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只在眨眼之间完成,等疤哥反应过来准备向右边的打手躲去的时候,他已经被王小样给扑倒在地。

  三名打手关心疤哥的安危,都以最快的速度聚了过去。可当他们三个准备将疤哥扶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一个笔尖正好顶在疤哥的脖颈上。

  “往后退。”趴在地上用笔尖顶住疤哥脖子的王小样冲三名打手说道。此时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计划得逞而高兴,面无表情,看不出来是喜还是悲。

  疤哥的安危是第一位,三名打手不敢激怒王小样,听话的往后退了半步。

  趁着三名打手后退的时候,王小样慢慢的起身,然后将疤哥架起。现在疤哥就是他的护身符,想要平平安安的从这里走出去,他就必须要保证疤哥在他的手里,否则那三名打手足以将他弄成半死。

  “小兄弟,有话好好说,你这是干什么。”疤哥忍着笔尖顶在脖子上的刺痛,用着非常和善的语气劝说道:“难道你不知道杀人是犯法的吗?”

  “无所谓,我还不到十八岁,就是杀了你,我也死不了。”王小样淡淡的说道:“如果你肯配合,我也不想伤人坐牢,你的命还得你自己来把握。”

  王小样的话一出,疤哥就知道他不是一个好糊弄的楞头青。今天这事真是大意了,想不到会栽在一个学生手里,这就是阴沟里翻船,要是传出去,他可真够丢人的了。

  “那就说说你的要求。”疤哥非常镇定的说道。他还不至于让一个学生给吓破胆,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要是没点勇气和魄力,他早就让人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疤哥是个聪明人,在看到王小样身上校服的时候就知道他肯定是冲着徐旭来的,想必应该是之前掳人的时候就一直跟过来了。现在他就是搞不清楚王小样是要把徐旭带走,还是威胁他抹掉徐老蔫的欠账将两人都给救走。

  “冤有头债有主,别看我只是个学生,但我却听过一句江湖上的话,祸不及妻儿。”王小样想了想说道:“我没有别的要求,就是带她走。”

  “小兄弟,那你有没有听过父债子偿这句话啊?”疤哥苦笑道:“要都按你这么理解,凡是活不起的人都从我这借点钱,然后自杀,这钱我就要不回来了,那不得赔死我。”

  “问题是她爸还没死呢,我看你根本就是居心不良,借钱的时候恐怕就已经有这种打算了。所以你最好别跟我耍心眼,不然我真的会误杀。”王小样架着疤哥的身体往后退,来到了徐旭和她爸身边。

  “小兄弟,现在的学生都跟你这样吗?”疤哥无奈的问了句。他现在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学生?学尼玛啊!这天底下的学生有几个有这种胆识、这种心机的,就算是那些整天惹事生非的坏学生也不可能如此厉害。

  对于疤哥这句没什么营养的话,王小样未予理会。用另外一只手拽了拽还处于震惊状态的徐旭,说道:“想什么呢,赶紧起来。”

  “王小样,你怎么来了?”回过神来的徐旭一边抹着脸上的泪痕一边问道。

  “我看到你被人带走,怕你有危险就跟过来了。”王小样解释道:“没想到我跟对了,不然你的命运就会变得悲惨起来,用暗无天日来形容都不夸张。”

  “谢谢你。”徐旭脸色一红道。王小样不惧危险的来救她,真的让她很感动。再想到下午语文老师读的那封情书,现在心里感觉却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然而然产生了一种小女生的羞涩状态。

  “谢谢的话先不说,等咱俩能安全的离开再说。”王小样哪有心情跟徐旭说不客气啊,危机还没解除呢。

  在徐旭和徐老蔫看来王小样挟持着疤哥,是处于优势。可王小样自己却清楚,他真的不敢杀了疤哥,疤哥跟他这么好说话也只是怕自己被逼急了伤着他。要真的把疤哥惹火,他们三个谁也不能走着离开这间办公室。

  “小兄弟,看得出来,你是个明白人。”疤哥笑道:“现在我落到你的手里,我认栽,可你也不能让我丢人又赔钱。你只要给我个交代,让我面子上过的去,我就同意你的要求,这个小丫头让你带走。”

  “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信不着,想要不挂彩就配合我,等我们安全了,我就给你个交代。”王小样说道。他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差了,欺负欺负学校里的学生还可以,但真的跟社会上的人斗,他就不是对手了,尤其是疤哥这种本土社会人,人家的人脉和背景就够自己喝一壶的。

  “行,我信你。”疤哥呲着大黄牙笑道。随即冲那三名打手挥了挥手,让他们把路让出来。

  “走。”见徐旭还傻傻的站着,王小样轻喝一声。

  “王小样,我想带我爸爸一起走行吗?”徐旭咬了咬嘴唇,对王小样说道。虽然她知道自己的话有些无礼,可她真的不想她爸爸有事。

  “不行。”王小样斩钉截铁的说道:“如果不是我及时出现,你现在恐怕已经被他给卖了,还想着他做什么?他根本就不配做你的父亲。”

  “小子,你怎么说话呢。我告诉你,旭旭是我女儿,你想要泡她,没有我的同意肯定没门。”或许是认为疤哥被王小样挟持着已经没有危险了,浑身是伤的徐老蔫站起来指着王小样怒言道。

  “为了赌钱连女儿都押上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划脚、出言不逊?”王小样连看都没看徐老蔫一眼,注意力始终放在那三名打手的身上。

  在王小样斥责徐老蔫的时候,疤哥给三名打手一个眼色,示意三人控制住徐老蔫。王小样可以带着徐旭离开,可徐老蔫必须要留下,他之前已经跟王小样说的很清楚了,不能让他丢人又赔钱。

  “王小样,算我求求你了,就带我爸一起走吧。把他留下,他会很惨的。”徐旭也清楚她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嗜赌如命,平时基本上不回家,回家就是跟她妈妈要钱赌博,不给钱就动手打人。

  ;酷$◎匠网正版O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