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声!车门关闭,面包车以飞快的速度离开现场,逃之夭夭。

  卧槽,什么情况,那两个小混混也太牛掰了,就这么把人绑走,敢情是根本没把绑架当成是犯罪啊!当然了,也不排除那两个混混是法盲,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罪名叫绑架。

  如果两个混混绑架的是别人,王小样也就无所谓了。可他下午刚决定要追求徐旭,现在徐旭就被人给绑架了,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而且还是往肿了打。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王小样没有手机,他没办法报警,只能瞬间提速,猛蹬自行车向那辆白色面包车追去。至于那名跟徐旭一起骑车回家的女生,此时早已经被吓的哭起来,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要做什么,毕竟她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可怕的事情。

  一些有手机的学生都掏出了电话报警。对于他们这些学生来讲,绑架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今天有人绑架了校花,明天恐怕就有人敢绑架他们。

  王小样骑着车,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在川流不息的街道上如同一道魅影,紧紧的咬住白色面包车不放。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将徐旭从坏人的手中救出来。

  现在街上的车多,白色面包车的速度被限制住。很快,白色面包车就偏离了这条车辆繁多的主街道,往旁边一拐,上了另外一条道。这条街道的车辆比较少,白色面包车的速度完全提了起来,眼看着就要把王小样甩没影。

  看着面包车行驶的路线,王小样一咬牙,直接从街道拐进一个小胡同,对着胡同的另一个口一阵猛骑。这一次,他的屁股都离开了车座,像个职业自行车运动员一样,疯狂的抽车,只不过他的动作不是非常的标准。

  几个呼吸的时间,王小样就从胡同的这头骑到了那头,要知道这条胡同的长度最少能达到五百米,可见王小样的速度真是发挥到了极致。

  最h~新章W节E上!酷U匠网c$

  呼的一声,王小样骑车从胡同口冲出。那辆白色面包车化作一道白光从他面前疾驰而过,跟王小样预料的行车路线一样。在大家都认为面包车会驶到偏僻的路线然后出城的时候,它却折了回来,一般人恐怕都不会料到。这是非常危险却又非常安全的选择。

  距离又一次被拉开,就在王小样急的满头大汗的时候,白色面包车却在路边停了下来。之前那两名混混再次下车,将面包车前后的车牌子全都换上了新的,继续往前行驶。然而这一次面包车的行驶速度降了下来,以正常的车速在街道上跑着。

  如此一来,王小样就不需要拼命的蹬车,只要和面包车保持一定的距离就可以了。原本王小样还想追上面包车,直接把徐旭给救出来,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准备跟着面包车去他们的目的地,然后伺机而动。

  很快,面包车就驶进了一家娱乐城的后院,因为后院门口有保安,王小样没敢骑自行车闯进去,那样只能打草惊蛇。所以他准备从正门进入娱乐城,在里面查探一番。

  把自行车停在了娱乐城的对面,王小样便背着书包走进娱乐城的大厅。对于王小样这个穿着校服的学生,娱乐城的保安并没有阻止他进入,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再注视他。这个娱乐城里有电子游艺厅和网吧,平时也有学生来这里玩,关键是王小样的样子柔柔弱弱,根本就不像有战斗力的男生,没必要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娱乐城一共三层,一楼电子游戏厅,二楼电子竞技俱乐部,三楼量贩式音乐KTV。就在王小样在游戏厅里溜达寻找暗口的时候,那两个绑架徐旭的青年混混推开写着闲人免进的防盗门,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

  “那个小丫头还真漂亮,一点都不比那些明星差,要是能睡上一宿,我就是少活几年都愿意。”其中那名带着耳钉的混混坏笑道。

  “想都别想,今天晚上肯定是老板的囊中之物了。”另外那名脖子上带着金链子的混混感叹道:“这年头,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小点声,万一让老板听到,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耳钉混混警惕的向四周看了一眼,小声道。

  “真是可惜了这么水灵的白菜。”金链混混无比叹息道。这么多年了,他们帮老板办的事情不少,可水灵的姑娘却从未捞到一个,心中自然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想法。

  为了不打草惊蛇,王小样在两名青年混混离开后偷偷的进入那扇写着闲人免进的防盗门。防盗门后是一条通向地下的暗梯,王小样顺着暗梯来到一个空间狭小的暗室,暗室有一道和墙面同样颜色的门,没有钥匙孔没有把手。

  王小样没有直接将门推开,他不确定门的背后是什么,于是他将耳朵贴在门上,屏住呼吸,静静的听着门外的声音。暗室的隔音效果很一般,王小样听到的声音虽然不清晰,可也能听清楚。

  “徐老蔫,咱们认识的年头也不少了,你说你哪次跟我借钱我不痛快了。可你现在怎么样,欠了我七十五万不还。”

  “疤哥,我不是不还,是现在真的没钱,你再行行好,宽限我一段时间,我一定把这钱还上,求求你先放了我女儿吧。”

  “老蔫,我给你的时间够多了,已经没有耐性了。今天我把你女儿带过来就是想要跟你做个了断。”张狂的声音顿了几秒钟,继续说道:“三个选择,一今天把钱还上,二用你女儿抵债,三把你沉海。”

  “呜呜呜,爸,我害怕……”

  声音很熟悉,王小样非常确定这个声音就是徐旭发出来的,美女班长显然是被这突来的变故吓坏了。通过对话,王小样大概也能把事情猜的八九不离十。那个徐老蔫应该就是徐旭的父亲,他从疤哥的手里借了一笔钱,现在还不上了,疤哥就要拿徐旭抵债,也就有了之前发生的那一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