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h匠},网l首nQ发,/

  荷官在开钟之前注视了徐旭几秒,他也很想知道徐旭的运气有多好。假如这次徐旭在中,他就不得不采取点措施,否则今天赌场的收益恐怕都会被他一个人给赔光了。

  骰钟揭开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因为吃惊而睁大了眼睛和嘴巴。三颗骰子分别是六六五,十七点大。

  荷官甚至都忘记了喊话,所有目光唰的一下全都集中在徐旭的身上。一赔五十都能中,这女孩是赌神转世还是有透视眼?怎么这么准啊!

  旁边的徐老蔫一拍脑袋,大喊后悔道:“早知道这样,我就把这一百七十三万都押上了。这次可真是亏大了!一百块钱,算上本金才五千一。”

  大家都还沉浸在十七点当中,没人理会徐老蔫的悔恨。赌博本来就没有后悔药吃,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想要找到下次机会,恐怕那一百七十三万都输光也未必能有。

  骰宝赔率最高的就是围骰,只要猜中了那就是一赔一百五的赔率,从赌场开到现在为止也没人猜中过围骰,至于全围虽然有猜中过的,可全围的赔率才一赔二十四,赔率还不如十七点和四点高。

  可以说四和十七点是骰宝当中赔率第二高的,算上徐旭中的,整个赌场一共才中过三次。押的人不少,可真正能中的人极少,那几率比买一张刮刮乐开出一等奖还低。

  为什么几率比彩票还低,自然是因为赌场的控制。那些荷官都不是一般人,就比如说眼前这位荷官,他负责骰宝,这些赌徒每个人什么运气他基本上都清楚。在对方连续猜中的情况下,他就会用一些作弊的手段来抑制对方的运气。

  反正只要是赌场就没有干净的,而且为了防止有高手踢场,一般的赌场里都有个赌术高超的顾问,负责应付来到赌场里的高手。小的地下赌场如此,澳门那边的大赌场,甚至是拉斯维加斯也如此。

  徐旭又一次猜中了高赔率,其他人也并没有认为这是她的技术,这么大点的女孩还在上初中,说她有高超的赌技,开玩笑,这让那些赌神一般的人物情何以堪啊!打死也不会有人相信她是高手。

  不过这一次大家的心里都有了小九九,在赌场里赌博,跟运也是一种方法。一些运气不好的人都会跟着运气好的人一起下注。而那些运气好的人是不愿意让人跟着下的,他们怕自己的运气会被运气差的人带走。

  荷官也看出来了,徐旭这个小丫头的赌运特别高,连一赔五十都说中就中,简直就是赌运爆棚。这种情况下必须要压住徐旭的运气,万一让她再中个围骰,一赔一百五,那恐怕整个赌场的流水都得拿出来。关键的问题是肯定会有很多跟注的人,到时候就不是徐旭一个人赢的问题了。

  “班长,谢谢你。”王小样拿着荷官给的五千块钱,很高兴的说道。他真的不在乎赢多少,只要赢了就好,五千块钱够他用一段时间的了。

  “应该是我谢谢你。”徐旭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她现在确信王小样是一个赌术高手,她能赢钱全都是靠王小样的本事。

  “行了,咱们走吧。”王小样笑道:“要是再从这里赚钱,恐怕咱们都离不开这个赌场了。”

  “嗯。”徐旭点头道。她是一个很知足的女孩,算上本金一百七十三万,还清了钱还剩下很多。绝对能让她家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旭旭,要不咱们再赌一次?你这运气今天真是爆棚啊!”徐老蔫有些不愿放弃的说道。人都是如此,欲望没有止境,不光是他,就算换成别人,也一样会有这样的想法。好运气当然不甘心只赢了一百五十万。

  “爸,算了。我有点不舒服。”徐旭摇了摇头:“我怕在赌就得输了。而且你也答应我了,就这一次,你以后都不再赌了。”

  那些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赌徒都准备跟着徐旭一起下注呢。听到徐旭的话,他们一下子就变的失落起来。好不容易有个运气爆棚的,这还赢了两把就走,也太让人失望了。

  不过失望就只能失望,腿长在人家身上,总不能拦着人家不让走吧。赌场里也有这样的话,强扭的瓜不甜,意思就是人家运气好,你为了赢钱就不让人家走,那么人家的运气就会消失,再怎么赌都是输。

  王小样把五千一装到兜里,然后把徐老蔫手里那两个黑箱子抢了过来。这钱绝对不能给徐老蔫,不然明天就得回到赌场的手里。为了确保资金的安全,王小样决定先带着徐旭去把房本赎回来,然后再去疤哥那里把高利贷还上。

  徐老蔫身上的伤看起来很严重,可都是外在的,根本没伤到筋骨。疤哥的那帮打手都是专业的,知道什么地方打着疼还不会造成重伤。当然了,徐老蔫脸上的伤都是疤哥打的,疤哥不是专业的,下手也没有轻重,自然狠了些,没有十天半个月脸上的伤是不会下去的。

  就这样,徐老蔫先带着王小样和徐旭去民间借贷哪里把房本赎了回来。民间借贷其实也是高利的一种,只不过不如高利贷的利息那么高,也不会利滚利,属于老百姓可以接受的那个范围。

  二十五万的借款,连本带利一共还了二十五万五,按正常来说这五千块钱的利息应该是七天后才给的,可之前徐老蔫签的合同上标明着提前还钱也会收取全额利息。

  房本拿了回来,三人又去了疤哥的地下办公室。此时疤哥的办公室里正跪着一个中年男人,从他身上的伤痕来看,应该也是被刚刚修理了。不用想,肯定也是个欠钱没还的主,疤哥必须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看着徐老蔫三人进来,又看了看王小样手里拎着的黑箱子,疤哥一下就知道这是来还钱的。原本阴着的脸一下子变晴了,面带微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油条爱豆浆说:

现在处于新书期,追书、撸撸和签到都很重要,希望喜欢本书的朋友可以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