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挨了一脚,但是这次却没有摔倒,随后又准备向赵青冲过去。此时的赵青也缓过来了,撸了一下袖子就准备揍我。

  “都干什么呢,住手。赶紧把他们拉开。”班主任老王突然进来到教室,喊了一声。

  刚喊的时候我俩已经打起来了,随后周围的男生都上来把我俩拉开了。

  “小b崽子,放学外面我等你,是个爷们就别跑。”赵青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随后恶狠狠地说道。

  “去就去呗,这么没有素质,当你家啊。”我同样回击了一句。

  老王把教导处主任徐福叫来了,随后把我俩教导教导处办公室。

  徐福进去二话不说,先给了我俩人一人一个大嘴巴子,又踹了一人一脚。随后骂道:“怎么的,开学第一天就招不开你俩了?尤其是你方白,你来的时候就有名,学校供着你学习,你不好好学习就打架吗?这样对得起学校的栽培吗?”

  由于我是贫困生,但是成绩还不错,所以是学校的优待生,面学费,现在的学杂费也免了,所以我就需要交个住宿费就可以了。

  我挺不乐意的,他这话说的有点看不起贫困生了,但是我也知道,他说的都是事实。我真的很怕学校把这样的待遇给我取消了,那样我就没法再上学了。

  所以我只能低着头挨着骂,再看赵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天不怕地不怕一样。

  “还有你,别以为你姑姑是副校长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再敢在学校发生打架斗殴的事情,我直接交到你姑姑那里,看看她怎么说。”徐福指着赵青说着。

  原来赵青的姑姑是这个学校的副校长,要不说他怎么敢这么嚣张,在主任面前都那么无所谓。原来是有靠山的,这个时候的我显得那么无助,人家有背景,有关系,而我呢,狗屁不是,说句不好听的,哪天人家不高兴了,找个理由把我开除了怎么办。我当时很怕,真的很怕上不了学,那样我会对不起很多人,尤其是养我这么大的院长。

  就这样,我们俩在教导处一直面壁站着。不过可以说是我自己,因为中途赵青的姑姑过来把赵青领走了,说是什么要单独教育他一下。可是我也不是傻子,这些事还是能看明白的。

  到这里,我突然感觉世界好黑暗啊,有钱,有关系的,可是为所欲为,像我这样的,只能活该受罪,走到哪里都一样吧。

  就在我一边感叹,气愤世界不公平的时候,徐福回来了。

  徐福走到我跟前,扭了一下我的身子,让我面对着他。

  “怎么样,想了些什么?”徐福冷眼看着我问了句。

  我把刚才想的,对世界,对现实,对社会的不满全都说了出来,并没有因为他是教导处主任而把自己的话憋在心里,其实这些转变连我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

  听到我的话之后,徐福明显地愣住了,没想到一个学生竟然能对生活抱怨到这个地步。不知道是什么能让一个学生有这样的改变。

  随后徐福停顿了几秒,对我说道:“你回去吧,以后别再学校惹事了。尤其像赵青那样的人。”

  我实在没想到,主任会把我放回去,我以为怎么也要在这难过地度过一天了。既然说让我回去了,我自然赶紧跑出去回到教室。

  教室里班主任正在上课,看到我进去,也是愣了一下,好像没想到我能这么快回来。

  “回来了,那就坐回去吧。”老师随意地对我说了句,随后继续讲课。

  王猛他们几个见我回来之后,都小声地问我什么情况,我们小声交流了几分钟之后,老师实在看不过去了,“有什么话下课再说。”老王点了我们一句,我示意他们下课再说。

  中午午休时间,我们几个结伴去食堂吃饭,当然还有李韵。

  酷匠S(网ku唯O'一i正版,其4他@都是P盗版

  要好东西坐下之后,我把上午在教导处发生的事情对他们说了一遍。几个人都很是沉默,都没想到赵青竟然有这层关系,那以后在学校就不好混了。

  不过也都还好了,并没有太多的想法,期间我还表示,如果他还是没完没了,那我也不怕他。

  一天再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不过我脑子都还在想着赵青之前说的话,放学学校门口。我心里想着下午放学之后该怎么办,王猛他们也许是看出来我在愁什么,表示都会支持我,让我放心。

  我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光明还是很多的,不为别的,就因为有了你们。

  到了下午下课的时间,赵青临出门之前冲我伸出手指,指了指学校门口的方向,我知道他还是想要收拾我的,不过我也没什么心理负担,现在我真的什么都不怕了,可能最怕的就是不能继续上学,还有更多的就是怕给我的兄弟们丢脸吧。

  教室里所有人都看到了赵青嚣张的样子,当然也包括李韵和王猛他们几个。

  李韵拉了一下我的衣服,冲着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去。可是她又怎么会明白我的心情,虽然把我的过去跟他们都说过,但是谁又能知道我本人内心里的想法,我不止不能怕了赵青,我更是要打到他,让所有人知道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还没等我叫他们几个,他们几个就都走到我身边,李鑫搂着我,几个人嘻嘻哈哈地向学校门口走去,好像一点都不担心一样。其实我还是挺害怕的,因为我从来没打过架,赵青那次算是第一次了。

  不过我看着兄弟们突然又感觉很有信心,心中热血顿时燃烧了起来。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么了,自从认识了他们几个开始,我的内心好像不再那么平静。

  校门口左侧一百米处一片空地上,赵青和几个穿着打扮流里流气的人抽着烟说这话,看到我们几个过来之后,都把手里的烟丢掉了地上,赵青为首向我走了过来。

  看着气势汹汹的赵青,我挺了挺胸膛,迎头走了过去。

  “就你们这几块料啊,怎么跟我拼啊,呵呵。”赵青用手指着我们几个,嘲笑地说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