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长没想到我下手真的那么狠,更没想到我手里的匕首竟然如此锋利,虽然及时侧身一让,但身上那件长袖白衬衫的右手臂还是被划出了长长一条口子,一道血迹立即将整个开口处染得通红。

  我一刀刺出,如一头发狂野兽般接着向他冲去,嘴里大声叫着:“道歉!道歉……”

  这次因为有所准备,他一个闪身到了宿舍门边,拉开房门便窜了出去。我已经彻底疯狂,扑了个空后一转身见王宸宝兀自惊恐地看着我,便挥舞着匕首向他扑了过去。既然他的爸爸不敢担当,一切仇恨就由他这个做儿子的承受吧,父债子偿、天经地仪!何况他也不是什么好鸟。

  我这一刀最终没有刺在王宸宝身上,因为在我冲到他身边的时候,他没有跑也没有反抗,而是一头跪倒在宿舍的贮物柜边,浑身瑟缩颤抖着向我求饶:“饶……饶命!”。看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我忽然想起之前我在1017宿舍向李正良下跪求饶的情景,如果我这一刀下去或者对王宸宝施以半分武力,那我跟李正良还有什么区别?

  但将匕首缩回来后,我却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左手一拳砸在贮物柜的门上后,右手一刀便跟着插进去直没刀柄,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嚎起来——这一天我都是撞了什么鬼呀,倒八辈子的大霉也不至于这样吧!

  王家长可能是不放心自己的孩子,又推门走了进来,见状后长出一口气后捂着右手臂对那两个新生大声道:“持刀行凶了,快打电话报警!”

  窗子边下床的那个新生也许是被我的举动给吓到了,鞋都没脱整个人便缩到了床角;上床那人倒还算淡定,听见王家长的叫喊后回道:“大家都冷静点,以后还是一家人呢!”说着跳下床来,试着走过来将我扶起,见我没有再次发狂,又转身过去查看王家长手臂上的伤势。

  酷#匠网k永}#久#T免费:,看E@小#@说Q

  “也就划破了点皮,没什么事的!”那个新生一边查看一边道:“叔叔,我来说句公道话!如果你真用尿淋脏了他的衣服,那就算闹到派出所也是你错在先。当然了,他用刀伤害你也不对,干脆相互道个歉解释清楚就算了!”

  转过头来,他又对我道:“你好!我叫雷岩木代。毕竟你伤了人家,就先低头道个道个歉吧!”

  我是心有不甘的,明明是这王家长欺负我在先,凭什么要我先向他道歉?但看在那个名字奇奇怪怪的室友的份上,还是起身用力将匕首拔出来后,对着王家长低低地说了声:“对不起!”

  雷岩木代点了点头后,又看着王家长,我也在期待着他向我道歉。没想到的是王家长冷哼了一声,从裤包里掏出钱夹,“唰唰”地数了五张百元大钞向我一扔,嘴里说道:“你那衣服就别要了,这些钱够你买同样几套的,行了吧!”

  我没有去拾那些散落在地上的钱,握紧匕首对着他道:“我不要你的钱,我要的是你的道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