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梦一般都很短暂,而且美梦往往在瞬间就会变成噩梦。在我还未感觉那那只手的温柔时,楚芸忽然给我重重的一击。

  “啊——呜——喔——”

  最终还是那一声凄惨的嚎叫让楚芸放开了双手,而我叫完之后便疼得如被抽空了身子一般慢慢向地上弯了下去,最后双腿跪地后连头顶也杵在地上,身子如一只被蒸熟了的虾米般弓在那里。

  c酷匠)网唯K一w¤正版D1,、:其L$他1都.W是)盗版

  我还想叫,但发现嘴吧已经合不上,也再不能发出任何声音。耳边听得楚芸骂了句:“被这杂种的鬼喊声吓到,还没完成就结束了!小蔓,你来!”

  那双高帮靴子的响声由远而近,仿佛是阴间欢迎我的丧钟,而我那已经痛入骨髓的身体随徐蔓的轻轻一拨后,侧倒在了先前我吐出来那一小摊半消化状态的方便面上。

  虽然下意识地紧缩双腿护住那里,但一切都是徒劳,徐蔓仍旧双手并用找到了那里。我之前想过的反抗虽然还存在脑海,但却如此的有心无力,只能不断扭曲着身子来拒绝这也许是很多男人期盼的待遇,嘴里那酸酸的口水伴随着“嚯嚯”的低嚎声不断涌出。

  就在感觉已经摆脱了徐蔓伸进去那只手的时候,她居然顺势抓住用力一拽。

  “噢——”

  又是一声长叫!我已经疼得出现幻觉了,已经十年左右没湿润过的双眼竟不争气地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算了!再弄下去恐怕要惹麻烦,毕竟是新生嘛。如果他真在这呆得下去,以后慢慢修理也不迟……”恍惚间,我听见那个悠悠似在劝说着其他人什么,随后便晕了过去。

  我是被一盆冷水给浇醒的,从身上的疼痛感觉来判断,我晕过去的时间应该不长。甩了甩头后睁眼一看,自己还躺在李正良他们1017宿舍的地上,李正良等六人正围在我身边,好像有些焦急地看着我。

  “没死吧?”楚芸轻声说了一句,不知是在问我还是问其他人。

  我虽然已经彻底清醒了,但却只敢把眼神放得尽量空洞,我不知道接下来他们还有什么非人的手段用在我身上。

  不过只把头稍微一扭,我的眼光便又被定格了,并且精神也随即为之一振,因为我看了自己竟然能清楚地看见悠悠的裙下风光。看来有时躺在冰冷的地上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他们几人估计刚才真被吓到了,竟没注意我突放精光的眼神。相反,见我眼睛定格后,悠悠还一脸关怀地向我问道:“能自己起来吗?”

  我含着泪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心里原来的防范意识荡然无存,因为我在悠悠的眼里竟也看到了两滴晶莹的泪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