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啊,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就是这么报恩的!”干爹略有生气的说道。小的时候孙晓并没有表现出如此叛逆来。谁知道都过了叛逆期却变成了这样,说实话,他对这些义子义女并不是纯粹的利用,也是有一定感情的。

  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养条狗,时间长了也会有感情更何况是人了。要不是孙晓做的事情太过火,诸葛钟也不会那样对他。

  “你对我的养育之恩我肯定是牢记在心的,可一码归一码。”孙晓说道:“我们都已经长大成人了,我们有自己的判断力,不是你的傀儡。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儿大不由娘,所以我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可以,从明天开始,你就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干涉你。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干爹一样。”诸葛钟轻叹一口气,说道:“今后的路你自己走,好坏都自己担着。没事的时候回来看看我就行!”

  “我知道了,干爹。”孙晓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头道。

  O酷ix匠网!唯K&一Db正◎版:,I%其(他VV都'l是盗~!版w

  “上楼把,今天好好休息休息,明天一早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干爹苦笑一声:“用你的话说应该就可以脱离我的魔掌了。”

  “我上楼了。”孙晓起身道。干爹的这句话他没办法接,上楼是个最好的选择。只要过了今天,他就自由了。不说摆脱干爹的掌控,但他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孙晓很清楚,事情能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主要还是王小样对他的情谊驱使。他这个小兄弟真的是没白结交。估计以后的路,他都会陪在王小样的身边了,他很喜欢那种兄弟们在一起的感觉。

  虽说鲁易发他们也是他的兄弟,可跟鲁易发他们在一起,孙晓总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似乎他们之间说话办事,都离不开干爹,更多的都是因为干爹的命令在商量什么。这些年,他最快乐的日子就是在网院当厨师。

  现在他应该也当不上厨师了,兄弟盟都发展这么大了,他恐怕需要在兄弟盟里任职了。不过这些都无所谓,跟王小样他们几个在一起玩耍才是最重要的。

  第二天早上,吃了早餐后,干爹对孙晓说道:“你告诉王小样,我中午在贺岁楼订了桌,请他吃饭,顺便把让他准备一下,接手青帮的事情。”

  “干爹,你确定这么做不会后悔?”孙晓微笑着问道。

  “后不后悔还轮不着你来操心,你就帮我把话带到了就可以。”干爹说道。

  “明白了!”孙晓点头道。随后孙晓便离开了别墅,带着鲁初雪一起去了兄弟盟总部。

  王小样正在兄弟盟总部处理事情,下面的人汇报说鲁初雪带着一个男人又来了。一听到这个消息,王小样立刻来了精神,不用想他都知道肯定是孙晓。鲁初雪总不会把诸葛钟给待到这来吧。

  当王小样来到大厅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孙晓和鲁初雪,于是他直接走过去就和孙晓熊抱在一起,开心的说道:“晓哥,咱俩终于又见面了!”

  “是啊,终于见面了。”孙晓紧紧的抱着王小样,颇有感触的说道:“当初你跟我说的那些话,我始终坚信着。我现在能站到你的面前完全是因为你给我干爹造成了非常大的压力,他不得不妥协。”

  “晓哥,这次回来,你不会再离开我们了吧。”王小样高兴的说道:“要是让陈浩他们知道你回来了,他们肯定会立刻从南阳市赶过来。”

  随后王小样和孙晓分开,转身告诉身后的小弟:“赶紧去把大当家叫来,告诉他晓哥回来了。”

  “是。”那名小弟立刻往孙铭的房间里跑。

  听到孙晓回来的消息的孙铭以非常快的速度赶过来,当他看到孙晓的那一刻,也立刻冲上去拥抱。男人之间的友谊,有时候拥抱也能代表一切。

  不过男人之间的拥抱似乎没有女人那样的感人,而且思念的话几乎也就那么两句,剩下的就开始转换画风,斗起嘴来。曾经有调查表明,关系越好的朋友说话越损,而损友一词也是由此而来。

  看到王小样和孙晓再次重逢,鲁初雪其实也是很感动的。不管怎么说,王小样没有放弃过自己的诺言。虽然执行的方式不尽人意,可却一直在努力着。

  兄弟盟总部如此热闹,徐晨曦当然也出来看了一眼。当他看到孙晓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愣了。王小样怎么会和诸葛钟的义子称兄道弟呢?这明显和他预想的有很大的偏差。难道说他还是小看了王小样,连诸葛钟身边的义子和义女都给买通了?

  孙晓看到了徐晨曦,不过他并没有跟这个往日的敌人打招呼。随后王小样、孙铭、鲁初雪和孙晓四人去了王小样的房间聊天。以徐晨曦在兄弟盟的地位和身份自然也能去,不过他没有过去。这时候他要是过去的话,只会让气氛变得非常尴尬。

  “小样,我干爹说了,他要把青帮送给你,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房间里,孙晓直接跟王小样说道。

  当王小样和孙铭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明显一愣,他俩什么情况都考虑过,唯独没想过干爹会主动妥协。这事别说他俩,恐怕就是钟振国知道也会不禁一愣。不可一世的诸葛钟竟然选择妥协。

  随后,王小样琢磨了一下,笑道:“你干爹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心呢。如果我不知道曦哥的身份的话,或许真的以为他妥协。可我现在很清楚曦哥的身份,他可是曾经青帮的帮主。现在你干爹要把青帮给我,摆明了是要我们内斗嘛。”

  “话虽没错,可据我所知,徐晨曦跟你并没有深交,他来兄弟盟也没有多久。”孙晓笑道:“用内斗这两个字并不合适。就算你正式接管青帮,他要是不服气或想要拿回青帮,你随时都可以把他清理掉!”

  “那就正好中了你干爹的计,借刀杀人啊!”王小样很无奈的说道。这事本身就是一个很难做选择的事情,不接受青帮那就等于告诉诸葛钟我要跟你死磕到底,最后弄得鱼死网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