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你敢不敢呀?别让我把她俩叫来后看你的笑话,那可就糗了!”陈维东掏出手机回应了一句。

  悠悠忽然有些怒了,向我走过来二话不说对着我的左脸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那一声脆响在宿舍里好像都有了回声。我坐在地上的身子被打得向右偏了一下,赶紧用右手撑住才没有再次躺倒。

  悠悠蹲在我面前回头向陈维东道:“东仔,你看你姐姐敢不敢?”

  陈维东有些不服输地道:“打脸有什么稀奇的,任何一个人都会,只不过……”

  “都敢打脸了,你还怀疑我家悠悠小姐?”李正良先前本来是一脸的愤怒,这时却喜笑颜开地向陈维东和丁鹏笑道,我想他的态度与悠悠当众对他的两次亲吻应该有很大关系。

  说完后转过头来,李正良对悠悠道:“亲爱的,快去洗手,别让这新生垃圾的气味在手上停留时间过长!要修理他嘛,让我继续就是。”

  我重新坐直身子,看着眼前的几人,脸上神色尽量控制得很漠然和无辜,因为当了三年小镇初中霸王的我知道,这时候无论是祈祷还是愤恨,只有在我脸上稍有表露恐怕都会招来更猛烈的拳脚相加。

  不过我心里虽然对楚芸和她那个同伴徐蔓、还有眼前的陈维东、丁鹏及李正良恨之入骨,却对刚刚给了我一耳光的悠悠一点恨意也没有,脑海里全是刚才她的小手与我那里亲密零距离接触时瞬间的情景,而且这点臆想还减轻了我身体很大程度的痛苦。所以此时听了李正良的话后,内心竟无耻地有些失落。

  悠悠厌恶地看了我一眼,随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左手,一丝红晕又升上她的脸颊。别人也许没留意,但我那看似迷离的双眼余光却在近距离瞧得清清楚楚。

  “不行!”悠悠赌气似地回应李正良道:“反正都已经脏了我的手,东仔赶紧叫楚芸和徐蔓过来,我要当着她们的面用手教训他!”

  李正良过来伸手将悠悠温柔地揽起身来,柔声道:“别任性,一会这垃圾赔偿的时候顺便把晚上的饭钱也一起算上,今天我们去泰国餐厅吃酸辣火锅。”

  不等悠悠回话,陈维东已经拿起手机在讲了:“楚芸,叫着小徐蔓一起来男生公寓1017号看好戏,你们的吴雪悠姐姐要当着你俩的面教训刚才那个垃圾。快点下来学习学习长点见识!”

  李正良回头对陈维东吼了一句:“你个杂种别起哄,我家悠悠已经试了,一会那俩小狐狸下来也得让她们试试。凭什么你们追进来的垃圾那脏东西要我家悠悠一个人沾晦气!”

  丁鹏猥琐地笑道:“说好的爆蛋呢?不会让她们下来就空欢喜一场吧!”

  李正良看了一眼已经有点翻白眼的我,咳嗽一声后突然一泡浓痰正中我的额头,然后气呼呼地对丁鹏道:“你要有本事敢在这把他废了,我李正良从此拜你为大哥!”

  “那种小事有什么敢不敢的。”丁鹏边说边向我们走了过来,嘴里嘟咙道:“大不了我提前毕业在外面先混着,难道生活还比做学生狗差了不成?”

  我的心在那时已经紧到了极点,内心打定主意:要是悠悠来也就罢了,甚至就算在车上被我摸了二十来分钟的楚芸来也无所谓,但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我就算今天死在这也要尽力还击拉个垫背的。想我十六年来,今后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就在我暗自蓄力准备迎接丁鹏攻击的时候,陈维东却叫了一句:“丁鹏,别义气用事。捏死个垃圾倒无所谓,连累到你我俩人各自的老头子可就麻烦了。”

  丁鹏听了后站在我身边,见李正良扶着悠悠已经站起,便学李正良一样大咳两声后一泡稀痰喷在我还有些火辣辣的左脸上,嘴里骂道:“这笔账记着,迟早老子废了你,你最好提前准备好去泰国变性的医药费。”

  丁鹏这话听来很是吓人,话说以前我威胁那些小学生时怎么想不到这么牛的台词呢!城里人果然会玩。不过这话也让我心里生出一股恐怖的退意,之前被打得那样惨我都没想过要走,但听了这句颇有创意的威胁后,我内心的想法是只要能逃脱,我一定不在这所学校再多呆半秒了。

  就在丁鹏骂骂咧咧赶回陈维东身边,李正良也搂着悠悠给她重新整理裙子的时候,宿舍门开了。预料之中,是一脸兴奋的楚芸和徐蔓。

  “悠姐好生猛呀!我们来了,给我们看!”徐蔓一进门就大声嚷嚷着。

  酷#匠网X唯E《一◎正Z“版3H,;h其R他都7是盗版x'

  这话把悠悠听笑了,连丁鹏和徐蔓也忍不住偷笑。

  也怪我太“见多识广”毫无节操,听懂了李正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而且控制不住自己过低的笑点,居然在那种环境下也给逗笑了,还笑出了声,关键是还被他们听见了!

  这一笑又惹祸了,陈维东口里骂了一句:“我去!”对着我就冲了过来,在我笑容还没收住之时便一脚蹬在了我的胸口。

  陈维东这是愤怒下的一击,那力道与之前楚芸的飞腿不可同日而论,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都要被蹦碎了,然后全部从嘴里鼻孔里挤了出来,坐在地上的身子再次急速向仰倒,后脑勺重重地砸在了地板上。

  我有史以来第一次被人打得有些失去意识,纵然之前在女生公寓4038室被俩女人踢尿都没有出现这样的状态。恍惚之间我听见李正良对陈维东道:“你把我们宿舍弄得如此脏,可是要收拾干净才能走的。”同时又听见悠悠一声轻呼道:“东仔,你把他打死了?”

  有那么短短的一刹那,我真的以为自己已经给陈维东这一脚踹死了,不过随后我就知道没有,因为死人是不会感觉到疼痛的,我不但能感觉到身上的疼痛,而且还感觉嘴里酸酸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