看着屋子里一片冷清,我又不甘心,所以一个人把屋里面进行了一遍大扫除,扫去前一年的灰尘,准备自己一个人迎接新年。之前金刚给我的一万块钱也都花没了,只能在院长老头给我留下的积蓄里面扣出来一点,买了些过年的东西。

  花钱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那个把我养大的院长,所以决定去看看他,怎么说也是过年了,不能让他太孤独了,不能让他觉得白把我养活了这么大。想起来就去做,在超市买了瓶白酒,还有些鸡爪子花生米之类的,不行走了很久,来到了一片荒地附近,找到了院长的坟墓。

  坐在坟前,看着墓碑,突然好怀念以前的生活。

  “老头啊,我来看你了,不知道你在下面看着现在的我会不会生气,我没有好好学习,现在都变成一个小混子了。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想再让人欺负我了,我想你能理解我对吧。”我说着说着竟然哭了,是的,我怕他会生我的气,我不想他对我失望,虽然他已经去了下面。

  我拿出来两个杯子,倒满了白酒,朝他坟前撒了一杯,继续说道:“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来看你了,如果我没来的话你可不要怪我啊,希望你能在下面保佑我吧。虽然我走的是这样的一条路,但是没别的办法,只能求你保佑我了。”随后我干了杯中酒,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因为我不想再像以前那样优柔寡断的了。

  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向那个不属于我的家走去,准备迎接只有一个人的新年。越想越感觉难受,索性就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了。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远远地看到那个家竟然贴满了对联和吊钱还有福字。开始以为我走错了,可是看了半天发现没错,带着疑问走到门口,竟然开始没敢进去。想了想,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我住的地方,没什么可犹豫的,直接走了进去。

  更:☆新最*快上3.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