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都俱乐部老板打电话找人的时候,房间里的战况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程度。瘦猴青年带来的小弟有一半都躺在了地上。剩下的一半还在继续对何伟睿和杨欣怡动手。

  然而何伟睿和杨欣怡也在混战中挂了一点彩,不过并不严重,影响不大。王小样倒是惨烈了一些,嘴角上都挂着血,脸上也有清淤。对上瘦猴青年他就是火力全开也才勉强跟的上。

  当然了,瘦猴青年也受伤了,不过他的伤比王小样轻,没什么大事。可王小样心里很清楚,继续都下去,输的人肯定是他。但他相信何伟睿和杨欣怡一定能解决瘦猴青年的小弟,到时候杨欣怡来帮自己,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可这就要靠王小样坚持住了,如果他坚持不到杨欣怡和何伟睿解决那些小弟,那何伟睿和杨欣怡恐怕也要倒霉。虽说贾青和周毅也不敢把何伟睿弄成重伤,可侮辱人的事情总是能办到的。何伟睿这样的人在乎的是什么,当然是脸面了。

  所以王小样就是咬着牙也必须要坚持住!

  然而总会有些突发的事情来打乱原本的计划,就连王小样都没有想到,杨欣怡会掏出枪,砰的一声,打中一名想何伟睿冲过去的瘦猴青年的小弟。随即那名小弟便倒在了地上,抱着大腿哇哇的乱叫。

  这声枪响后,所有人都愣住了,即便是何伟睿也都有懵逼。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杨欣怡真的敢开枪,甚至连警告都没有,就直接开枪了。

  不过这声枪响之后也有好处,瘦猴青年带来的小弟没有一个敢往上冲的了。就连跟王小样动手的瘦猴青年也不敢跟王小样动手了。万一杨欣怡再给他来一枪,那多犯不上啊!

  “杨欣怡,你敢无缘无故的开枪!”周毅指着杨欣怡的脸,丝毫不害怕她手中的枪,谴责道。

  “我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开枪呢。”杨欣怡冷笑道:“我被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攻击了,迫不得已开枪示警,不过因为匆忙的问题,不幸打中其中一名施暴者的腿上。当然了,如果你们还继续动手的话,那我就会说帮派成员并没有害怕,要抢夺我手中的枪,混乱之下,一名或几名黑势力团伙成员被打死。怎么样,这个说辞是不是很完美?”

  听杨欣怡这么一说,周毅和贾青气的想要骂人。可抢在杨欣怡的手里,她又有那样颠倒是非的能力。最关键的问题,瘦猴青年他们确实属于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真要是斗起来,以贾青现在在公安系统的面子,肯定是相信杨欣怡的说辞。

  现在这种情况傻子都知道怎么做了,看着强势的杨欣怡,何伟睿一顿乱打把身边的瘦猴青年小弟全都给干倒在地。这些人却没有一个敢还手的,只能让何伟睿打。王小样也趁着瘦猴青年不敢乱动的情况下,给予一系列的攻击,把瘦猴青年打的满脸是血。

  迫于杨欣怡手中的枪,瘦猴青年真的是不敢还手。说白了,他不敢杀这三个人中任何一个,可杨欣怡却敢开枪将他打伤。与其被枪打,还不如让王小样打一顿呢。

  就在王小样和何伟睿准备得寸进尺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东都俱乐部的老板带着一名青年走了进来。青年长的眉清目秀,不是那种浑身都散发着英气的人,可却别有一番味道,看起来很温和的一个人。

  当周毅、贾青和何伟睿看到进来的青年后,同时愣住了。没想到这个人会被东都俱乐部的老板给找来。那么他能走进这个房间的意思就非常明确了。

  老板没敢往里走,把青年带进来后就直接出去了,青年直接走到房间的沙发里坐下来,然后非常大气的拍了拍左右两边的位置,笑道:“贾青,周毅,何伟睿过来坐。”

  听了青年的话,何伟睿三人立刻乖乖的走了过去,坐在青年的身边,毕恭毕敬叫了一句:“兮哥!”

  “怎么自己人跟自己人打起来了?还动了枪!多大的仇恨,说给我听听。”青年温文尔雅的问道。

  “兮哥,这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何伟睿先开口道。

  “那就用三四句话说,还说不清就五六句,一直说清楚为止。今天我没事,就坐着听你们说。”青年笑呵呵的说道。

  2-看;正版*章$节上酷p匠fP网:#

  虽然青年看起来挺无害的,可知道他的人都明白,青年就是一个儒雅的公子哥,可真的发起火来,像他们这个级别的公子哥肯定是承受不住的。说句不好听的话,何伟睿、贾青和周毅他们相互不敢弄死弄残,可青年想要弄死他们,估计他们背后的势力也只能象征性的出言抗议什么的,至于报复,那是绝对不敢的。

  “贾青和周毅合起伙欺负我兄弟,我都说了卖我个面子,可他们把我当个屁。”何伟睿抢先说道。对于这事,他们可以稍微夸大其词的说出来,但绝对不敢欺骗青年。

  “为了一个外人,窝里斗很有意思吗?”青年反问何伟睿道。在青年的心里,王小样就是外人,京帮的人才是自己家的兄弟。

  “兮哥,那小子叫王小样,阳省兄弟盟的大佬,贾青陪着郭部长去南阳市的时候受了他的侮辱。”周毅指着一边的王小样说道:“一切的根源都在他的身上。”

  “当着郭叔的面侮辱你的?”青年将头转向贾青,问道。

  “嗯。”贾青点了点头道。

  “这么说他就是郭静的男朋友了!”青年笑着打量王小样道:“想不到郭静竟然是这种口味,喜欢小鲜肉啊!”

  听着青年的话,贾青很无语,前面还问是不是侮辱他,现在有扯到郭静的身上。这位兮哥的思维也太跳跃了。可青年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们三个还没有想到呢,只能继续揣摩。

  “杨欣怡,把你手里的枪收起来。”青年指着杨欣怡说道:“有把枪很了不起是吗?国家给你发持枪证不是让你欺负老百姓的,还敢开枪,真是给你能耐了。”

  “兮哥,真不是我能耐,是他们欺人太甚,连帮派的人都找来了。”杨欣怡撅着嘴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