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却没心情跟他开玩笑,提上裤子后说了句:“我可不是在向你炫耀。不和你说了,陈维东他们随时会来找我,现在我得先想想办法该怎么办?”

  雷岩木代笑完之后,向我提议道:“我倒觉得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到学校斜对面那个男科医院去检查一下,看看功能受到损坏没有。搞不好弄个断子绝孙的话,就算你把他们全部灭了也是无济于事。”

  还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经他这么一说,我感觉双腿间更疼了,好像夹着的不是身体的一部分,而是一块燃烧正旺的火炭。连忙点头回应一声后,也不顾床还没有铺、洗净的衣服还未晾晒,转身便走。

  让我颇为感动的是,这雷岩木代居然跟了出来,看他和我并肩步调,应该是要陪送我去医院吧!

  才经历冰与火的洗礼后,我对雷岩木代倍感亲切。见他一言不发,便准备找个话题与他套下近乎,想了一下后便向他道:“你的名字好奇怪,听起来有点日本鬼子的感觉!”

  “放你的大臭屁,日本鬼子有我这样黑帅黑帅的吗?”雷岩木代闻言后抬起脚想踹我的屁股,但只是比了个样子便作罢,向我说明道:“我是云南德宏的景颇族,听说过吗?雷岩是我的家姓,意思是神的儿子;而木代在我们的语言中是太阳的意思。你也就是碰到我了,如果在我们当地你这样说别人的话,是会被直接用户撒刀收拾的。”

  我觉得有些意外,原来这少数民族的名字寓意还挺深,而且我也知道云南边境的那些民族有很多禁忌,不禁吐了吐舌头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呀!别和我这没见识的人一般见识。”

  雷岩木代也不生气,只是叹了一口气说:“看来你被打是有原因的!虽然我听说这学校的校风不怎么样,但绝不会不问青红皂白就把你给打成这样。我觉得以后呀,还是离你远点的好,免得黄狗打架伤害到老百姓。”

  这幽默的话语虽然说的是实情,但我却急着辩解:“不过就因为我多看了那个叫楚芸的娘们两眼而已,就算我有错,好好说道个歉也就行了,至于把我弄成这样吗?我觉得你够朋友,人又特别正直,把你当真正的兄弟才和你说这些的,难道说了真话你还反而看不起我了?”

  给雷岩木代一顶高帽子,是因为我不想失去和他做朋友的机会,这个学校的学生处处充满古怪,连家长也是蛮横无理,他是我进校门半天多时间以来见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好人了。

  有时不经意间拍拍马屁还是有用的,雷岩木代听了我的话后笑道:“好吧,如果你真把我当兄弟,那我也就交了你这个兄弟!以后你叫我木代就可以了。”

  “你说木代是太阳的意思,那我可以直接叫你‘日’吗?”我这人嘴贱,才听说他把我当兄弟,便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回应我的是一个飞腿直接甩到屁股上,还好不怎么疼。

  经过男科医院的一系列检查,医生告诉我那里只是受了外力的挤压而有点充血肿胀,其它没发现什么大碍,开点消炎药吃和擦点消炎水就行了。这下我可是真的开心呀,结交了木代这个异姓兄弟固然高兴,但自己的兄弟没事更值得兴奋。只是那个主治医生给我检查的时候那种眼神让我有些尴尬,特别是他调侃地说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呀,真玩得出来!”

  '!更(新最快。上t酷DM匠网

  也不知是医生消炎药效果好还是因为心理负担一扫而空的缘故,跟木代走回学校的时我那老鹅的姿势已经不在了,一路走得那个轻松和自然呀!

  木代这人果然够义气,见我是个伤病号,回到宿舍便主动替我铺床收拾行礼。我也不说什么感谢之类的话,因为那样好像反而见外了,只默默地抬起洗好的衣服,前往公寓后面花园旁的晾衣区去晾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