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王小样微笑着拒绝道:“帝都的水太深,我就是一叶小舟,哪怕有你罩着,也经不起风浪。说句不好听的,恐怕睿哥在帝都也不能只手遮天吧。这个社会就这样,不能站在食物链的顶端,说什么都是一句空话。”

  “你的意思是要守着你那一亩三分地过一辈子,只当个阳省的枭雄喽?”何伟睿调侃道。其实王小样这番话说的没有任何毛病,换做是他他也会这么选择。

  做人嘛,不能急功近利,以为自己成了一个省的大佬就想把手伸到帝都这样的城市。那绝对会让你栽一个大跟头的,所以说稳扎稳打,好好发展一段时间,然后累积一些帝都的人脉,再来帝都才是最好的办法。

  “睿哥,说是心里话,你让欣怡姐把我从游戏厅里救出来的时候。我真的很感激你。”王小样琢磨了一下,说道:“可你雇杀手杀我,差点害死我心爱的女朋友我又非常的恨你。我也很矛盾,但抛出这些,如果你真的愿意把我当个弟弟看,我想咱们之间还是能融洽和睦的。”

  “可是你不带着兄弟盟来帝都,就算咱俩关系不错,那又有什么用?”何伟睿摇了摇头道:“那种最廉价的感情你相信吗?”

  “相信!”王小样直言道:“每个人都有可能忠,也可能不忠。忠是因为有足够的利益和筹码,不忠是因为对方开出的利益和筹码更多。我觉得你让欣怡姐把我带到帝都来,亲自跟我谈一谈,还是因为你相信我是一个足够强大的潜力股。”

  “是啊,等你实力足够的时候,说不定哪天就会带着你的人来帝都闯一闯。”何伟睿轻轻的往嘴里送了一口粥道。王小样说的没错,这时候他让杨欣怡把王小样叫来,目的就是示好。毕竟之前有恩也有仇。

  “再跟你说一句,等我高三毕业就会考到帝都的大学,到时候睿哥可要罩着我啊!”王小样笑道:“我是以学生的身份来帝都求学的。可听说帝都遍地是纨绔,我能依仗的就只有睿哥了。”

  “这个没问题。”何伟睿点头道。按照正确的划分,其实王小样是钟振国的继子,算的上是外帮。

  不过振国的身份又不够强,也许在阳省他有一席之地,可到了帝都,真没几个人叼他。在帝都像他这个级别的官员多了去了,而且京官的关系错综复杂,没人没背景在帝都当官根本就是如履薄冰。

  “那我就先谢谢睿哥了。”王小样很开心的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只要何伟睿不提招安他的事情,他也不愿意跟何伟睿撕破脸皮,现在这样的关系多好。说不定等他来帝都上学之后真的会需要何伟睿的帮助。

  “既然来了帝都,那就别着急走,请几天假。在这好好玩玩。”何伟睿说道:“下午有个拍卖会,一起去看看,要是有什么合适的东西也买点。到时候我再给你介绍两个小明星,你这一声睿哥可不是白叫的。”

  “成,那就听睿哥的安排。”王小样点头道。有的时候,关系是要趁热打铁的,现在拒绝了何伟睿会让人感觉很不给他面子。帝都里这帮公子哥,就跟老帝都人一样,好面子。

  吃完早餐,何伟睿就带着杨欣怡从酒店离开了。王小样则回到他自己的房间,下午的拍卖会的时候何伟睿和给他打电话,并让人来接他。上午王小样好好休息就可以了。毕竟昨天他晚上快一点才到帝都。

  不过王小样并没有休息,在房间待了一会便从酒店离开了。反正都来帝都了,好好逛一逛,这还是他重生以后第一次来帝都呢。顺便他还给孙铭打了个电话,说他今天也不回去了,又把早上和何伟睿的聊天简单跟孙铭说了一下,好让他们放心。

  听王小样这么一说,孙铭还感觉这事有点神奇。但也可以理解,毕竟现在的王小样是阳省的大佬,不单纯是兄弟盟的盟主了。这样的身份,如果不是他太年轻了,一定会更加受重视的。

  不管怎么说,想把一个省的大佬当炮灰,那怎么可能呢。换做是其他省的大佬,怕是都有帝都的关系,所以才能坐的安稳。

  下午的时候,何伟睿拍了一个青年去接王小样,没有再让杨欣怡过来。杨欣怡其实就是一种诚意,所以一直以来都是让杨欣怡跟王小样接触,毕竟杨欣怡和何伟睿身边最贴近的人,很大程度上,杨欣怡都能直接代表何伟睿。

  王小样并没有在酒店,而是在帝都的一家商场里,接到那个青年的电话后,他就让青年来商场门口等他,他一会就出来。

  接到王小样后,青年便开车带着王小样往拍卖场驶去。何伟睿和杨欣怡就在拍卖场门口等着呢。这次的拍卖纯属是私人性质的,所以都要有邀请卡才能进去,王小样想进去必须由何伟睿带进去才行。

  “怎么样,休息的好不好?拍卖会结束我可是安排了娱乐项目。”何伟睿搂着王小样的肩膀,很亲切的问道。

  “休息的挺好。”王小样说道:“抽空我还去商场逛了一圈,看有没有合适的东西给朋友买回去。”

  “进去吧,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一旁的杨欣怡说道。

  随即何伟睿出示邀请卡,带着王小样和杨欣怡进入拍卖场。在领竞价牌的时候,何伟睿特意帮王小样拿了一个,别看是三个人用一张邀请卡,可要是就拿一个竞价牌显得没有诚意。万一王小样有相中的东西,有个竞价牌也好竞价啊。

  本来王小样就打算进来跟何伟睿看看,不过何伟睿都帮他要了竞价牌,他总不好意思折何伟睿的面子,就拿着了,反正应该用不上。

  就在三人准备落座的时候,有个不太和谐的声音从后面响起:“这不是睿少嘛,听说这次拍卖会有一件乾隆爷用过的汉螭龙玉扳指,是不是已经成你囊中之物了?”

  @酷T匠m网Fq唯!¤一正E5版,、m其!他Oi都pW是?盗版

  “是又怎么样?”何伟睿看了眼说话的青年,不屑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