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地下赌场里赌客也不光是那些暴发户,暴发户也就占得上三分之一吧。剩下的有一半是徐老蔫这样没什么钱却又好赌的赌徒,还有一半则是有身份地位的老板。

  大老板赌钱肯定不会跟普通人在一个场子里。所以这个地下赌场肯定还有贵宾包房之类的,专供那些大老板在里面玩,不会受到打扰。

  看着赌场里陷入疯狂的赌徒,徐旭真的搞不懂赌博有什么好的,为什么很多人宁可倾家荡产也要跑这里来赌上一把。假如没有赌场,她们一家三口可能会生活的很幸福。不过这个世界没有假如,她也改变不了现实。

  “找找你爸,如果他在这里,咱们就把钱抢回来,给他赌只能一无所有。”王小样对徐旭说道。他很清楚赌场里的做鬼,像徐老蔫那样人赌博就是中圈套,而这个套只会让他越套越牢,根本就不可能翻身。

  酷B匠*_网e)唯*◎一正#e版G,D其@他都}是~F盗版56

  王小样和徐旭分开寻找徐老蔫的身影,很快,徐旭就在骰宝场发现了她爸爸的身影。她知道自己肯定是抢不走她爸身上的钱,于是便去寻找王小样,希望能在他爸把钱输光之前抢回来,能抢多少算多少,总比一分不剩强。

  徐旭找到王小样后带着他迅速返回骰宝场。骰宝俗称赌大小,是由各闲家向庄家下注。每次下注前,庄家先把三颗骰子放在有盖的器皿内摇晃。当各闲家下注完毕,庄家便打开器皿并派彩。

  这种赌博永远都是庄家处于有利位置,闲家无法以技术提高得胜的几率,长远来说庄家必胜。各种投注中以大、小对闲家最为有利,但庄家仍然拥有优势。不过这些只是对普通人来说,对王小样来说就不是了。

  徐老蔫本来是想要把房子卖了,可短时间内他找不到买主,就用房本做抵押,在个人贷款那里弄了二十五万的现金,比他预计的三十五万少了十万,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二十五万对于徐老蔫来说或许不是很多,可一次投注二十五万就不得不有些心颤了,所以他来到赌场已经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愣是没敢下注,一直在观察。他本来想去推大石了,可那个完完全全就靠运气,没有观望的机会。

  就在徐老蔫下定决心将装有二十五万的黑色皮包放到大的下注位置时,一只瘦小的手突然出现,抓住黑皮包直接从台案上拿走。

  徐老蔫一看自己的皮包被人拿走,双眼顿时冒出火来。不过当他转身看向那只手的主人时,不禁一愣。随即更加愤怒的火焰从徐老蔫的脑袋上冒出来!

  没错,拿走他皮包的人正是及时赶到的王小样。此时徐旭也站在王小样身边,看她父亲的目光有些幽怨,可却没说什么。

  “老蔫,你赌不赌啊?下了注又拿走,什么意思?”负责做庄的荷官看了看王小样,直接对徐老蔫质问道。

  徐老蔫经常在这里玩,荷官也认识徐老蔫的女儿徐旭。如果是外人把钱拿走了他还能斥责两句,然后让赌场里的保安把钱拿回来,把人轰走。可现在这种情况是属于人家的家事,他根本没法管。

  “下,当然下,稍等一下。”徐老蔫对荷官赔个笑脸,然后怒气冲冲的对王小样说道:“小兔崽子,这是我的钱,给我拿回来。”

  徐老蔫不是傻子,王小样能从疤哥的手里把徐旭带走,他的本事绝对没话说,而且他也看过王小样的身手,知道自己肯定不是王小样的对手,所以只敢出言威胁,没敢真动手。

  “不好意思,这钱现在在我手里,你想要就得从我手里抢回去,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本事。”王小样完全不考虑徐老蔫的面子,很嚣张的说道。

  “我告诉你,旭旭是我女儿,你想要追求她最好对我客气点,不然你这辈子都没希望。”徐老蔫自我感觉良好的说道。这辈子他什么成就都没有,可却生了个漂亮的让人羡慕的女儿,所以女儿就成了他手里最大的筹码。

  说实话,疤哥那一百万的提议他真的是动心了,要不是王小样及时出现他真的会把女儿送给疤哥,到时候他还能说自己是被逼迫的,不是真心的,连指责都不用背负。

  “把自己的女儿当商品,我还真佩服你有脸说这些话,恐怕你根本就不知道廉耻二字怎么写。”王小样言辞犀利的说道。对于徐老蔫这种人你就不能给他好脸子,必须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爸,你别赌了。咱们好好回去过日子吧!”徐旭走向前拉着徐老蔫的手,天真的说道。她完全意识不到魔症的赌徒是多么可怕,在他们心里早就没有家这个概念了。

  “旭旭,你要还认我这个爸,就让你的同学把钱还给我。”徐老蔫语重心长的对徐旭说道:“其实爸也不想赌了,可我欠了疤哥七十五万,还不上的话爸就只有死路一条。你也不想看到爸爸有一天被抛尸街头吧?爸爸答应你,只要把疤哥的钱还上,以后再也不赌了。”

  听了徐老蔫的话,徐旭有些动摇了。只要她爸爸能变好,就算没有房子又能怎么样,大不了一切从头再来。只不过这样的保证徐老蔫做过太多回了,从来就没有兑现过。徐旭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再相信她爸爸一次。

  心中下不了决定的徐旭只能把目光转向王小样,希望王小样能帮她做选择,经过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她对王小样的信任达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

  “班长,狗改不了吃屎,如果你爸能改掉赌博的习惯,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了。”王小样一针见血的说道。

  “可我想再相信他一次。”徐旭低着头说道。以她对她爸的了解,今天要想阻止他就必须要给他打晕了,然后带走。不过看到已经浑身是伤的父亲,她真的不想让王小样再对他动用武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