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还不赶紧起来滚出去,难道真想死在我们宿舍不成?”李正良冲我大声吼道,不知我哪里又让他看不顺眼,那态度比之前用拖把棍砸我的时候更恶劣。

  ,8看jW正版?}章6)节上;r酷M匠_网a

  我生怕他再打我,摸索着把裤子穿好后,也不敢再用脏兮兮的手去扶墙,只硬撑着地板慢慢站了起来,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

  楚芸一脸笑意地伸着右手向我走来,看得我心头直发毛。想要后退躲开,但只退得一小步便又赶忙向前挪去,因为我后面是窗台和墙,如果把墙给弄脏,恐怕今天就真要葬身于此了。

  还好楚芸那只软软的右手是轻轻地抚在我左脸上,虽然触碰处有些火辣辣的,但比被打时的感觉要好上一万倍了。看着她近在咫尺的笑脸,如兰般幽香的气息喷在我的鼻尖,如果不是之前见识了这娘们的凶残,我还以为她是上天派来抚慰我的仙女呢。

  但这种想法只有短短的瞬间,楚芸右手在我左脸上摩擦了一会,放开后向我问道:“张世明,你怎么把尿撒到脸上了,是学猫用来洗脸吗?”

  “哈哈哈……”除了悠悠外,其他人均被楚芸这动作给逗得大笑。陈维东还高声附和着道:“看来他是真的好这一口,那我们的尿可不要浪费!”

  丁鹏听了陈维东的话后,突发其想地对李正良笑道:“良子,我倒有个提议,反正悠悠已经说过就这么饶了他,干脆我们把他弄到后面的花园里,给他好好的洗洗脸去。”

  “好主意!”李正良赞得一声,跟着笑道:“我们去比比谁的水多,看哪个的冲击力更强。”

  楚芸和徐蔓鼓掌叫好,悠悠的脸虽然在我看来更红了,但也没有表示反对意见。陈维东盯着我说了句:“是你自己走去花园,还是我们抬你过去?”

  我知道他们想干什么,这无论说什么也得反抗,因为这已经不是对我身体的侮辱,而是对我的人格进行践踏了。但我也知道直接的反抗意味着什么,还是先苦苦求饶方为上策。

  “几位大哥大姐,是我不懂事冒犯了你们,以后我一定乖乖听你的们的话,求你们这次就放过我吧!”我向他们团团作揖,小声地哀求着。

  李正良哼了一声后,捡起半截已经被他打断的拖把棒看了看,随后又扔在地上,过去他的床下翻了起来。等他站起身后,陈维东和丁鹏立即鼓掌叫好。

  我一看心就凉透了,彻底放弃了求饶和反抗的念头,因为李正良从床下摸出了一根钢管提在手上向我走来。

  “大……大哥……我自……自己走过去,你……别……”人生第一次,我说话如此的结巴和发抖。

  悠悠伸手轻轻拦住李正良,开口劝道:“别把事闹大了!你要有什么事的话,我可怎么办?”

  楚芸冲我吼道:“还不赶快乖乖地滚去花园,享受几位大哥赐你的热水脸!”

  我能怎么做,好死不如赖活!这时想要当英雄宁死不屈都已经没机会了,看着李正良把钢管在手上一拍一拍的,虽然内心无比酸楚,却也只得无奈地向前走去。人生祸福不可预料,走一步看一步算了。

  出了1017宿舍后,我曾一度打算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迅速逃跑,但全身痛得厉害,连走路都已经感觉困难,我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再有那种爆发力了,便打消了那种不切实际的念头。

  来到学生公寓后面花园草坪上的一棵大树下面时,前面带路的陈维东停住脚步说道:“就是这里了!”

  李正良转到我身前,依旧拍着手里那根钢管向我道:“是你自己躺下,还是让我来帮你?”

  我不敢有多余的话,慢慢坐到草地上后躺倒在那。李正良把钢管递给陈维东后,拉着裤子拉链就站在我的头边……

  我紧紧地闭着眼睛和嘴巴,鼻孔里大气也不敢出。只听陈维东大声道:“喂,你们三个别跑开呀,过来这当个裁判嘛!”

  “你们赶紧给他洗脸,我们去给你们放哨,顺便先洗下手去!”楚芸的声音远远传来。

  还来不及细想什么,一股激流便冲在了我的鼻梁,随后是脸、额头……伴随而来的是李正良、陈维东和丁鹏如狂魔般的笑声。

  李正良给我“洗”完脸后,我仍旧紧闭双眼和嘴,赶紧用手抹了一把那些残留在我脸上的尿水。却不想陈维东过来对着我的右手臂就是重重一脚,嘴里叫道:“你再敢擦,老子就大的小的一起来!”吓得我赶紧像个死人一样一动也不敢动。

  同样的温度、同样的腥臊、同样的笑声!之后是丁鹏,不过他的尿没有李正良和陈维东的多。

  等丁鹏撒完,我也不敢再抹脸了,从嘴里长吹了口气后,轻轻侧了下头才睁开双眼。但随即又赶紧闭嘴,因为我见又一股液体向我的脸上冲了下来……

  虽然及时闭眼闭嘴,但还是有不少尿液冲进了我的口鼻眼耳。我听见李正良在一边大声笑道:“丁鹏,你太阴了,不但给他洗脸,还喂他喝盐水。你是在给他补充营养吗?”

  陈维东一边笑一边鼓掌道:“丁鹏这小子脑筋就是灵活,我先前怎么没想到这一招呢,白白浪费了一泡好尿!”

  终于不再有液体冲下来,吃一堑长一智,我是不敢再冒然睁眼张嘴了,只得继续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我仍不敢有所妄动,但肚子上忽然被一只脚重重地中踩了下,疼得我身子一抽搐的同时也张开嘴“啊”一声大叫。

  还没睁眼,但又是一股温温的腥水冲进了我因为大叫而张开的嘴里面,呛得我捂着肚子连连咳嗽。

  趴在地上后,我等着他们更残酷的折磨,屈辱的眼泪已经被我强忍了回去。连尿都喝了,还有什么比这更残酷的呢?

  但三人估计也玩弄得我累了,竟良心发现地走了开去。李正良边走边道:“今天还真长见识了,居然跟丁鹏学得了一招。看在这点的份上,我这边就算了,老子得继续给悠悠讲故事去。”陈维东隐约说了句什么,三人随后又大笑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