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股子酸味让我心里猛地惊醒,刚才我记得自己的内脏被陈维东给击碎后吐了出来,难道这些酸酸的味道便是自己的内脏?

  轻轻动了动头强行睁开双眼后,见一堆污秽之物在我头跟前的地上,我的脸上和嘴里也残留了一些,那样子虽然狼狈至极,但总算放心了不少,原来我刚才吐出来的不是内脏,只是早上吃下去还没消化完的老坛酸菜泡面而已。

  “虽然我陈维东的腿功不是吹的,但这些垃圾命长比小强还要硬,哪有那么容易就被打死!”陈维东见我在地上挣扎时,才回应悠悠了一句。

  这话在我这快被打傻的人耳里听来好像都有些底气不足,不过我还是有些觉得安慰的,以我欺负小朋友的经历来看,欺负别人时只要自己说话有点虚,那么肯定就不会继续攻击对方了。

  果然,陈维东接着道:“但我是不能再出第二招的了,因为那样的话他必死无疑。打死他无所谓,但没人来清理这宿舍卫生却是个麻烦事。”

  丁鹏见陈维东如此说,接口问了句:“就这样算了?”

  楚芸和徐蔓同时说了句“没趣”。

  陈维东向李正良说道:“良子,你这边跟他有没有什么经济纠纷?如果没有的话我准备把他扔垃圾了!”

  李正良放开悠悠指着自己的床笑着回应:“他一进门就给我的床单上画了朵花,你说有没有?还有他打扰了我在床上给悠悠讲故事,你说有没有?”

  陈维东点了点头道:“床单的事倒还好说,至于他打扰了你的好事,那可就麻烦了!”

  ~~更c新*最f…快7上酷S(匠k网

  丁鹏接口道:“这事可大可小,如果换成是我的话,算成是经济账恐怕这小子做一百年的苦力也赔不清了。”

  一旁的悠悠接口道:“亲爱的,那讲故事的事就算了,反正来日方长。我倒是有个建议让他现在就还了!”

  李正良对悠悠很是顺从,温柔地道:“宝贝,我听你的!”那声音肉麻得仍旧舔着甜筒的楚芸连声道:“好酸、好酸!”不知是说李正良的话酸,还是说她嘴里的冰激凌。

  “这家伙被东仔的无敌飞腿踢过后还能坐起来,看来不是一般的耐打,干脆让东仔和丁鹏把他拉起来,让我来练练活沙包也就不追究他了,怎么样?”悠悠看了我一眼后细声细气地对李正良说道,见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又继续道:“至于那个床单,一会我拿去洗了也就是了!”

  陈维东一听不乐意了,大声嚷道:“凭什么是我和丁鹏拉他,你看他现在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脏,你心疼良子也不用那么明显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小年纪不简单iii说:

这次有点少,没时间了,sorry。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