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玩的十分高兴,唱歌,玩骰子,喝酒,玩的相当的嗨皮。期间我还吐了两次,最后终于是散了。回去的路上几个人在马路上闹的特别欢,我对他们说了很多话,包括我这两天转变之后的想法,所有人都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意思,并没有过多地纠结这个话题。

  回去之后,简单地擦了擦身子,躺在床上就睡过去了,就这样嘴里还不闲着嘟囔着:“以后我要让所有敢欺负我,和想欺负我的人都见我就害怕,哈哈哈哈。”

  除了小刀也已经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其他三个人都比较清醒,在一旁议论着我今天所说的话。我只能听到他们小声说着什么,一点也听不清,不过我根本不在意,因为他们肯定是不会害我的,因为我们是兄弟。

  两个月多去了,眼看就迎来了寒假,快要过年了。这两个月在学校挺平淡的,偶尔会有人找到我,帮忙解决一些恩怨。学校外面金刚经常叫我们出去吃饭,喝酒。习惯了那样纸醉金迷的生活,我有些在学校待不下去的感觉,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读完高中这三年的。

  至于那笔钱,他们几个一商量,决定给我一万,剩下的他们一人五千。我挺感激这帮兄弟们的,知道我的家庭什么情况,所以挺照顾我的。

  两个月的时间,我和李韵的感情升温飞快,就差最后一步了,所以我准备打开这个大门。所以我拿着还剩下的八千块钱,带着李韵去了一家金店,花了五千给他买了个白金戒指,想买钻戒来着,可是钱实在不够,也想过找金刚借,可是人家帮我的太多了,不想再麻烦他。

  然后我自己买了个两千块钱的戒指,剩下一千块钱作为这个假期的生活费。拿到戒指的时候李韵激动的不行,在我脸上吧唧吧唧亲了两口。瞬时间某个部位就邪恶地站了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个月发生了一件我们都挺高兴的事,而且让我有些激动和向往。Kk跟金刚协商了一个协议,以后场子里面的事金刚负责,本来想定期给钱的,可是金刚提出来要拿kk百分之二的干股。本来人家根本不能同意的,可是没办法,周围除了金刚能有这个实力干这个活,其他人还真接不了。

  像夜场这样的地方,基本上来的人都会喝得迷迷糊糊,小混混也比较多,很容易就出一些麻烦事,所以就答应了金刚的要求。虽然金刚要的比较多,但是事办的还是比较漂亮的。

  有一次我们几个在大厅坐着,旁边有两拨人打了起来,本来按照我们的解决方式,一人打一顿,完事再看场子损坏的严重性,一般的就一边拿五千块钱解决了。不过这次碰到个硬茬子。

  挨打的一方是机关大院长大的孩子,刚从部队回来,所以朋友带来这边玩玩。一般遇到这样家庭背景的人,我们尽量不去招惹的,怎么说这样的实体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不干净的东西,你不跟政府整好关系还怎么干下去。

  事按照之前的方式解决完之后,老板就找到了金刚:“刚子,我请你来,是为了解决麻烦的,不是让你给我制造麻烦的吧。”老板语气挺不好的冲金刚说了句。金刚也知道自己这个事没办太稳妥,直接回了句:“给我两天时间,再不行你换人。”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

  我们都纳闷,这个事情金刚该怎么解决。可是他办的实在是太漂亮了,让我佩服的不得了。

  金刚带着我们几个,找到了打人的那一拨混混,没有揍他们,而是找到他们带头的,说了些什么话,带头的开始好像挺为难的,不过后来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他还是答应了。

  把视角放到这个带头的,我们就叫他二子,下面是他亲自口述的经过。

  第二天,二子找了一波人,找人跟着那个官二代,在一个商场的厕所里面堵住了他。当时官二代看到是二子的时候,吓的不轻,因为当时二子确实把人打的挺狠。所以他到现在都还有阴影。

  酷q%匠6f网m0永久j免费看@小)说eC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连kk的老板都不敢惹我,你小心点。”官二代战战兢兢地说了句,还不忘显摆他的背景。

  “不提kk还能打的你轻点,揍他。”二子带头踹了富二代一脚,随后周围的人把他按在地上一顿踹。感觉差不多了,二子让人停了下来,随后蹲下去冲他说道:“你有多大关系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就知道,打完你之后,kk的人找我了,让我把自己惹的事摆平了,不然我就在这一块混不了了。”二子抽了口烟之后继续说:“所以你有什么事冲我来,别整你内些个乱七八糟的关系去找人家kk,话跟你说了,你要是还没完没了的话我就只能拉着你一起了。好自为之吧。”说完之后,二子带着人就离开了,只剩下躺在地上还哆嗦的富二代。

  这个富二代明显就是富二代里面比较sb的一种,不然不能被一个混子吓成这样,不过也好,事情解决的算是比较顺利。

  两天之后,kk再也没有来过官方的人,打着各种检查的理由来找茬。从此之后老板对金刚更是高看了不少。

  金刚还告诉我们,最好能跟这个富二代接触上,搞上点关系。我当时就不明白了,你打完人家还要跟人家搞好关系,不过金刚给我的解释就是:“你混这条道,必须要有各种各样的朋友,不代笔打过之后就不能做朋友了,而且像那个傻小子很容易就摆平的,给他点存在感人,让他玩的高人一等就好了。”

  随后我们便找儿子打听了一下富二代经常去的地上,当天就在一个台球厅找到了他。当他看到我们之后一样有些害怕,还以为我们又是二子的人,来找他麻烦的。

  富二代身边的朋友见他状态不对,还有向走过来的我们几个,随后问了句富二代:“怎么了阳阳,找你的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