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济钦最终还是拆开了封号的外包装,紧接着华夏金钰的商标便出现在张济钦的眼前。他的心一下子安了不少,毕竟这个牌子的珠宝他是听过的,没有太便宜的,几万块钱的东西,王小样肯定不会买来送给他当生日礼物。

  只要是华夏金钰稍微好点的东西,那都挺值钱的。最少也得几十万上百万之类的。于是张济钦就将华夏金钰的盒给打开了。打开的一瞬间,一抹绿光便从盒子里发出,尤其是在灯光的照射下,非常漂亮。

  翡翠观音,张济钦很喜欢这个雕刻的惟妙惟肖的观音吊坠,前段时间他妈还说要给他买件观音吊坠以来中和中和他的性格,现在看来这钱都剩下了。

  当张济钦把观音吊坠拿出来的时候,就是一些不懂行的人都感觉到这个东西肯定是价值不菲了。只是远观就感觉这东西最少也得值个四五百万,估计没有人送的东西的价值能超过这个翡翠观音吊坠。

  这下子,台下的人都鸦雀无声了。能给张济钦花个几百万买个翡翠观音吊坠,真的不枉费张济钦那么的帮他。换成是他们,给自己花个几百万还可以,要是送别人生日礼物就花个几百万,绝对不舍的。

  当然了,这也与王小样自己挣钱,而他们多数都是在花家里的钱有关系。毕竟王小样是兄弟集团的老板,资产对他来说已经是个数字了。只要他的企业不做出错误的决定,这辈子应该不会缺钱。

  张济钦当场就把王小样送给他的观音吊坠给戴在了脖子上。然后才拿起鉴定书和发票看了一眼。当他看到价格上写着两千一百五十万的时候,他都有点愣了。他以为王小样也就会送给他几百万的东西,没想到这个翡翠观音吊坠竟然高达两千一百五十万。

  帝王绿的翡翠观音,不过这个并不是那种满绿。如果是满绿的话,拍卖会上拍出的最高价格还有一亿六千万的呢。但这个价格对在场所有人来说都是非常震惊的。于是张济钦就把标着价格的一面冲向在场的人。

  你们刚才不是你妈的起哄吗?不是要看看王小样到底送给我什么东西了吗?好,我让你们看个够。想看我的笑话,做你们春秋大梦去吧。

  “你们不是想知道小样到底送给我什么礼物了吗?”张济钦大声说道:“他送给我的礼物就是我脖子上带的这个翡翠观音吊坠。我估计你们现在肯定不愿意听到这个东西的价值,不过没关系,我必须要读给你们听。如果有谁觉得不真实,可以去华夏金钰求证,我欢迎打脸。”

  说完这番话,张济钦顿了一下,随即便大声念出了来:“帝王绿翡翠观音吊坠,价格两千一百五十万!”

  嚯!

  当张济钦读完价格后,整个大厅的人都不禁咂舌。他们有想过那个翡翠观音价格很高,没想到高的这么离谱,两千一百五十万。这是什么概念啊!在场的大多数公子哥一年的花销都达不到一千万,王小样这一出手就是他们两年的零花钱。

  这叫什么,这就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王小样这号人,现在听说了,似乎有点一下子就需要他们景仰的感觉。所以他们之前才会对王小样那么的不爽,可现在他们深深的感觉到无力。

  不过大家的心态转变的还是非常快,要知道这才是张济钦过生日,王小样就送了两千多万的礼物。这要是等到张济钦结婚的时候,那份大礼他们简直都不敢想像。现场有钱人的孩子也不少,可他们极少能用家里的钱再挣到钱。

  …更{新_{最快上z*酷8匠(网

  收礼物的时间结束,轰趴正式进入了超嗨阶段,大家都肆无忌惮的玩。带女伴来的为什么,自然就是为了发生点不正当的关系。王小样和姚莉跳了一段舞之后就从大厅离开了,当然了,两人不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而是在别墅的院里散步。

  芬姐什么话都没说,就远远的跟在两人身后。她是越来越希望姚莉和王小样直接发生点什么,这么优秀的王老五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说不定追求他的女孩能有一个加强营,姚莉正好是近水楼台!

  走着走着,之前调侃过王小样,让王小样回家洗洗睡的那名公子哥又来了。不过这一次,他可没有什么嚣张的表情,而是来跟王小样道歉的。那时候发生的事情王小样没有告诉张济钦,否则以张济钦的性格,这名公子哥恐怕已经被请出去了。

  王小样也没跟他一般见识,笑呵呵的这么算了。不过恰好让来找王小样的张济钦听到了那名公子哥道歉的话。

  “怎么回事?”张济钦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冲王小样问道。

  “没事。”王小样笑着说道。原本公子哥没来赔礼道歉,王小样都不打算跟他一般见识。现在已经赔礼道歉了,王小样就更不会斤斤计较了。

  见王小样不肯说,张济钦直接冲着公子哥问道:“为什么道歉?”

  别看王小样可以说没事,帮他瞒着。可轮到他说的时候,他还真不能说假话,万一他一说假话,王小样真把他给揭穿了。那他肯定会受到更严重的针对。如果他要是说实话,张济钦要对他动手的话,王小样真的有心不追究,肯定也会拦着点。

  “对不起,钦少,我之前对你的朋友说了两句冒犯的话。”公子哥如实的说道。

  “你行啊!真牛逼!”张济钦冲公子哥伸出大拇指道。可就在他把手指放下的一瞬间,另外一只手像个芭蕉扇一样,直接扇在了那名公子哥的脸上。

  啪的一声!

  声音非常的清脆,公子哥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谁也想不到张济钦说话的时候就动手了。或者可以说张济钦动手太突然了,脸上一点怒气冲冲的样子都没有,就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

  当张济钦又举起另外一只手掌,准备在公子哥另外一半脸上也来一下,给他对称对称的时候,王小样却抓住了张济钦的手腕。

  “济钦,算了。我根本就没打算跟他计较。”王小样语气温和的说道:“我又没缺斤少两的,不至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